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集 第二章 此情不渝

寒风呼号蓝黑的苍穹中几只北极燕鸥展翅滑翔一闪而没。

此时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晨星暗淡冰海茫茫暗红绛紫的云霞层层翻涌妖艳而又壮丽。

萧晚晴四女衣裳猎猎在浮冰间急伏掠四下远眺天海一线大浪浮沉跌宕哪有半个岛屿的影子?

翩翩又惊又疑道:“奇怪!龟蛇岛明明就在此处怎地会突然凭空消失了?”

晏小仙蹙眉道:“萧姐姐会不会时间相隔太久你们记得不太真切了?”

萧晚晴又凝视了一眼手中罗盘摇头道:“沉龙湖东北一百二十五里是克尔来墩村渔村再往东六十里就是龟蛇岛。那年我和翩翩妹子在岛上误食了毒草师尊就是将我们带到克尔来墩村救治的断断不会记错。”

一个时辰前四女正是经自克尔来墩而来渔村居民全是铁鄂伦族人恪守祖训世世代代生长于克尔来墩山下素不迁徙。以此为坐标必无错失。

唐梦杳沉吟道:“难道是因为北海冰山融化海水上涨将龟蛇岛淹没了么?”

翩翩冷笑道:“胡说八道。龟蛇岛的蛇峰少说也有万仞来高海水若能将它淹没九州早就成一片汪洋啦。”

唐梦杳脸上一红再不说话。

晏小仙对她殊无好感见她抢白唐梦杳心中更是不平眉尖一挑笑道:“那也未必北海海啸频仍龟峰又是火山岛说不定哪日火山喷地震海啸早将蛇峰震成断头峰了。只有某些笨蛋依旧刻舟求剑还在这里大海捞针”

翩翩大怒格格笑道:“狐狸精你说谁是笨蛋?”六魄笛在指尖滴溜溜地飞转蓝眸中杀机大作。

晏小仙笑吟吟地道:“连我骂的是谁也听不出来那不是笨蛋是什么?小妖女那日华山之上你被你爹吸走了大半真元现在只怕连只鱼也杀不了了还在我面前水仙不开花装什么蒜?”

眼见二女剑拔弩张一触即萧晚晴忙抢身挡在中间柔声道:“翩翩妹子她是在开我的玩笑呢你别生气。大敌将至一家人可别自相怄气瞧在楚郎的份上都少说一句吧”

翩翩脸上飞红怒道:“谁和她是一家人了?姓楚的和我非亲非故我为什么又要给他面子?你为了那臭小子早就叛出师门想帮这狐狸精明说就是何必惺惺作态?”

“叛出师门?”晏小仙吐了吐舌尖笑道“看来有些人都忘了自己是什么身份啦。萧太真收她为徒不过是想害她母女相残报仇泄恨她居然还感恩戴德真是下贱可怜”

翩翩几日间接连经历人生重大变故迷惘悲沮心情恶劣到了极点听她这般挖苦怒火如焚再也按捺不住喝道:“住口!”

素手一挥绿光爆舞六魄笛“呼”地绕过萧晚晴朝晏小仙胸口电射而去。

众女失声惊呼正想出手相救忽见紫光一闪如霓霞横空“当!”六魄笛登时断为两截冲天抛射远远地落入冰洋波涛之中。

四女惊愕莫名定睛再看时那道紫光早已无踪无影。六魄笛是修真八十一法宝之一坚硬如玄铁究竟是什么神兵竟然如此锐利?

翩翩惊怒交加回身四顾叫道:“是谁?快滚出来!偷偷摸摸地没脸见人么?”

话音未落黑暗中紫光又是一闪急电似的朝她咽喉冲来。

“小心!”这回萧晚晴、唐梦杳已有防备齐声呼喝“春水流”、“翡冷翠”同时出鞘碧光翠芒交错飞舞猛撞在那道妖丽的紫光上。

“当啷啷!”二女眼前一黑虎口震裂双双朝后飞跌。“春水流”、“翡冷翠”随之冲天抛回那道紫芒稍一变线又回旋冲至。

紫光耀目肝胆皆寒。翩翩惊骇之下一时竟忘了闪避。

生死攸关晏小仙顿将好恶抛之脑后叫道:“笨蛋还不躲开!”斜身冲出拔出“青离火”奋力挥挡。

说也奇怪晏小仙身影方到那道紫光立即“咻”地一声变向冲天飞起在空中急旋了几道光弧陡然消失不见。

众女惊魂甫定这道紫光锐烈迅猛势不可挡若不是有意避开晏小仙翩翩早已玉殒香消了。

寒风刮来翩翩背脊冷飕飕地直透心肺突然一阵后怕打了个寒噤凝视着晏小仙低声道:“多谢了!”

