第九集 第七章 轩辕仙经

楚易长啸声中冲天抄掠旋身急冲而下。

四周的空气陡然扭曲“轰!”当空形成一个赤红色的龙卷风涡旋飞转出风雷咆哮的刺耳巨响。

众人呼吸一窒站立不稳。

站在凌青云附近的几个弟子突然失声怪叫陀螺似的拔地冲起骨头“咯啦啦”地折错突出鲜血激射周身绞扭如麻花如麻花。

几在同时被那气旋所激周围几艘战舰的风帆突然鼓起“吃吃”撕裂桅杆、甲板、船舱也在瞬间迸裂开来尾舵乱转船身急转陡然撞在一处。

“鼎炉吸真**!”众人大骇纷纷踉跄奔逃掠到岸边。

楚易这一剑冲下竟是将火族的“天风地火”与“鼎炉吸真**”合而为一先将四周所有的火属灵力涡旋吸纳再引爆至赤霄剑中!

狂风鼓舞波涛汹涌。

剑光指处海面上出现一个极大的漩涡牵扯着船舰团团乱转船舷垂下的万千锁链离心飞甩“叮当”脆响纷纷迸断。

已解开经脉的道佛群雄纵声长呼挣脱枷锁或冲天飞起与魔门众人动手交战;或沉潜水中解开身旁人的穴道。

巨大的冰块在萧晚晴身边飘摇跌宕她心中突突剧跳悬浮水中仰头观望再也无心他顾。

只见阳光从那万仞高的蛇峰崖顶斜斜照下幻化成一圈圈的七彩绚光。

楚易卷引狂风从那串绚光中穿过当空赤光迸爆又陡然收敛为滚滚红光冲入赤霄剑中。

“嘭!”剑芒吞吐直喷出十余丈长如霓霞贯空朝霞流舞。

凌青云昂立船头怀抱“东风破”动也不动周身上下碧光鼓舞就象一个巨大的翠绿光球将整艘战舰笼罩其中。

“咻咻”连声赤霄剑芒激撞在绿光气罩上光焰飞窜如金蛇四舞既而微微一顿猛地滚滚爆炸气浪飞掀。

萧晚晴眼前一花胸口如被重锤所击登时被滔滔巨浪推得冲天抛飞。

眼角扫处船桅炸断甲板横飞无数木屑、碎石密雨似的纵横乱射擦着自己的护体气罩弹飞而过。

几根铁钉来势极猛竟倏地穿透气罩射入她胳膊、大腿血珠飞溅疼得她泪水直涌。

四周人影交错尖叫声、痛号声惊呼声和那轰隆爆炸声、刺耳风啸、喧嚣海浪交织一起震得她双耳欲聋连气也透不过来了。

隐隐只听唐梦杳叫道:“萧姑娘小心!”

手腕一凉已被一只滑腻柔软的手紧紧抓住拉着她穿梭回旋急冲而下有惊无险地落在岸边的礁岩上。

“多谢了!”萧晚晴朝着唐梦杳嫣然一笑惊魂甫定。

回头望去海上波涛起伏断木跌宕上百艘巨舰竟有近三分之一被震散成了碎片。

百余个来不及逃逸的人或死或伤浮沉飘荡惨叫不绝整个岸湾的海水都已被鲜血染红触目惊心。

那艘主舰断桅半沉一片狼藉只有那“子午钟”丝毫未损晏小仙端坐其内脸颊晕红双眼紧闭似是已被震得晕了过去。

凌青云昂立船头青裳鼓舞姿势依旧怔怔地瞪视着前方似悲非喜似惊似怒神色古怪之极。

顺着他的眼光望去楚易站在一片浮冰上衣袂飞卷飘飘欲飞安然无恙只是手中的赤霄剑竟已断了一半。

萧晚晴松了口大气有人尖声叫道:“帝尊没事儿倒是这小子的剑断啦!”魔门群妖顿时轰然欢呼起来。

呼声方起凌青云突然一震“叮当”连声手中的“东风破”竟倏地寸寸碎裂坠落甲板。

几在同时“吃”的一声轻响他胸前的“膻中穴”突然射出一道血箭既而“玉堂莲”、“紫宫”、“华盖”任脉各穴“吃吃”连声血珠纷纷激射一条笔直红线从小腹直贯头顶。

群魔大骇欢呼顿止才知道楚易这一剑竟已将他任脉彻底震断!

