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集 第三章 魔门青帝

“哗!”水浪分涌顷刻间楚易二人便被众河童拖着浮出水面。夜空澄澈星辰闪闪清新空气扑面而来。

只听一个沙磁的声音冷冰冰地说道:“想不到一别十年楚天帝风采更胜往昔。生死关头全身只剩下一张口居然还能和上清仙子卿卿我我实在可喜可贺。”

两人一凛这才想起彼此依旧唇舌相贴。

唐梦杳“啊”地一声耳根红透急忙掉转开头深吸了一口长气芳心却噗嗵、噗嗵剧跳不停。

楚易凝神四扫却见不着半个人影朗声道:“明人不说暗话敢问阁下是谁?楚某与唐仙子光风霁月适才不过是为了输渡空气迫不得已岂能容你这般信口开河玷污仙子清誉?”

唐梦杳心中一沉恍然忖道:“原来如此!”想到自己曲解其意胡思乱想不由又羞又窘浑身烧烫恨不能重新钻回到冰潭中去。

但隐隐之中竟又涌起一丝莫名的失落之意空空荡荡酸涩难言比之先前既惊且喜、又羞又怕的矛盾心情直如天壤之别。

却听那人冷笑一声淡淡道:“这倒奇了。楚天帝一向狂放不羁有花堪折直须折怎地今日反倒藏头露尾欲盖弥彰?莫非与李太乙合体之后也变得象他一般虚伪矫情了么?”

楚易大凛此人究竟是谁?为何竟对自己底细了如指掌?当下哈哈笑道:“也不知藏头露尾的是谁?既是故人何不出来一见?何必装神弄鬼……”

话音未落狂风鼓舞香气袭人漫天突然飘起无数鲜花。

众河童仰头齐声低吼如鬼哭狼嚎将楚易二人放在水潭边上而后又重新沉回水底消失不见。

黑驴“啊吁”一声**地从水中跃出绕着楚易摇头甩尾欢嘶不已低头便去舔他的脸庞惹得他麻痒难当险些笑将出来。

四周鲜花悠悠扬扬地卷舞飘荡落在水里浮沉跌宕;落在两人身旁堆积了一地被毛驴践踏得零落不堪。

楚易心中一震觉得此情此景似曾相识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青衣人影脱口喝道:“是了!青帝!你是蓬莱凌青云!”

那人哈哈大笑:“花信风来一夜春十年东海思故人。楚天帝总算没有忘记寡人很好很好。”

虽在大笑声音却殊无欢悦之意森寒冰冷带着刻骨仇恨听来让人毛孔悚然。

循声望去对面山崖上青光摇荡突然多了一个挺拔傲岸的人影碧衫绿袍鼓舞不停。

那人斜眉入鬓长须飘飘双目冷冷地凝视着楚易负手而立气势却如冰山泰岳巍然压顶。

“是你!”

楚易陡然大震此人赫然便是那日在慈恩寺内与他对了一掌的神秘人物!

刹那间积存了许久的疑窦登时烟消云散。

普天之下除了这自称“神门第一帝”的狂人谁能有那等惊世骇俗的木属真气?又有谁能在一掌之间将自己打得如此狼狈?

想通此节楚易反倒卸下了心中大石喝道:“我道是谁原来是你和李思思狼狈为奸!那夜在慈恩寺中敢情是你调虎离山引开大悲方丈等人好让那妖女乘机杀了太子;又是你故意伏击我一掌想让我滞留寺中作你们的替罪羊是也不是?”

“楚狂歌你也太不了解寡人了!”

凌青云傲然一笑带着几分讥讽之色淡淡道:“李思思那黄毛丫头算得了什么?也配和寡人相提并论?在她刺杀李兆重之前那小子早已被寡人”天魔神音“震得魂飞魄散了。嘿嘿慈恩寺号称佛门第一重地也不过如此。”

双眼凝视着楚易寒光爆射冷冷道:“如果那夜你我照面之时早知是你寡人又岂会让你怀揣轩辕五宝轻易逃脱?所幸天网恢恢轮回不爽你这只毛驴忠心救主一路指引让你又落到了寡人手上!”

