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集 第一章 朱雀七宿

月光如水碧湖波荡。

夜风吹来梅花簌簌如雨缤纷地洒落在李思思的云髻上、笑靥上洒落在那鼓舞不息的罗裳裙袂上……美得就象一个凄幻绝丽的梦。

李思思衣带飘飞嫣然一笑柔声道:“七哥你没事我就放心啦。”

楚易心乱如麻又是惊愕又是震骇难道苏璎璎所说的“恩公”竟然就是她?

但是李思思为什么要救出张宿?太子是不是她刺杀的?那个与自己打了个照面的惊世奇人是她么?她为什么竟能认出自己便是“李玄”呢……

刹那间无数的疑问参杂着不祥预感狂潮怒浪似的涌过心头将他卷溺其间呼吸不得一时竟不知该说些什么。

“七哥?”苏璎璎突然醒过神来睁大妙目奇道“恩公你说他……他是你的哥哥?那……那我哥呢?”

心中大急说到最后一句时声音竟起颤来。

李思思微笑道:“苏姑娘放心你哥哥已经逃出慈恩寺了孤家和他约好了在仙宜观会合。你到了那里自然便能见到他了。”

苏璎璎失声道:“仙宜观?孤家?难道恩公你竟是仙宜公主?”

蓦地转身大眼滴溜溜直转惊愕地打量着楚易道“那么你……你岂不就是当今的皇帝么?”

“苏姑娘孤家又不止一个哥哥……”

李思思掩袖吃吃而笑柔声道:“他是孤家的七哥齐王你若要谢便谢谢他吧。就是他筹划着救出张真人呢。”

楚易心中陡震莫非这一切竟是李玄未死之前布置的诡计?

但是灵宝派已被魔门整得全军覆没张宿亦已奄奄一息李玄又为何冒险将这死敌从慈恩寺救出?

难道其中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隐秘么?

李思思与紫微门之间又有什么关系呢?

她与李玄之间究竟还有多少自己不知道的秘密?

楚易越想越乱疑窦丛生那凛然不安的感觉越浓重了心中蓦地涌起后悔之意:早知道这样就不该将李玄一剑杀了。

如果当时将李玄的神识吞融合并这些疑难问题便全迎刃而解了自己也不必担心被李思思瞧出破绽。

猛地把心一横暗想:“罢了事到如今也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先套套李思思的口风再说。她若真起了疑心大不了将她杀了让仙妹假冒她便是。”

当下哈哈一笑光芒闪耀索性变化为李玄模样笑道:“苏姑娘张真人清心寡欲德高望重岂会是奸佞叛党?必是受了妖人陷害才会如此。本王若不救他又怎对得起普天下的忠臣义士?”

苏璎璎“啊”地一声又惊又喜急忙行礼称谢。

她虽然还是个单纯天真、不谙世事的少女却也知道齐王权势熏天神通广大既然他肯插手相助一切便大有转机。

便在此时只听西北方向“轰”地一声炸响天地俱白。

三人心中俱是一凛循声望去只见火光冲天浓烟滚滚象是几条黑龙、赤蛇交相缠舞也不知究竟生了何事。

侧耳倾听呼吼呐喊声如炸开锅般此起彼伏。

楚易皱眉道:“是了多半是慈恩寺的囚犯逃出来啦。眼下那些和尚正在四处搜索张真人此地不宜久留咱们还是回到仙宜观与苏少侠会合吧。”

李思思嫣然一笑道:“苏姑娘还得委屈你和张真人在孤家的无花瓶里待上片刻了。”

当下从袖中取出一个碧绿光洁的玉瓶将张宿和苏璎璎一起当头兜入藏入怀中。

楚易与李思思一齐念诀隐身并肩御风飞掠越过曲江池朝北边亲仁坊方向飞去。

为了探测李思思的深浅楚易故意全飞行念力扫处觉她真气阴柔绵长细密;心跳呼吸暗合某种节奏时快时慢若有若无诡异已极。

楚易灵光一闪想起在秦陵墓室中看过的那卷太古水族的《幽天**》忖道:“是了从这妖女真气循环的状态判断‘断续有无变化无形’似乎修炼的便是这种奇功。我在慈恩寺遇见的那人真气威猛狂霸生生不息应当是木宗高手不会是她……难道刺杀太子的另有其人?”