凌青云晃了一晃“砰”地跪倒在地瞪着楚易喉中出“赫赫”的浊声喘息道:“小子再来再来第二剑”气若游丝竟连话也说不出来了。

道佛群雄又惊又喜纵声欢呼。

萧晚晴与唐梦杳对望一眼忍不住格格笑出声来心中说不出的喜悦、自豪但隐隐又有些奇怪。

她们虽知楚易吞了混沌心血五行合一修为可谓翻天覆地但平实而论也不过比凌青云高了一筹半截绝无可能仅此一剑便将他杀得半生不死。

却不知此刻楚易心中的惊讶诧异丝毫不在众人之下。

他原想毕集火灵以“鼎炉吸真**”倒吸凌青云体内的木属真气再以火生土、土生金的五行激生次序将体内金属真气激化至最大给对方致命一击。

岂料一剑刺出真气冲爆威力竟远远出了自己的预估连后面两剑都直接省去了。

此中原由到底是因为自己先前汲取了齐雨蕉的真气陡然变强了呢?还是因为自己在鲲鱼肚中昏迷之时蚩尤当真将他的经脉拓宽了?

倘若是后者蚩尤的目的究竟何在?为何他竟要帮助死敌脱胎换骨横扫自己门下子弟?

孰正孰邪?孰敌孰友?一切的一切突然又变成了团团迷云疑雾。

但此时此地已不容楚易多想了惟有尽人力听天命当下哈哈大笑道:“凌老儿现在连一只蚂蚁都可以将你踩死还需要我动手么?现在磕头认输再放了我妹子我便饶你一条性命”

话音未落“轰隆”一声雷鸣天边黑云滚滚翻腾蔓延万里晴空突然变得黯淡下来。

众人抬头望去当空那轮白日竟象突然缺了一块黑影一点点地移动扩大仿佛有只无形凶兽在逐步蚕食吞噬

“天狗!是天狗吞日!”

“天狗吞日海啸山崩天帝就要复苏了!”

魔门群妖沉寂片刻突然如梦初醒爆出震天呐喊方才被楚易重挫的士气又陡然沸腾起来。

寒风呼啸冰浪滔天刹那间气温竟陡然下降了许多。道佛群雄寒毛直乍心中大凛不由自主地纷纷转头朝蛇峰上望去。

崖峰顶上墨云翻滚层层上涌就象无数狰狞妖兽奔腾欢跃又象一只巨大的黑手朝着众人的头顶沉甸甸地压下来。

这景象竟与他们那日在海市蜃楼中瞧见的一模一样!

碧霞元君格格大笑道:“吉时将至圣女登峰!”飘身冲掠提起“子午钟”朝蛇峰顶上冲去。

众妖欢呼狂吼随她朝崖顶上掠去。

楚易喝道:“放下仙妹!”冲天飞起捏诀御气半柄赤霄剑红光耀射直刺碧霞元君后心。

“当!”

一道银光如电飞舞横空飞至顿时将赤霄剑打得抛飞开去。

“开阳神剑!”楚易一凛只听一声惊天咆哮耳膜生疼。

转头望去金母骑乘在一只白毛巨虎上银飞扬藏袍鼓舞左手指尖捏诀弹舞御使开阳神剑;右手掌心中一柄淡绿色的刀形玉胜“呼呼”飞旋随时便欲破空飞出。

金母门下的女弟子纷纷高叫道:“臭小子你以为使诈打伤了凌青帝神门中便无人能对付你了么?交出轩辕六宝自废经脉金母娘娘或许还可饶你一条性命”

眼见碧霞元君提着“子午钟”直冲山颠楚易无心与她们纠缠喝道:“挡我者死!”