萧晚晴心中惊疑更甚低声道:“此人御气为兵杀人无形修为深不可测却不知是谁?晏妹妹你识得这道紫光气兵么?可知他为何要救你?”

晏小仙亦是如堕云里雾中正想说话忽然瞧见前方海上波涛汹涌浪花涌处白光闪耀竟开出一朵极大的莲花既而浪花四起杜鹃、牡丹、山茶、迎春远近参差凌波怒放。

几在同时四周突然响起虚无缥缈的冶荡歌声数百个人头从波涛中缓缓升起。

个个素面朝天神容娇媚轻纱蔽体腰上系了七色彩带绣着各样花朵或是素雅清秀或是妖冶艳丽宛如海魅精灵。

“青帝门百花使!”四女心中一震失声齐呼。

自从六百年前轩辕台一战魔门被道门各派合力击溃土崩瓦解青帝门被迫东迁扶桑极少出现中原。

直到八十年前青帝与碧霞元君双双练就魔功妖法横扫九州青帝门才又重新崛起威震天下。

青帝门百花使相传是扶桑花妖被青帝收伏列为门生。其歌声如天籁不知不觉中可蛊惑心志杀人于无形。

青城剑派的二十七名弟子当年便是被百花使的歌声震断经脉僵化为石人轰动一时。

但到了后来青帝和碧霞元君又各自被楚狂歌和南海神尼击败引为奇耻大辱双双退回东瀛百花使者也随之绝迹中土。

想不到相隔数十年四女终于在这北海冰洋上重见传说中的青帝门花妖。

晏小仙环身四顾冰海汪洋浮冰跌宕开满了各种名花异草争妍斗艳五彩纷呈。

众花妖轻纱飞舞踏着花朵逐波乘浪歌声靡靡眼波、笑容妖媚入骨让人望之闻之意夺神摇。

四女见了心中竟也忍不住怦怦直跳无不大凛。

萧晚晴撕下衣角塞住耳朵传音道:“这些妖女擅长慑心**加在一起威力极大。千万别看她们的眼睛别听她们的歌声否则只怕经脉岔断化为石人!”

当下取出七杀琴道:“趁着碧霞元君还未赶到等我先用七杀琴破了她们的乐阵立即一齐朝西突围。”

长袖鼓舞十指拂动“铿”的一声铮响琴声如狂风忽起雷霆连奏登时将众花妖的歌声盖过。

晏小仙诸女塞住耳朵凝神聚气只等百花使节奏一乱立即动手。

琴声激越高亢入云。黑暗中隐隐可见一道道幽蓝的光弧从琴弦上爆射而出闪电似的四散飞射撞起一朵朵耀眼火花。

萧晚晴深谙乐道又尽得萧太真真传浸淫“天魔音**”近二十年放眼天下能与她抗衡此道的绝对不出五人。

这些花妖的“摄心术”讲究的是“万众一心众志成城”合在一处威力固然巨大但若是各个击破哪里是她对手?

不过片刻百花使的歌声便已渐渐衰微甚至出现了几声变音。

“芍药使”、“木棉使”等真气稍弱的花妖更是脸色转白嘴角沁血周身微微颤抖起来。

四女大喜正待并肩冲起忽听远远地一声啸歌清冽婉转。

萧晚晴指尖一颤“叮!”琴弦登时迸断既而“哇”地喷出一大口鲜血脸色惨白气息紊乱软绵绵坐倒在浮冰之上。

“萧姐姐!”晏小仙又惊又怒连忙将她抱起翩翩二女抢身护在周侧。

只听那啸歌声绵绵不绝逐渐化为轻柔悦耳的笑声:“海上生百花东方舞碧霞。本宫护驾来迟圣女万请恕罪。”