思忖间两人去势如电风声呼呼屋瓦街巷从下方急倒掠而过。

放眼望去只见火光点点无数金吾卫叱呵着纵马狂奔从街头巷尾穿插奔过潮水似的朝着康王府汇集而去。

楚易心中一凛猜想必定是生了什么事所以他们才这般心急火燎地赶去救驾。

但此时康王府中聚集了众多道佛高手即便真有什么事情生皇帝和满朝文武也可安然无恙。

亲仁坊与安邑坊东西相隔两人不愿撞上道佛诸人于是绕道而行。斜里穿过永宁坊直冲仙宜女冠观。

“轰!”“轰!”

仙宜观的楼阁碧瓦历历在望两人正欲俯冲而下却听观内传来两声震耳欲聋的炸响整座三清殿冲天掀起碎瓦断粱四射横飞!

楚易、李思思大吃一惊凌空顿住身形还未来得及回过神来又听“呜——嗷!”一声嘶吼观内突然烈焰高窜火光熊熊将夜空烧得彤红一片。

轰鸣声中一道紫红的炽光冲天飞起当空炸爆蓦地变化为一条红鳞碧眼的巨翼蛇兽飞腾狂甩咆哮如雷。

“翼火蛇!”

楚易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眼睛这怪物赫然竟是当日在华山莲花峰内楚易亲眼所见的太古凶兽!

“四灵出八荒破二十八宿天下走……”

刹那间他的脑海中又回荡起这上古谶谣。

原以为这凶兽解印逃脱之后会回到南荒一带肆虐为乱想不到竟会出现在长安城中更料不到竟会在仙宜观与它邂逅!

就在这时翼火蛇似是听见了他的惊呼转过头三只碧眼狰狞地瞪视着楚易二人出一声凄烈的怒吼蓦地弓身弹尾狂飙似的疾冲而来。

“呼!”妖蛇三眼凶光爆射巨口张处一团紫红的火弹怒爆射至!

炎风扑面呼吸一窒楚易下意识地便想取出紫光神镜将这火球反射击回而后再以龙幡、虎符等法宝镇伏蛇妖……

但随即又想到李思思就在身侧自己如果使出这些法宝立刻露出马脚。

“七哥小心!”就他稍一迟疑的瞬间李思思娇叱飞舞倏地挡在他身前双袖呼呼鼓卷迎撞上那团火球。

“嘭!”火浪四炸红光耀眼。

李思思“哇”地喷出一口鲜血顿时翻身飞跌一头撞入楚易怀中脸白如纸双眼紧闭竟似晕了过去。

“妹子!”

楚易心中大震念力察探觉她经脉完好方甫松了一口气。不及多想抱着她陀螺似的旋身急转将她后冲带来的巨力瞬间卸去。

翼火蛇怒吼飞舞穷追不舍炎球接连不断地爆射而来。

仓促间楚易来不及取出紫微星盘只好怀抱佳人上掠下窜一味躲闪。

“咻咻”激响流火纵横擦着两人呼啸而过星矢似的冲入四周的街坊曲巷。

爆炸四起光焰冲天亲仁坊登时变成茫茫火海。

街坊百姓纷纷惊醒起初还只道是谁在里巷里燃放烟火但再一细瞧无不惊呼呐喊夺门仓皇逃出。

但如此时里坊大门早已紧紧锁闭一时不能冲出人群大乱犹如热锅上的蚂蚁团团奔转场面混乱已极。

火势蔓延极快转瞬间房屋、楼墙急坍塌已有十几人被断粱崩垣压在下面惨呼不已。

风声、烈火声、呼喊声、哭叫声、叱喝声……交织在一起犹如鼎沸。

楚易大凛心道:“再不将这妖兽杀死这些老百姓可真要遭殃了!”

翻出紫微星盘喝道:“妖孽受死!”脑中电光石火似的闪过李玄的诸多招式依样画葫芦源源不断地使了出来。

李玄修行的乃是水宗法术楚易遍阅上古秘籍之后对于水宗真气的运行、法术的诀窍……都已了然在胸此刻现学现卖倒也相差无几。

星盘飞转银光爆舞接连不断地撞上飞射而来的火球。

但听轰隆迭震火浪四炸迸飞姹紫嫣红晃得楚易眼都花了胸口一窒只觉气浪汹涌排山倒海地拍来难受之极。

当下大吼一声顺势借力翻身冲天飞起又朝着仙宜观那片熊熊火海冲落。

心中打定主意就在这废墟中击杀妖兽免得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连累更多的百姓。

蛇兽不依不饶咆哮尾追火球在夜空中划过道道艳紫的弧线与星盘次第激撞炸散如漫天烟火流丽万端。

这翼火蛇是太古南荒凶兽生性桀骜暴戾被封印了数千年一旦放出犹如决堤洪水更是凶暴如狂。

楚易接连震飞了十七个火球双臂酥麻气血翻涌心中大为骇异想不到它竟这般狂猛!