气冲涌泉闪电似的往崖顶冲去双手气刀轰然鼓舞光芒扫处登时有几个妖人被拦腰截断惨叫摔落。

金母秀眉一扬冷冷道:“谁杀了这小子夺下轩辕六宝便是神门复兴的第一功臣!”

翻身飞起开阳剑铿然长吟银光电舞。剑光指处白虎神兽咆哮横空朝楚易扑去。

魔门群妖如受蛊惑叫道:“杀了这臭小子!”“莫让这小子搅了天帝复苏的祭典!”竟视死如归前仆后继地朝着楚易夹攻而来。

道佛群雄不甘示弱纷纷抄足御风往崖上突围猛攻。人影扑闪刀光纵横鲜血如雨洒落惨叫、呐喊之声此起彼伏。

此时天色越来越暗寒风凛冽白日高悬就象一个不断被吞食的圆饼。乌云滚滚鼓涌翻腾黑漆漆地遮蔽了半片天空。

碧霞元君已经冲上了顶峰号角激越鼓声奏起祭典仪式正式开始了。

楚易心中大凛太乙离火刀光芒爆舞大开大合仿佛一条赤龙卷着他矫舞飞腾。所到之处人影飞跌惨呼迭起无人能与争锋。

右上方腥风大作白虎斜下里冲到张口咆哮声浪如爆。

楚易脑中嗡的一响旁边的几人慌不迭地捂住双耳几道血箭从指缝中激射而出惨呼不绝笔直地朝下坠落。

还不等楚易回过神来白虎怒吼扑剪巨爪恰好扫中太乙离火刀的气芒。

“乓”地一声红光摇荡楚易整个右臂陡然酥麻登时朝后翻跌心中大骇这妖兽比起朱雀、玄武竟更加凶狂!

白虎跳腾飞扑银光狂卷一时间竟将楚易逼锝连连后退惊险万状。直看得萧晚晴诸女惊呼四起。

魔门众人则士气越高涨一边激战一边纵声高歌:“青龙啸白虎吼朱雀玄武震九州。莲花落天帝苏三十三天变颜色”声浪越来越大震耳欲聋。

楚易心中越来越是烦躁暗想:“不杀此妖兽不足以震慑群魔!”

杀心骤起抄身翻到白虎背上大喝一声五行真气轰然怒爆直冲右拳重重击在那妖兽脑后。

“嘭”地一声闷响如撞钢铁震得楚易全身麻几连拳头也拿捏不住。

白虎嘶声狂吼巨尾横扫陡然拍中他的后背登时打得他气血乱涌翻身摔飞。

惊怒中只听金母冷笑道:“小子白虎乃太古金族神兽骨肉坚实犹胜玄冰神铁凭你赤手空拳也能打得死它么?”

楚易怒气上冲哈哈大笑道:“别说是玄冰铁就算它是女娲石变的我也要将它烧成灰烬!”

话音未落体内五行真气顺次相激猛地冲出双掌化作冲天烈火。

漫天火光紫焰汹汹顿时将白虎困在中央。几个魔门弟子避让不及连叫也不及叫上一声便被烧成了炭骨迎风吹散。

众人大凛失声叫道:“三才一炁炉1

修真炼到天仙境界便能以己丹田为炉将天、地、人三者火灵合一炼化出无坚不摧的火气正所谓“三才炼一炁万物成炭糜”。

萧晚晴又惊又喜翩翩也忍不住拍手笑道:“原来他早已经修成‘天仙’之境啦当我们天仙门主倒是名副其实!”