风声呼呼狂潮汹涌猛烈地交相激撞在青铜鼎上“隆隆”之声震耳欲聋。

楚易、苏曼如两人气血翻涌眼花缭乱什么也瞧不见、听不清。蜷在鼎内身不由己地朝下翻滚冲落两手下意识地紧紧握在一起生怕被气浪震得分离开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当”地一声巨响铜鼎似是撞在一个极为坚硬的物事上猛地高高弹起将二人抛了出来。

楚易顺势抄足飞旋拉着苏曼如稳稳落地。

四周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饶是楚易火眼金睛一时间也只能瞧见些朦胧的轮廓。

当下默念“燃光诀”“吃”地一声碧光如火焰从他指尖冲起照得四下一片明亮。只见石壁围合凹凸交错竟是在一个极为幽深的洞穴之中。

四周静悄悄地没半点声响空气中也没了那腥臭之味反倒有一丝淡淡的幽香。

苏曼如秋波流转奇道:“这是哪里?难道不是在鲲鱼肚中么?”

楚易亦是疑窦丛生伸手在石壁上重重一拍石块簌簌迸落露出一片暗红色的肉壁心中更奇沉吟道:“应当还在鲲鱼体内。但不知为何它体内腔壁上也覆盖了这等坚硬的厚石?又何以有丝淡淡的香气?”“叮!”正自疑惑不解地上的青铜鼎突然又是一震吐射出一道幻丽的翠光斜斜地指向前方甬道深处。

两人心念一动均想:“这铜鼎古灵精怪大有玄奥。莫非是向我们昭示三柄北斗神兵的下落么?”

对望一眼心领神会。收起铜鼎一齐朝里走去。

甬道蜿蜒回转宛如迷宫。越往里走铜鼎碧光越是炽烈空气中的幽香也越来越是浓郁。

过了一柱香的工夫前方甬道越来越大渐渐衍变成了高阔的洞窟铜鼎嗡嗡轻振仿佛直欲从楚易手中脱跳而出。

苏曼如“咦”了一声讶然道:“那是什么?是树么?”

右前方枝影婆娑香风阵阵。楚易指光一照果然是一棵雄伟大树。

巨树高达十余丈直抵洞窟顶壁。树根盘错虬结深深钻入坚岩石壁之中。

满树枝条交错藤须密集结了累累红果摇摇欲坠沙沙轻响。在碧光照耀下鲜艳欲滴颇为诱人。先前的奇异浓香竟是来自这果树。

楚易大奇道:“这是什么树?竟会长在鲲鱼肚中?”

苏曼如遍历四海采撷了许多奇花异果却也看不出这究竟是株什么树。心下好奇上前采下一枚红果凝视片刻轻轻咬破。

“小心有毒!”楚易待要阻止已然不及。

红果方一入口苏曼如微微一震神情登时僵住。眉尖轻蹙脸红如醉眼波欲流非流古怪已极。

楚易见她惘然若失半晌怔怔无语只道那果子当真有毒心中大凛急忙翻手扣住她的脉门探察。

见其脉象清晰不似中毒只是搏动极快楚易心下少宽道:“仙子这红果颇为古怪即便有毒只怕也有其他隐患我助你将这果汁逼出来吧”双手一翻抵住她掌心便欲将真气输入。

“不必了!”

苏曼如却象是突然惊醒猛地抽回手疾退数步靠着树干身子竟似在微微颤抖也不知是寒冷、惊异还是恐惧。

怔忪了片刻蓦地闭上眼低声道:“时间紧迫我们还是快快找那三柄神兵吧。”匆匆转身走开。

楚易大觉奇怪悄悄摘了一颗红果送入口中。酸甜汁水瞬时在舌尖泛开满口回甘象是喝了美酒一般熏熏欲醉。

一时飘飘然如在梦里云端眼前突然闪过晏小仙的清丽笑靥、萧晚晴纯真而又妖娆的容颜既而又仿佛瞧见唐梦杳那双羞涩而又温柔的眼睛心中嘭嘭大跳她们的一颦一笑绵绵情意全都清晰浮现历历在目。

既而舌根渐渐觉得一阵苦涩酸麻心底竟莫名地涌起悲凉、凄楚、甜蜜诸多滋味只觉人生苦短聚少离多百年之后万物皆空这些红颜知己彼时又在何处?