“啊吁!”毛驴似是听动了他的言语一溜烟挡在楚易身前引颈高鸣对他利用自己的行径极是愤愤不平。

楚易心中大凛此刻自己毫无反抗之力如果对手换作他人或许还能借其攻击自己之机以吸真**攫其真元化为己用;然而面对这凶狂无情的魔门青帝就真只有束手待毙的份儿了……

自己死了倒也罢了倘若因此连累了晏小仙、萧晚晴诸女做鬼也不得安心。此人自命不凡冷酷傲慢请将不如激将。

一念及此哈哈笑道:“妙极妙极!想不到自命世外神仙的青帝竟也会刺杀太子抢夺法宝甚至作出这乘人之危的宵小勾当倒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嘿嘿横竖我是无法抵挡了你只管杀了我便是!”

岂料凌青云竟不为所动冷冷地盯着他杀机凌厉一字字地道:“若换了别人寡人自然不屑如此。但对你这卑鄙淫贼又何需讲什么公平道义?”

“嗡”地一声长吟掌心赫然多了一柄六尺来长的碧绿弯刀翠光流舞吞吐不定遥遥指向楚易。

刀气如长虹相隔百丈森森杀气竟已迫得两人难以呼吸。赫然便是魔门第三神兵“东风破”!

唐梦杳大急忍不住叫道:“凌青帝你要的不过是轩辕六宝只管拿去便是何必伤楚公子性命?”

凌青云一愕长眉轻扬森然大笑道:“楚狂歌啊楚狂歌你究竟有何魔力竟能让天下女人为你如此痴迷?前有萧太真、拈花大师今有这上清掌门……若不杀了你不知还要贻害世间多少女子!”

唐梦杳羞得俏脸飞红咬牙道:“凌青帝你我虽然道魔不两立但好歹也算是梦杳前辈怎能如此为老不尊胡言乱语?楚公子不过是身不由己吞并了楚天帝的元神和他却是……却是大不相同。你是修真前辈又何苦为难一个后生?传将出去也不怕让天下人笑话么?再说楚天帝已经死了纵有什么冤仇也该烟消云散啦。”

情急之下胆子竟变得大了许多滔滔不绝地大声质询。双靥酡红娇艳瞧来分外楚楚动人。

楚易心中怦然大为感动嘴角忍不住漾起一丝微笑。

却听青帝厉声大笑道:“他既吞了楚狂歌的元神自然就是楚狂歌再世。当年寡人视他为知己真心以待他却乘隙勾引内人私奔而后又弃如蔽履早让寡人受尽了天下人耻笑!嘿嘿这等深仇大恨万世难消!”

说到最后一句突然冲天掠起弯刀碧光怒舞破风长吟奔腾如惊雷急电朝着楚易怒斩而下!

狂飙卷舞天地皆碧。

唐梦杳“啊”地失声惊呼叫道:“不要!楚公子小心……”剩下半句话被刀风一迫登时噎在咽喉。又惊又急泪水竟险些迷蒙了眼睛。

楚易呼吸窒堵肝胆尽寒心中却突然闪过一个大胆的念头避也不避将周身真气聚集在火属经脉喝道:“唐仙子快用唇舌封住我的嘴!”

唐梦杳脸颊腾地红了稍一犹豫心想:“罢啦横竖快要死了我还顾忌这些作什么?楚公子希望来生还能见着你……”

心中又是凄楚又是甜蜜转过头闭上眼轻轻吻落在他嘴上。

触处柔软滚烫犹如电击一股炙热气流汹汹涌入直贯全身。她浑身一颤刹那间心醉神迷万事皆忘泪水不自觉夺眶而出。

“轰!”

耳边雷鸣爆响体内炽热欲沸仿佛有万千火焰从她经脉炸射而出化作一股巨大的推力。

唐梦杳眼前一黑不由自主地冲天弹起朝外抛飞。半空中只觉得周身陡然一松那条龙筋竟象是突然消失了!

心下大奇睁眼望去只见气浪如狂那血龙筋在半空中悠扬卷舞楚易却连人带石被硬生生地劈入一道震裂的地缝中也不知是生是死。

毛驴昂踢蹄出连声怪吼被凛冽狂风掀得团团乱转却始终不肯离开地缝半步。

“楚公子!”她心中一震突然明白怎么回事了!

原来楚易为了救她竟冒死硬捱了青帝一刀借助其强沛无比的木属真气将体内的火属真气激化到最大而后送入她的经脉化作离火震散龙筋。

刹那间感激、爱怜、悲楚、伤心……一齐涌入心头唐梦杳再也忍捺不住哭道:“楚公子楚公子你何苦如此?”