那妖兽昂头狂吼银光怒爆远远望去竟泛着耀眼的金属光泽浑然无伤。猛一甩尾冲破火光樊笼飓风似的朝楚易冲去。

魔门群妖纵声欢呼。

楚易又惊又怒翻身飞退但右腿仍是被它尾巴扫中皮开肉绽鲜血激射若不是护体真气极为雄浑早已被打成了两段。

金母那双美如秋水的双眸亮晶晶地盯着他杀气凌厉冷冷道:“太白金虎连天地洪炉也烧不伤皮毛何况你这区区的‘三才一炁炉’?小子受死吧。”

她指诀疾弹神剑飞舞御使着白虎狂风暴雨似的猛攻不给他片刻喘息之机。

魔门众人气势大涨高歌猛进疯狂反扑登时将道佛群雄完全压制。

如此鑫战了半个多时辰双方伤亡俱极惨烈楚易浑身鲜血淋漓却始终无法脱身也找不到制服这白虎神兽的法子。

天色越来越暗那轮白日已被吞噬大半海上波涛汹涌寒风刺骨。

蛇峰顶上的号角、鼓声渐趋激烈白汽蒸腾呐喊声声。

楚易无法得知祭典进展心中越焦躁不安暗想:“倘若此刻能心灵感应知道仙妹安危就好了”

想到“心灵感应”心中蓦地一动:“是了!我怎地忘了那《心心相印诀》!有此法诀说不定便可制服这只白虎!”

一念及此精神大振当下默念法诀照着其上所说凝神感应白虎的元神心智。

念力极处心有戚戚突然感到一阵莫名的悲郁愤懑隐隐之中又涌起难以描述的绝望和恐惧就象突然置身黑暗牢笼的困兽

郁气难平悲怒勃忍不住昂起头纵声狂吼。

吼声一起如雷声滚滚众人心头大震。

那白虎陡然僵住碧睛中凶光大减怔怔地瞪着他喉中呜呜低鸣。

那白虎陡然僵住碧睛中凶光大减怔怔地瞪着他喉中呜呜低鸣。

楚易大喜知道此法果可奏效念力稍泄金母念诀轻叱神剑飞舞白虎如梦初醒又昂头咆哮朝着他扑了过来。

楚易一边御风躲闪一边凝神感应白虎心智随其喜怒悲惧出忽而高亢激越忽而低沉迂回的啸声。

那啸声戚戚感应如楔子般地打入白虎心底它攻击的节奏逐渐变得迟缓下来凶焰大减时不时下意识地咆哮、低鸣象是在回应着楚易的啸声。

众人虽然不知道生了什么事却也看得出这妖兽象是逐渐被楚易所控惊奇不已翩翩等女更是大声叫好助威。

金母心中惊骇交集脸上却依旧不动声色急念法诀开阳剑飞舞得越来越快催促白虎快快进攻。

白虎咆哮翻腾绕着楚易当空飞旋狂燥烦乱时而怒吼猛冲朝楚易扑去;时而又甩头退步呜鸣怪吼似是极之矛盾苦苦挣扎。

楚易知道已到了关键时刻当下集中念力蓦地仰天狂吼。

那白虎陡然大震猛然回头对着金母龇牙咆哮金母一凛“叮”地一声开阳剑顿时变线冲天。

机不可失楚易长啸声中抄足冲天探手向那神剑抓去。

金母大怒喝道:“小子敢尔!”真气鼓舞那柄玉胜刀光芒怒爆当空化成一道十余长的电弧朝着楚易拦斩而下。

她急怒之下顾此失彼忘了念诀御使白虎楚易哪能错过这稍纵即逝的良机?气运丹田纵声狂吼。

白虎碧睛凶光大作嘶声咆哮突然高高跃起“嘭”地一声与玉胜刀芒撞了个正着。

气浪冲爆玉胜刀翻空抛回。金母猝不及防樱唇沁出一道血丝接住玉胜踉跄飞退。

楚易轻轻松松地抓住玉衡剑俯身冲落骑在那白虎背上哈哈大笑道:“虎兄弟走吧!去救回你家嫂子!”