自己若想不借助各**宝又不暴露法身真貌仅凭着这些似是而非的招法将它击毙只怕难如登天。

心中一动蓦地想起那卷《灵犀御兽**之心心相印诀》。

这种灵犀法术由火族大神祝融独创讲究的是通过意念感应凶兽的元神心思以求灵智相通从而加以诱导随心驾御。

但初学者如果心志不坚、定力不强不但不能驾御凶兽反而可能被它控制反噬魂飞魄散。

楚易研习不过几日若换了平时绝对不敢冒此大险然而此刻千钧一也顾不得许多了。

反正他也无意收伏这凶兽只要控制其元神乘隙将它击杀就算大功告成。

于是再不迟疑一边绕着道观中的残垣断壁闪避飞逃;一边凝神聚意默念法诀感应妖兽元神。

楚易念力绵绵察探过了片刻只觉得耳中轰然一响一股莫名的愤怒、悲郁、嚣狂、怒恨……涌上心头没来由地直想纵声狂吼。

心中又惊又喜知道已和它神识渐相重合。当下屏除杂念全神贯注在蛇兽之上滔滔不绝地传达悲沮、颓唐、伤心……等诸多意念。

此法果然奏效。过不多时翼火蛇凶焰大敛度渐渐减慢喷出火球的力量与热度也大不如前。

又过片刻蛇兽突然哀鸣一声双翼平张长尾勾卷当空盘旋飞舞怔怔地瞪着楚易出一阵阵悲凉的嘶吼象是伤心彷徨心灰意懒。

楚易大喜正待毕集真气给它致命一击却听一声惊雷似的大吼:“妖孽吃贫道一剑!”

话音未落只见一道白光怒舞飞射如闪电横空倏地没入翼火蛇肚腹之中。

“吃!”

墨绿色的血汁冲天喷射蛇兽陡然一震全身收缩三眼凶光怒爆徐徐张开血盆巨口出低沉而凶暴的呜鸣适才的悲沮颓废顷刻荡然无存。

楚易暗呼糟糕心中大骂:“哪来的白痴牛鼻子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从适才这一剑“白虹贯日”来看来者应当是上清青城剑派的真仙级高手虽然真气雄浑势如雷电但要想了断蛇兽还差了不少火候。

结果适得其反反倒将这妖兽从恍惚悲沮的状态中惊醒凶性激爆。

眼下即便楚易故技重施警觉的蛇兽也必定不会再度中计了。

翼火蛇转过头三眼绿光闪耀狂怒地瞪视着东南方偷袭自己的道人长舌吞吐獠牙森森。

突然嘶声狂吼巨翼暴张周身膨胀数倍有余赤彤如血。红光一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屋顶的道人猛冲而去。

那青衣道人见它被自己倾力重击竟然还丝毫无恙早已目瞪口呆方寸大乱此刻见它雷霆似的猛扑而来怔怔站在檐角一时竟不知躲避。

“师叔小心!”

旁边的五个年青的青衣道士大惊失色纷纷抢身上前银光爆舞五柄长剑破空射出团团乱转当空组成梅花剑阵。

翼火蛇怒吼呼号巨翼猛然合击。

“轰!”

炎风扫处五柄长剑突然断碎炸散化为无数艳红灼热的铁块流星雨似的漫天倒射。

那五名青城道士避之不及顷刻间被万千断铁贯体穿过惨叫悲呼翻身摔跌落地。

尸身滚处鲜血激射青烟乱窜血肉焦臭的气味迅弥漫开来。

青衣道人如梦初醒仓促间大吼一声双掌碧光迸爆化为一道炽烈光刀但还不等成型已被一团紫红火球轰然炸散结结实实地打在胸口!

“嗤嗤嗤嗤!”

青衣道人嘶声惨呼全身烈焰高窜双手狂乱地撕扯挥舞瞬间便只剩下了一具漆黑焦骨跌跌撞撞地奔了几步颓然崩塌被狂风吹散如齑粉。

楚易倒抽一口凉气又惊又怒正待全力反击又听见远远地有人喝道:“皇上有旨杀了妖怪救出仙宜公主封千户侯!”