咽喉若堵竟险些流下泪来。

茫然转身瞧见苏曼如白衣飘飞的背影在光影中盈盈纤弱他的心中不由得又是一阵酸甜交杂的刺痛热血上涌竟鬼使神差地大步上前扳过她的香肩便想将她搂入怀中。

苏曼如“嘤咛”一声娇靥酡红又是惊愕又是羞恼奋力挣脱嗔道:“楚王爷你作什么?”

被她这么一喝楚易神智陡醒吃了一惊急忙松开手咳嗽一声尴尬道:“我在下只是觉得此处多有古怪凶险难测想要提醒仙子小心而已多有唐突仙子莫怪。”

苏曼如瞧见他唇角残留的嫣红果汁心下登时了然脸上又是一红转过头咬唇道:“红尘万象皆为幻影。楚王爷曼如虽非出家之身却早已谨受师训志在佛门四大皆空又怎会为此小事介怀?”

她这话一半是说给楚易听一半却是说给自己。

方才吃那红果之时眼前心底晃动的竟无端端全是楚易的影子其音容笑貌魔魅动人一时竟让她难以自已。

清醒之后心中羞惭、惊骇难描万一恨不能钻入地缝中去。

虽知是因为中了这奇异红果的蛊惑但若不是对这无赖暗暗滋生出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又怎会如此意乱情迷?

当断不断必受其乱。这是她师尊毕生经历所换来的八字训诫。如不趁着情苗初长尚未茁壮之时便将它连根掘断他日还不知要受多少折磨苦楚!

听得此言楚易心中登时刺痛如针扎暗想:“你又何必自欺欺人?倘若对我没半分好感又怎会这般忽暖忽冷若即若离?倘若当真看破红尘适才又怎会如我一般被这妖果所惑情难自已?难道真要象你师尊一般弄得两败俱伤方才甘心么?”

想起楚狂歌心中莫名地一阵苦楚怨气上冲忍不住哈哈一笑道:“有趣有趣!想不到堂堂慈航剑斋竟参不透空门玄机南海神尼教出的徒弟居然和她一样不谙佛理!”

苏曼如一怔不知他为何突出讥讽之语怫然道:“楚王爷此言何意?你说我便也罢了我师尊慧根灵性德高望重岂容你这般妄言诋毁?”

楚易话已出口索性说个痛快扬眉朗声道:“难道我说错了么?当日你师尊与楚天帝明明两情相悦却为了世俗之见、佛门陈规终生饱受相思之苦。倘若她当真明白四大皆空的道理又何必违背本心执着一念至死也不能然局外?如此自欺欺人死钻牛角尖敢问又契合了佛门哪条至理?”

“放肆!”

苏曼如平生最敬重的便是师尊听他这般斥责又恼又怒俏脸如罩寒霜冷冷道:“我师尊大慈大悲菩萨转世自然知道如何慧剑斩情丝了断俗世尘缘。还需要你一介凡夫俗子来胡言教导么?”

楚易哈哈笑道:“不错我的确是一介凡夫俗子。但我也知道人生匆匆百年悲也罢喜也罢横竖一场空。既是如此为何不随心顺性逍遥自在不留半分遗憾?”

转身轻轻一掌拍在那巨树干上嘿然道:“当年佛祖菩提树下苦行修道最终还不是参悟出‘平常心是佛’的道理么?正因为万物皆空所以要等闲视之。乾坤阴阳原是宇宙根本;饮食男女本是世间常态又为何要刻意回绝?你师尊画地为牢作茧自缚又岂能冲破牢笼立地成佛?”

这些话憋在他肚中许久此刻一齐爆侃侃而谈实是说不出的痛快。

苏曼如虽觉他所说全是歪理却偏偏又找不出他话语中的破绽一时难以驳斥。气恼交加胸脯起伏双颊如火更添娇艳之色。

楚易最喜见她嗔怒之态比起平时那清冷矜持的模样大为生动可爱心中怨艾早就转为爱怜之意直想逗她一逗。

当下一边负手度步一边微笑道:“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倘若当真四大皆空就应当以平常心度之遇山过山遇水涉水遇到喜欢之人也只管率性随心顺其自然爱他个天翻地覆石烂海枯??你说是也不是?”