白虎欢声大吼载着他冲天飞起竟连回头看一眼金母的兴致也都欠奉。

刹那之间情势完全逆转。

魔门群妖目瞪口呆几乎不敢相信眼前生之事。

而道佛群雄则沸腾似的欢呼起来。

楚易记挂着晏小仙无暇他顾御虎冲天飞去。此时他手握开阳神剑坐骑太白金虎体内五行真气又无与伦比谁人可挡?谁人敢挡?

凶狂如金母、逍遥大帝等人也只有惊怒悔恨眼睁睁地看着一人一虎冲到峰顶去了。

当是时狂风鼓舞天色陡暗沉如黑夜星星全都出来了漫天闪耀。

正空的太阳已被天狗完全吞噬日轮东边突然形成了一弧钻石似的璀璨光芒瞬间又化作一颗颗莹光亮点就像一串光芒夺目的珍珠高高地悬挂在漆黑的天幕中。

顷刻间那串光弧也被吞噬了只剩下一轮墨黑的圆轮。

黑轮的周围散出一圈艳丽的、淡红色的光辉其外弥漫着一片银白、淡蓝的光芒吞吐变幻仿佛喷出的、火焰似的云雾绚丽而又神秘。

四下寂然无声众人仰着头屏息凝望被这景象彻底震撼了一时间竟忘了所有一切。

“嘭!”

蛇峰顶上突然冲起一道道彩色的绚光如虹桥飞架穿透墨黑的云层散射出刺目光芒照得楚易睁不开眼来。

“是天帝!天帝就要复苏了!”片刻的沉寂下峰顶上忽然爆出汹汹呐喊。

楚易大凛凝神扫探只见绚光吞吐纷摇赫然便是从峰顶的中央裂洞冲出来的。

“子午钟”已被推到了裂洞边沿的祭台上碧霞元君赤足披手舞足蹈绕钟而行口中念念有词也不知在作什么祭礼。

九个赤身汉子以头顶在子午钟上身后是数十个魔门弟子彼此以手推背围在周遭只等时辰一到便将子午钟推落裂洞之中。

楚易大喝一声骑虎猛冲而下风浪鼓卷顿时将那些人尽数震飞开来。

他抄手抓住子午钟正待提起碧霞元君却尖声大叫不顾一切地抓住他的手臂。

楚易喝道:“放手!”反手制住她的脉门便欲将她腕骨捏断但瞧见她那如花美貌微一迟疑竟不忍下手。

白虎怒吼甩尾迎面劈中她的前额碧霞元君闷哼一声登时翻身摔落裂洞之中

“轰!”裂洞中绚光爆涨气浪冲天整个山崖突然爆炸开来!

楚易眼前一花喉中腥甜狂涌右手剧震开阳剑顿时脱手飞出。但此时此刻他已经顾不得这个了抓起子午钟将晏小仙紧紧抱在怀中喝道:“虎兄弟快走!”