不顾一切地飞身冲下落到那地缝边缘一边呼喊一边朝里焦急地探望。

楚易被压在石下震得气血翻涌几欲晕厥半晌才忍痛哈哈笑道:“堂堂青帝不过如此!放着让你白砍一刀也杀不死我你羞也不羞?”

“楚公子!”唐梦杳听见他的声音悲喜交集方甫展颜泪水却又忍不住滑落脸颊哽咽道:“你……你没事吧?”

楚易听见她的哭声心情激荡疼痛竟象是消失了大半笑道:“唐仙子放心我的命比这巨灵石还硬就凭他又怎能伤得了我?天寒地冻有他帮我舒经活血我正快活得很呢……”

强忍到最后一句喉中一甜禁不住“哇”地一声喷出一口鲜血。

凌青云的长生真气极为霸道强猛这些年潜心修炼修为已近“地仙”级普天之下能与他一较短长的至多只有寥寥几人而已。即便是楚狂歌亲临也未见得是他对手。

楚易此时虽然已有散仙之身又融合了道魔二仙的元神气丹但毕竟尚未完全领悟实力大有不如。

若不是有这巨灵石挡在胸前替他作了盾牌他硬生生捱这一刀是生是死实在难料。表面上虽打肿脸强充胖子心中却是惊骇莫名终于知道为什么青帝如此嚣狂敢自称“神门第一帝”了。

却不知此时此刻凌青云心中之震惊亦丝毫不下于他。

原以为楚易避无可避这一刀斩下隔山打牛必可将他震断心脉而死岂料这小子竟只断了几根勒骨、一条经脉实是大大出乎他意料之外。

凌青云当空凝立斜握弯刀又惊又恼心想:“是了!这小子必是算准了巨灵石是太古金族神石恰巧能克制”东风破“让我无法挥出十足威力所以才这般有恃无恐!”

怒火填膺森然冷笑道:“姓楚的休逞口舌之利!若不是有这块巨灵石挡着你现在早已经魂飞魄散了。嘿嘿寡人倒要看看你能当多久的缩头乌龟!”

说着真气毕集急念法诀喝道:“万木有灵青帝律令东风起时百花争春疾!”

话音未落狂风乍起飞沙走石山崖上青松摇曳衰草起伏。

但听“咻咻”之声大作无数道淡绿色的气芒从树木丛中袅袅逸出离心飞甩犹如江海汇海丝丝脉脉地朝“东风破”汇集而去。

刀芒“呼”地破空冲起深碧浅翠如青霞变幻飞舞照得两人眼都花了。

唐梦杳“啊”地一声俏脸瞬时变得雪白低声道:“他要使出”花信风“啦!”

楚易大凛青帝“花信风”由太古木族的“长生诀”演变而来汲取天地木灵将魔刀“东风破”的威力激化至最大。一经使出神鬼辟易山河变色几乎无人可挡。

只是此招太过霸道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少有不慎便有性命之虞;在“西唐九大两伤妖法”中位列第三比起李玄的“九天银河”更为凶险诡异。

百余年来凌青云只使过两次而已。一次是与当年的青城剑仙庄梦蝶决战峨眉一次是与楚狂歌激斗东海两次都大获全胜威震天下。这次使出自是下定了决心必欲置楚易于死地而后快。

面临绝境楚易心中恐惧之意一闪即逝反倒涌起汹汹豪情哈哈大笑道:“想不到杀我这毫无反手之力的人还要劳青帝使出这等手段!”

顿了顿大声道:“唐仙子这是楚某与凌青云的私人恩怨不干你事你快带着我的毛驴离开这里走得越远越好。凌老儿虽然气量狭小睚眦必报但与你没怨没仇自然不会为难于你。”

唐梦杳见他这等关头还记挂自己又是欢喜又是难过下定决心摇头道:“楚公子你几次三番冒死救我性命我又岂能离你而去?”