苏曼如怒道:“一派胡言!”

见他步步进逼心乱如麻突突乱跳也不知是生气还是害怕不自觉地朝后退去蹙眉道:“你别再和我说这些野狐禅啦我不想听。”

相距渐近幽香扑鼻楚易心中仆仆剧跳想将她揽入怀中一亲香泽的念头越来越是渴切笑道:“好这些话你不听也罢。但有句话我却非说不可??”

正想彻底表白左手中铜鼎忽然嗡嗡剧震青光爆射投映在苏曼如身后的几块巨石之上。

“当”的一声尘土飞扬石缝迸裂。只见数块巨石累累相压缝隙中隐隐透出一线玄光其中竟似夹藏了什么宝物。

“北斗神兵!”

两人一震蓦地醒过神来仿佛这才想起此行的目的。对望一眼脸上都是**辣地一阵烧烫。

楚易咳嗽一声讪笑道:“果然天从人愿刚说到‘石烂海枯’立即便一语成谶。”

右手一拍轰隆震响几块巨石登时炸裂开来露出一个半丈来高的洞穴黑光吞吐异香扑鼻。

两人屏息凝神低头钻入方一抬头无不猛吃一惊楚易失声道:“仙妹!你怎会到了这里?”

洞内狭窄一个紫衣美人倚壁盘坐闭目垂睫唇角含笑神情象是欢喜象是哀伤又带了几分淡淡的凄楚、悲凉??晕红的脸上凝结了一颗泪珠将坠未坠楚楚动人。

赫然正是晏小仙!

楚易脸上一红心道:“糟糕刚才和苏仙子说的那些话全让她听见啦。”

叫了她几声不见应答顿觉不妙上前探手一抓“啊”地一声如五雷轰顶惊骇欲爆猛地踉跄后跌险些站立不住。

她肌肤色泽虽然娇嫩如常但触手坚硬冰冷脉息全无竟已化成了一尊石人!

苏曼如又惊又奇凝神察探了片刻蹙眉道:“骨肉石化容貌如生莫非竟是魔门‘化石**’?只是瞧这光景至少已坐化了百年以上好生奇怪??”

心中寒意大凛倒抽一口凉气低声道:“山中一日世上千年。难道??难道我们从鲲鱼口中冲落的光景世上竟已过了百年?”

楚易在一旁听若罔闻呆如木鸡一时间也想不明白为何晏小仙竟会先于自己到了鲲鱼肚内?又为何会化作一尊石人?

他怔怔地盯着那石像只觉得脑中轰隆隆一片无法动弹。过了好半晌才听见一个声音在自己心底叫道:“仙妹死了!仙妹死了!”

刹那间眼前仿佛晃过她清丽俏皮的笑靥仿佛又听见她嫣然的笑语:“大哥从今往后咱们同生共死永不分离。”

周身一颤撕心裂肺的悲痛登时如山洪爆疼得他几欲窒息。泪水汹汹顷刻模糊了视线。

“斯人已去万物皆空。”

直到此刻他才真正明白楚狂歌当日心中的悲痛。阴阳相隔从此永诀。伊人不在就算自己长生不死又如何?

他颤抖着伸出手轻轻地抚摩着晏小仙的脸颜正自悲不自胜突然一怔觉在她耳垂上竟有一颗嫣红的小痣鲜艳夺目。

但他记得清清楚楚晏小仙的耳垂上绝无此痣!

楚易心中嘭嘭狂跳凝神扫探细看之下顿时现了石像与晏小仙诸多不同之处。目光一转瞥见自己手中的铜鼎灵光一闪失声道:“是了!她是那日鼎中映射出的女子!”

一时间心花怒放宛如绝处逢生纵身跃起在这狭小的洞穴内一连翻了几个筋斗哈哈大笑道:“是她!不是她!仙妹没死!仙妹没死!”

见他忽而大悲忽而狂喜语无伦次苏曼如只道他伤心过度心下黯然正想加以劝慰楚易却又拍着头哈哈大笑道:“不错!我可当真傻啦连这也没瞧出来!”