白虎纵声狂吼直冲飞天向着那漆黑的日轮飞去。

楚易低头望去晏小仙眼睫紧闭昏昏沉睡并未受伤心中大安。

转头俯瞰只见下方巨石飞炸草木横舞灰蒙蒙的如蘑菇云向上翻腾。

整个岛屿竟象突然被掀起来了四周海啸如狂卷起高达几百丈的滔天巨浪浪花水沫蒙蒙如雨竟溅了他一身。

在那惊天动地的气浪推击下停泊在岸湾的舰队如泥塑齑粉纷纷爆炸崩散。

众人惊呼狂叫四起冲天飞逃少有迟疑立即被密雨似的的乱石飞弹破体穿过惨呼摔落。

龟蛇山重重迸裂向上急隆起岛面越来越大越来越高瞬间竟成了一座方圆数百里的万丈高山仍在不断上拔。

狂涛骇浪汹涌澎湃随之不断地卷起数百丈高的道道水墙向四周急蔓延气势汹汹如狂狮猛兽呼啸扑卷。

众人惊骇莫名不断地朝外奔逃。

饶是他们平时修为高深在这不可抵挡的自然伟力面前竟与蚂蚁虫豸毫无两样。转瞬之间便有百余人被巨浪吞噬再也没有冲将出来。

太阳全食四周黑如暗夜。楚易凝神四扫终于瞧见萧晚晴、唐梦杳、翩翩三女在滔天巨浪间飞掠穿梭急忙骑虎冲下将她们一一拉上虎背。

劫后重逢三女又惊又喜格格大笑泪水却忍不住流了下来。

萧晚晴心情激荡紧紧抱住楚易在他脸上深深一吻嫣然低呓道:“楚郎楚郎!以后再也别和晴儿分开啦!”

楚易笑道:“遵旨!头可断血可流老婆不可丢!”展臂将她抱住顺势也将翩翩拖了、唐梦杳进来。

唐梦杳“啊”地一声急忙避开连耳根都已红透。

翩翩脸上也是一红“呸”了一声轻轻挣扎了一下任由他抱住。

说笑中五人骑虎冲天朝南飞去。

道佛群雄、魔门妖众的幸存者们也纷纷没命价地飞逃直冲百余里外才顿住身形回头顾望。

只见万里长天漆黑如墨星辰闪耀。

海上惊涛澎湃那龟蛇岛依旧在不断地上拔隆起原来的那些嶙峋山石、突峰险崖已经荡然无存只剩下黑黝黝的一片光洁顺滑闪着淡淡的光泽。

萧晚晴奇道:“这龟蛇岛怎地怎地这么象鲸鱼的背脊?”

翩翩“哧”地一笑道:“天下哪有这么大的鲸鱼?”

“鲲鱼!”楚易心中一震突然闪过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脱口叫道:“是了龟蛇岛就是鲲鱼鲲鱼就是龟蛇岛!”

众女一怔不知道他颠来倒去的说的是什么只听“呜”的一声长鸣震耳欲聋一道水柱从那“龟蛇岛”的顶端怒射而出直喷出数百丈高。

“哗啦啦”隆隆巨响海浪冲天“龟蛇岛”突然高高浮出水面前端两侧徐徐睁开了两个大洞碧光闪耀赫然竟是一对眼睛。

接着后方百里开外波涛冲涌一个巨大如山丘的鱼尾破海而出高高扬起又重重拍入水中登时掀起狂猛惊涛冲天怒舞。

众人全都目瞪口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座神秘莫测在北海中漂移不定的龟蛇岛竟是一只见所未见的级巨鲸!

惟有楚易灵光飞闪刹那间已想明白了前因后果哈哈大笑道:“我可真是傻了连这么简单的事情也想不明白!这鲲鱼沉睡于北海随波漂移所以才这般难找。”

当下将那日他和苏曼如潜水追寻李思思又被鲲鱼吸入腹中而后撞见魔门圣女的石像阴差阳错地帮助蚩尤重生之事一一地向诸女述说了一遍。

他叹了口气道:“想必蚩尤复活之时也是这鲲鱼苏醒之际。所以我和苏仙子晕迷之时才被这鲲鱼从气孔喷出体外落在那‘灵龟岛’上。而那蛇峰多半就是鲲鱼气孔喷出的气浪凝结而成的了”

“一花一世界一沙一天堂。这鲲鱼又何尝不是一个小小的宇宙?”话音未落身后又传来一个低柔悦耳的声音。

“苏仙子!”

楚易大喜回头望去只见苏曼如怀抱拂尘迎风踏浪身后跟了苏璎璎、慧慈师太、燕歌尘等数十名道佛中人。

唐梦杳脸上烧烫急忙从白虎上跃了下来朝着燕歌尘盈盈行礼低声道:“师姐”

燕歌尘眉尖一蹙道:“谁是你师姐”

话音未落又听“轰”地一声炸响浪滔狂舞水珠如雨那巨鲲呜鸣声中冲天飞起就象一座山岳横空飞去。

只见那鲲鱼双鳍暴长腹下突起突然多了一双巨爪体型急剧变化周身竟长出万千金色长翎

金光万道照得海上雪亮一片。刹那间那巨鲲竟变成了一只巨大的金鹏双翼横展如遮天巨云陡然拍下狂风大作海浪冲天。

众人意动神摇骇然不语。

楚易喃喃道:“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古人诚不我欺。”说到最后一句时想起当日情景转头朝苏曼如望去。

苏曼如的妙目也正凝视着他撞见他的目光脸上一红掉过头去。

苏璎璎“咦”了一声手指一比叫道:“那是什么人?”