素手一张翠光吞吐掌中玉胜刹那间化为一柄五尺来长的碧气光剑移步挡在他身前。

楚易苦笑传音道:“唐仙子你不是这老妖对手留在这里只是枉送性命。快回长安找你师尊将所有来龙去脉一一禀明让她向道佛各派阐明大义或许还来得及平定这场浩劫……”

唐梦杳眼圈一红凄然道:“师尊受我连累也被软禁在慈恩寺塔面壁思过。纵然她肯相信我天下英雄又如何肯相信她?况且……况且……”

原想说:“况且即便我能劝得动众人也来不及回来救你啦。”但矜持羞涩终于不敢说出口楚易又苦劝片刻见她始终不听心下大急忍不住怒道:“不听话的傻丫头!你留在这里帮不了我反倒害我分心。若真想报我救命之恩便快带着毛驴回京城帮我救出义妹和萧姑娘她们若有什么三长两短瞧我不大耳刮子打你……”

唐梦杳见他疾言厉色但语气却反显亲昵显是不再将自己当作外人心中怦怦乱跳晕红满脸登时便想脱口答应。

但听到最后一句芳心一颤竟象是突然被尖针攒扎酸苦刺痛刹那间竟无法呼吸。摇了摇头想要说话泪水却已如断线珠子滚滚而落。

凌青云衣袂鼓舞长须飘飘厉声笑道:“唐掌门既然你对这无行浪子痴心不悔寡人便成全你让你们作一对黄泉鸳鸯吧。”

说话间指诀变换碧光闪耀刀芒越来越雄浑绚丽远远望去竟象是一根擎天盘龙柱。四周绿气飞旋滚滚如涡流极为壮观。

楚易大凛知道他已如箭在弦心中一动想起太古火族的两伤法术“玉石俱焚”咬牙心想:“罢了!常言道”置之死地而后生“无论如何眼下只有拼死一试了!”

当下哈哈大笑道:“唐仙子别担心他这把菜刀杀鸡宰牛倒还罢了要来砍我不崩上几个大口子才怪。嘿嘿当年东海一战若不是我勾引了他老婆心中有愧故意相让又怎会输给他半招?今日我手足不动放着让他砍上三刀他若能杀得死我我下辈子投胎作他孙子!”

凌青云怒极反笑道:“死到临头还敢大言不惭!你自以为躲在石下当作盾牌便能挡我三刀么?哼螳臂当车自取灭亡!”

楚易笑道:“也不知谁大言不惭?你若杀不死我呢?是不是也该投胎作我孙子?”

凌青云生性狂傲自负目空一切适才那一刀劈不死楚易已经暗感羞恼被他这般一激气血上冲脱口喝道:“姓楚的寡人已经砍了你一刀两刀之内若还杀不死你今生今世永不再踏入中土!”

楚易等得便是他这句话大声道:“妙极!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唐仙子便是你我证人。我躺在这里再捱你两刀绝不躲闪绝不反抗你若能杀得死我我身上的所有法宝尽皆归你所有。你若杀我不死趁早滚回东海作你的海王八去吧!”

唐梦杳花容变色失声道:“楚公子不要……”

凌青云长眉一扬脸上罩起一层惨碧青光厉喝道:“狂徒受死!”

周身光芒爆射连人带刀电冲而起霞光万丈突然鼓成一道翠绿刺目的巨大光弧彗星似的朝着楚易激撞而来!

狂风呼啸树木贴伏。

唐梦杳呼吸一窒只觉得一股难以想象的狂猛气浪如惊涛陡卷迎面拍来。身边毛驴顿时怪鸣一声凌空翻了几个筋斗重重摔入沉鱼渊中浪花高溅。

她心下大骇下意识地挥舞“春水流”格挡却听凌青云喝道:“小丫头乖乖儿地待在一边看吧!”

“嗡!”虎口酥麻气血翻涌身不由己地冲天翻飞跌出数十丈外。

眼角扫处碧光刺目还不等她回过神来那道滚滚刀芒已经狂飙似的劈在了巨灵石上!

“轰!”震耳欲聋气浪冲天整个落雁峰似乎都在剧烈晃动。

唐梦杳眼前昏黑心中一沉仿佛跌入了万丈深渊中张口想要呼喊“楚公子”却喷出了一口鲜血。

混乱中只听见轰鸣阵阵楚易哈哈大笑道:“好舒服!好舒服!果然是”老来有孙万事足“天干地燥爷爷身上正痒得很亏得有个乖孙子挠得爷爷我好舒服哪!”