当下将那日苏曼如走后他们在天山上瞧见青铜鼎幻景之事一五一十地说与她听。

苏曼如亦松了口长气嫣然道:“如此说来她当真是数千年前的人了我们也不曾在鲲鱼肚内耽搁了时间。只是不知她是谁?竟和晏姑娘如此相似?”

楚易心中一动:“不错她与仙妹长得如此相象其间必有极深的渊源。仙妹偏巧知道铜鼎的法诀而这铜鼎又领着我们一路到此此中更有原由只怕远不止北斗神兵这般简单。”

四下扫探只见洞角有一柱北海沉木香异香袅袅即将燃尽。

北海沉木香燃烧极慢素有“一寸沉香一百年”之谚从此柱香的炭灰判断少说也已烧了三、四千年之久。照此推算此女果然当是几千年前的人物了。

顶壁悬挂着七颗鹅蛋大的乌黑珠子玄光幻射将洞中照得扑朔迷离当是传说极为罕见的“北辰珠”。

洞壁上密密麻麻刻了许多秀丽的古篆小字楚易才读了一句便失声低呼惊奇莫已。

那壁上之字赫然是:“朗朗乾坤浩浩其人四千春秋十万英魂。五族神兽三界之门??”与晏小仙那日所诵法诀完全一致!

再往下读象是那女子的心言自述除了几个极为少见的古篆之外楚易大都识得。

当下逐句低声读道:“呆子当你瞧见这些字的时候这柱香想必已经灭了北辰珠多半也已老了我种下的那株情人树也该开花结果了可是那时我又该在何处呢?是在五界轮回之中还是在浩淼星河之外?”

苏曼如心中一颤:“原来那棵树竟是上古情人树!这等千年罕有的际遇为什么偏偏会让我和他撞上?”双颊晕红忍不住悄悄朝楚易瞟去。

情人树相传只长在极寒极黑之地生长缓慢两千年一开花四千年一结果。

服其花果除了可以益寿延年最奇异的功效在于催人情思因此又称“催情果”与“南疆相思果”并称南北双绝。

又听楚易念道:“从前每天夜里看着漫天的星辰我便说不出的孤单和害怕。相比于这浩瀚宇宙每个人都是如此微小就象一颗尘埃随风飘摇不知从哪里来也不知落向哪里。但那时害怕的时候尚有你抱着我现在却再也没有了。”

“牵牛织女一年还能一相会而我们却要等上四千年。每过一年我便要在这壁上画上一道要再过三千九百八十年你才能醒来。三千九百八十年只是弹指一挥间可惜我却等不到了。”

“我答应过自己一定要让你醒来时第一眼便能瞧见我所以我只能将自己变成这尊石人让你永远记得我最初的容貌??”

苏曼如心中黯然:“原来她坐化成石是为了等待四千年后才能苏醒的情人!殊不知红粉骷髅皆为虚幻。白骨也罢石人也罢到头来还不是一场空么?”

忽然想起楚易先前说的那番话人生百年横竖转眼成空何不顺心随性逍遥自在不留半点遗憾?

置身局外恣情局中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看破虚空拈花然呢?

一时间心乱如麻意念纷摇耳根、脸颊烧烫如火竟是从未有过的迷惘、害怕。

楚易浑然不觉继续念道:“我曾那么怕死怕死了之后什么也没有了就连虚空和黑暗也都见不着、摸不到。而如今我更加怕死怕我死了之后你在这个世上将会说不出的孤单寂寞。多么不想撇下你呵想到你从此以后孤伶伶一个人我常常会心痛如刀绞。”“呆子我喜欢你胜过这世间的一切。生生世世此情不渝。如果还有来生即便天南地北人海茫茫我们一定会重新相遇。那时就算是天地裂山河绝我们也再不分开了。”

楚易心中激荡念到“生生世世此情不渝”时喉咙仿佛噎住了剩下的话竟读不出声来。

望着满壁文字思绪如潮又想起萧太真、雷明珠诸女更是满怀感触颠倒不已。

怔怔出神了半晌叹息道:“想不到世间竟有这么多的痴情儿女。不知道这位前辈是谁?为何竟会待在这鲲鱼肚内?她苦苦等着的人又是谁?”

忽听身后一个声音格格笑道:“她苦苦等着的人自然便是神门天帝!”话音未落炎风狂卷“轰”地一声整个洞穴仿佛突然着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