众人转头凝神望去只见漆黑天幕下那大金鹏鸟的背上站了一人气宇轩昂手中赫然握着那柄开阳神剑。相隔甚远却仍可瞧见那雄健伟岸的身躯上伤痕遍布触目惊心。

在他边上坐了一个女子闭眼含笑容貌绝美竟和晏小仙长得一模一样。

“蚩尤!”楚易心中一沉这魔头终于还是现身了!

几在同时海上响起魔门群雄的欢呼呐喊声:“天帝重生普天同庆!”远处的金母、方太臻等人纷纷临波拜倒。

白虎出一声又是欢悦又是敬畏的呜鸣乖乖地俯下身匍匐浮冰之上动也不动。

道佛群雄陡然大震面面相觑适才大劫余生的喜悦顷刻又荡然无存。

大金鹏鸟怪啸低飞波涛汹涌蚩尤哈哈大笑道:“生死轮回天地之道。纵然你长生不死或是复活再世故人不在世界已殊何喜之有?何庆之有?”

声音如奔雷滚滚百余里外众人仍听得耳膜欲聋气血翻涌心底无不大骇。

楚易高声道:“既知违反天地之道为何还要逆天行事苟活于世?何不回到你的天地里去还世间一个太平清净!”

他运足真气将声音远远地传了出去虽不如蚩尤那般雄浑震耳却也历历清晰。

魔门众人闻声大怒纷纷叫骂:“臭小子竟敢冒犯天威!还不跪下受死!”

却听蚩尤哈哈狂笑道:“小子所言极是。轩辕六宝既已收齐我也该回到我的世界里去了!”双臂一振光芒四射。

天地洪炉、太乙元真鼎、乾坤元炁壶、河图龙幡、太古虎符、北斗神兵.纷纷冲天飞起在那乌黑的日轮下团团飞转蓦地合并为一个银白色的神器竟象是两个圆盘对盖而成。

众人又惊又奇议论纷纷想不到轩辕六宝并在一处竟成了这种形状。

蚩尤昂身长笑道:“你们这些道士僧侣三教九流不是梦寐以求就想看看《轩辕仙经》么?现在就睁大眼睛看个清楚!”

右臂高举指尖一点“吃!”碧光如电激射在圆盘中央。圆盘急飞转四周绚光离心飞甩突然冲天耀射投映在漫天乌云上。

众人心中狂跳纷纷屏息凝神翘观望生怕错漏了片刻。

只见空中碧光闪耀渐渐清晰形成了八个大字:“行善锄恶替天布道”。

万籁无声所有人尽数怔住狂喜、惊愕、绝望、愤怒、怀疑、恐惧诸多神情凝结脸上张大了嘴一动不动。

几千年来道魔各派修真抛头颅、洒热血争相斗得死去活来所求的《轩辕仙经》竟然就是这八个字?

楚易呆了片刻突然捧腹哈哈大笑泪水都涌了出来只觉得天下滑稽之事莫过于此。

众人大哗均觉受了天大的愚弄。

玉虚子脸色涨紫喝道:“魔头!少拿这假货蒙人快将真经交出来!”附和声四起就连魔门之中也有不少人跟着叫喊起来。

蚩尤哈哈狂笑道:“真经在前犹不觉悟。世上痴人何其可笑!”