唐梦杳心中大宽想要跃起却觉得周身酥痹动弹不得连话也说不出来。原来就在适才那电光石火之间她竟已被青帝的刀气封镇了奇经八脉。

她又惊又急定睛细看只见烟尘滚滚碧浪冲天巨灵石在半空中“呼呼”飞转半晌也落不下来。

敢情凌青云这一刀惊天动地竟将重逾万钧的巨灵石硬生生从地缝里反震而出!

楚易双手双脚依旧紧紧地黏附在石上若无其事哈哈长笑不断地奚落着青帝甚是逍遥。

唐梦杳惊愕忐忑之余忍不住又有些好笑心中涌起温柔之意忖道:“楚公子真是胆大包天这等紧要关头还嘻嘻哈哈胡言乱语浑不当回事儿。”

却不知楚易此刻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被青帝“花信风”这般迎面痛击足阳明胃经、足太阴脾经两大土属经脉早已被震断五脏六腑也受了重伤只是强颜欢笑而已。

凌青云冷笑不语心中惊怒更甚忖道:“想不到”花信风“也杀他不死!倘若这一刀再砍不死他岂不让天下人笑话么?难不成凌某一世英名竟要葬送在这小子之手?”

这些念头在脑中一闪而过冷汗涔涔突然有些后悔与他赌了三刀之约。

但旋即狂气上冲转念又想:“寡人纵横天下百余年三界辟易神鬼莫敌这小子又算得了什么?别说是他即便今日是女娲亲临我也要让她连人带石化作齑粉!”

“呼!”他全身碧光怒爆仿佛一团绿火熊熊燃烧。

“东风破”呜呜呼啸绕身飞旋无数绿色光漪急荡开刹那间如飓风怒舞滚滚飞旋四周草木随其节奏急剧摇曳起伏。

楚易心中狂跳知道他毕其功于一役即将使出“花信风”的最高重法术“惊蛰”。

当下默念“玉石俱焚诀”真气滔滔奔卷直冲掌心。周身红光大作透过巨灵石的万千洞孔散射摇曳如彩霞乱舞。

凌青云紧闭双眼巍然不动“东风破”越转越快出隆隆风雷之声四周碧风狂舞飞沙走石整个落雁峰突然变成绿蒙蒙一片。

“轰隆隆!”

夜空中亮起一道雪亮的闪电陡然劈在峰顶雷声滚滚天摇地动。

漫天彤云突然都变成了惨碧之色漩涡似的团团飞转一道碧光蓦地破云而出笔直地投射在凌青云的身上。

接着第二道、第三道……万千道绿光齐齐投射在他的身上人刀合一眩亮刺目凛凛如天神。

光波滚滚所照之处山顶崖壁的青松、劲草、野花……无不瞬间蔫黄凋枯。

楚易、唐梦杳齐齐倒吸了一口凉气想不到这魔门青帝的修为竟已突破了“地仙”之境居然可以通过天地风云汲取万物木灵!

“叮!”弯刀光芒爆吐凌青云蓦地睁开双眼瞳孔也成了妖异的碧绿色森然厉笑道:“百年恩仇一朝了断。楚狂歌纳命来!”

“轰!”

天地一亮漫天绿云仿佛突然塌落漩涡似的朝他卷溺吞噬。

楚易眼睛一酸什么也瞧不见了刹那间心中只闪过一个念头:“生死成败在此一举不是鱼死便是网破!”