大金鹏鸟尖声桀桀怪叫似乎也在嘲笑众人巨翅横展载着蚩尤与那石女朝那飞转的圆盘飞去。

玉虚子怒极大吼:“哪里走!留下真经!”银光一闪御剑飞行竟不顾一切地朝蚩尤冲去。

刹那间呼喝四起近百条人影四面八方飞掠而起剑光纵横破空顿时将漆黑天海照得光怪6离。

蚩尤大笑声中金鹏双翼怒舞气浪冲天那些人登时翻身撞起腾云驾雾似的抛飞出数十里外重重摔落水中生死不知。

众人大骇再也不敢轻举妄动。

那飞盘越来越大银光耀射最终竟成了直径达百里的巨物几将整个天空全都遮蔽。正下方突然打开一道门光芒万道直射海上。

蚩尤抱着石女驾乘金鹏向那飞盘直冲而去。

白虎喉中呜鸣恋恋不舍地在楚易脸上磨蹭了几下腾身飞舞追随蚩尤而去。

楚易拦它不住又奇又疑忍不住高声叫道:“蚩尤!你当真要离开这里么?要去哪里?”

蚩尤驾鸟冲入飞盘光芒刺目已经看不见他的身影了只听他的声音哈哈笑道:“小子你不是让我回到我的世界中去么?何必多此一问?‘天地轮回春秋更替全在汝一念之间。覆水难收务请三思而慎入’。这句话你也忘了么?”楚易和苏曼如对望一眼突然记起那日曾在鲲鱼腹内瞧过这一句话只是其中涵义始终难以索解。

楚易心中一动失声道:“难道这轩辕六宝所形成的神器竟可以带着你穿梭古往今来回到从前的大荒世界里去?”

蚩尤狂笑道:“四千春秋刹那瞬息九万宇宙介子须弥。小子这神盘飞转天地轮回岂止让我一个人回到四千年前?从此春秋倒转乾坤挪移一切仿佛没变但又都全然不同了!”

群雄大凛寒意遍体待要追问那飞盘突然金光怒爆冲天飞起。

“轰”地一声海浪冲天喷涌随着那越飞越高的金盘涡旋怒转形成一个巨大螺旋水柱。

众人大骇纷纷飞退。

那道螺旋水柱扩散极快刹那之间便将所有人卷了进去整个海面陡然隆起。

顷刻间浪花扑面狂风呼啸楚易紧紧抓住诸女叫道:“大家抓牢千万别冲散了!”凝神聚气奋力冲天飞去。

但那漩涡力量之猛远远过了人力所能承受的极限仿佛万千山岳当头倾轧。

楚易接连冲出七道水墙被铺天盖地的巨浪迎面一打气血乱涌喉中、鼻中满是腥味分不清究竟是鲜血还是海水

耳畔风声怒啸巨浪喧嚣夹杂着无数的尖叫、悲号。接着眼前一黑天旋地转齐齐被卷入漩涡中央向着深不可测的寒渊飞旋坠落。

他下意识地紧紧抓住晏小仙诸女的手腕恐惧、绝望、悲凉齐齐涌上心头。

远远地只听蚩尤笑声回荡缭绕不绝:“小子现在后悔了么?如果早知道解救天下大劫让我消失于世的法子只有这么一个你还会这么作么?”

楚易心中一震想起那日在鲲鱼腹中与他的一番对话反倒突然变得平定下来纵声道:“千秋一场梦世事一盘棋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何独你我?既然是天意如此又有什么后悔?若有来生楚某一样会行善锄恶替天布道!”

蚩尤哈哈大笑反复道:“若有来生若有来生!”

被他笑声一震楚易头晕目眩迷迷糊糊中什么也瞧不见了听不清了但他紧紧抓着诸女素手彼此十指交缠连成一圈心里却是说不出的喜乐安宁。

他知道在那无边无尽的黑暗底下将会有一个美丽而光明的未来。

这一刹那他没来由地想起在鲲鱼腹中所看见的那段壁字。

“如果还有来生即便天南地北人海茫茫我们一定会重新相遇。那时就算是天地裂山河绝我们也再不分开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