下意识地大喝一声丹田仿佛霎时炸将开来所有真气如滚滚岩浆轰然涌入掌心、脚底朝着巨灵石怒爆喷薄。

只听耳边轰隆一声巨震脑中“嗡嗡”乱响仿佛被万千雷霆当头击中全身麻痹耳目失聪再无半点知觉。

万籁无声眼前黑暗。

象是只过了刹那又象是过了许久许久终于又听见狂风呼啸轰鸣阵阵眼前光影朦胧亦渐渐变得清晰起来。

只见落雁峰草木凋枯石崖断裂四下一片狼籍。

唐梦杳躺在百丈之外俏脸晕红妙目圆睁又惊又喜地凝视着自己眼角泪痕未干。

在她身边毛驴湿漉漉地站着瞪大双眼一动不动半晌才摇了摇尾巴似是被吓得傻了。

而他自己仍凝立空中双手双脚也依然附在那巨灵石上只是那巨石已变成了焦黑之色。

咫尺之距碧绿色的弯刀嵌在石头里刀尖森森杀气盈眉。

凌青云凝立在石头的另一端脸色铁青目中惊疑、愤怒、悲沮、仇恨、失落……交相更迭神情说不出的复杂古怪。

“嘭!”那巨大坚硬的巨灵石突然碎为齑粉黑蒙蒙地随风卷散楚易手足顿时一松。

“东风破”呜鸣一声擦着他的脸颊冲过回旋飞舞回到凌青云的手中。

“我成功了!我成功了!”楚易惊异狂喜忍不住纵声长笑道:“好孙子!多谢你帮爷爷打开枷锁!”

乐极生悲陡然一颤只觉得奇经八脉火烧火燎一阵尖锐刺骨的剧痛急蔓延全身冷汗如浆滚滚而出险些便从半空摔落。

原来楚易算定了五行木生火火克金因而孤注一掷以“玉石俱焚**”改变自身经脉乘着凌青云施展“惊蛰诀”全力猛攻之机将其强猛绝伦的木属真气导入自己体内使得自身火属真气在刹那间激增了三倍有余。

而后他又将两人真气牵引而出一齐作用在巨灵石上。木火相生瞬间爆其威力不啻于天雷地火。

两人一个臻于“地仙”之境另一个有散仙之身又都倾尽全力将自己潜能激化到了最大巨灵石虽是火性神石又怎经得住如此合击?

但这“玉石俱焚”**是太古旱魃所创虽然能在短时间内借助外力挥出不可思议的潜能自身奇经八脉却注定焚烧断毁两败俱伤。

凌青云狂妄自负极好面子这些年潜心修炼只道已可无敌天下不想今日倾尽全力非但没能杀死楚易反将他从巨灵石下救了出来心中之挫败沮丧无以复加。

眼见楚易得意欢呼心底怒火熊熊突然闪过恶毒之念暗想:“这小子吞并了楚狂人和牛鼻子的元神潜力深不可测又有轩辕五宝在手今日不除必成大患!我三刀杀不了他难道三百刀、三千刀……还杀不了他么?”

一念及此杀机大作“东风破”顿时铿然龙吟寒光闪耀。

楚易大凛暗呼糟糕:“他***这老妖要反悔!”

眼下他经脉俱断只凭一口真气强行硬撑别说是青帝随便来个山野村夫砍上几柴刀他也招架不住。

灵机一动心想:“罢了今天我便作一回诸葛孔明唱出”空城计“吓退你个东海司马懿!”

当下哈哈笑道:“凌青云长生诀讲究的”天人合一万物长生相促相益欣欣向荣“。你这”花信风“竭泽而渔伤人伤己不过是邪魔外道竟然也配自称青帝?嘿嘿这可真叫沐猴而冠贻笑大方!来来来爷爷让你瞧瞧什么才是真正的太古长生诀!”

凌青云修炼的乃是上古时期流落东海的《长生诀》残本听他说“天人合一万物长生相促相益欣欣向荣”十六字真言心中登时一凛:“是了!这厮在秦陵地宫偷窥了许多上古秘籍说不定当真看过《长生诀》也未可知!”

楚易伸手抽出天枢剑聚集念力清叱一声一缕碧光从天枢剑尖电射而出没入草丛。

那株原本枯萎的野草微微一颤竟渐渐恢复了葱绿随风摇曳鲜艳欲滴。

凌青云心中大震杀意顿消怔怔凝视了那株绿草半晌手掌一翻将“东风破”收入经脉沉声道:“受教了!”转过身头也不回地飘然远引。

直到人影如豆消失在朝阳峰后才远远地传来一句话语:“前尘往事一笔勾销。今生今世寡人绝不再踏入中原半步。”

楚易适才那一剑已经耗尽了残余真气听到这句话如释重负再也坚持不住“啊”地一声吐出一口长气登时从半空重重摔落在地眼冒金星骨骼百骸仿佛都寸寸碎裂开来。

毛驴“啊吁”一声撒开四蹄欢天喜地疾奔而至摇头甩尾湿漉漉的舌头在他脸上舔个不停。

楚易又麻又痒却连笑出来的力气也没有了转头望去月光如水雪亮地照在唐梦杳的脸上那双妙目泪水盈盈正痴痴地凝视着自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