“咻咻”之声大作漫天乱箭飞舞夹杂着数不尽的神兵利器四面八方朝翼火蛇攒射而去。

蛇兽团团飞舞将箭矢缤纷打散却被几件神兵、法宝贯体穿过痛吼声中蓦地冲天飞起逃之夭夭。

“别让蛇怪跑了!”

“杀了这妖孽为白师叔报仇!”

道观外蹄声如潮呐喊如雷无数兵士、和尚、道士纷纷涌入又有十几道人影破空飞起追杀翼火蛇去了。

楚易松了口气抱着李思思坐倒在地四周火焰熊熊屋舍轰塌不断有断木横梁掉落在地富丽壮观的仙宜观转瞬间已变成残垣瓦砾。

数十名金吾卫围涌而来瞧见两人欢声长呼道:“赵将军找到啦!找到啦!公主在这里!”

那名姓赵的将官冲上前来“啊”地一声又惊又喜失声叫道:“齐王!您……您怎么也在这里?这可太好啦我们正满城找您呢!”

眼看着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无意间连立两大功那赵姓将官激动得声音都不自然起来目光四扫奇道:“伍妃娘娘呢?她不是和王爷一起被那妖人抓去的么?”

楚易正待说话却见怀中李思思微微一震睁开美目神情奇怪地凝视着自己心中一震沉声喝道:“哪来这么多废话!伍娘娘被那妖人丢在慈恩寺塔里了你们还不去救!”

赵姓将官邀功心切如获至宝急忙叫众士兵将楚易二人扶上马车送回齐王府;自己则急匆匆地带兵赶往慈恩寺去了。

亲仁坊火势冲天混乱一片。

楚易坐在马车内朝外望去只见救火队已然赶到无数水龙纵横喷舞象下着一场倾盆大雨。

老百姓们哭喊着想要冲进火海救出陷在其中的亲人却被士兵阻挡在外。号哭、悲啼、呐喊……交相并奏扣人心弦。

眼见除夕团圆之夜竟忽然变成了永诀楚易心情也变得黯然沉郁起来忖道:“二十八宿都已解印逃出单这一只已这么凶狂难当加在一起可想而知。若不尽早收齐六宝平定大劫天下的老百姓真不知要吃多少苦头……”

念头未已却听李思思叹了口气道:“七哥你今日好生古怪失魂落魄象是突然变了一个人似的……刚才你为何不用那招‘移星换斗’封印翼火蛇兽?”

楚易心头一凛正待解释却见她瞬也不瞬地凝视着自己叹道:“是不是因为萧太真那妖女?原来她的死竟能让你这般魂不守舍么?”

眼圈忽地一红嘴角勾起一丝凄凉的笑意柔声道:“七哥七哥……如果哪天我死了你也会如此难过么?”

月光斜照入窗雪白地镀在她的脸上眼波盈盈笑容又是凄婉又是妖媚也不知究竟是伤心、嫉妒还是欢喜。

想起她适才不顾一切地挡在自己身前楚易心头突突乱跳顿时涌起莫名的爱怜之意。

一时间竟忘了自己不过是她冒牌的哥哥忍不住握住她那柔若无骨的纤手微笑道:“傻妹子咱们修仙炼神为的不就是长生不死么?有朝一日你若是‘死’了那也是因为和我一道尸解成仙到天界逍遥快活去了。”

李思思嫣然一笑甚是欢喜泪水却突然流了下来俏脸晕红摇头太息道:“七哥我才不稀罕什么仙界。我们是仙侣也罢是冤孽也罢只要真能和你长相厮守就算是日日夜夜在地狱的刀山火海里煎熬万劫不复永无脱我也甘之若饴……”

话语淡然轻柔但听在楚易的耳朵里却宛如震了两声惊雷。心中百感翻陈忖道:“想不到她对自己兄长竟如此痴情!虽是逆伦冤孽却也可怜可叹。只可惜竟会喜欢李玄这等奸贼真可谓明珠暗投了。”

他原本就是善良多情之人与楚狂歌合体之后变得越风流放浪同时又桀骜不羁对世间礼法视如无物。

此刻听李思思这般表白又是同情又是惋叹对她的警惕排斥之意竟不由得消减了大半。

“呜——哦!”

就在这时远处忽然又传来一声尖锐破云的啸吼。既而四面八方又响起阵阵怪吼如崩雷海啸此起彼伏震得众人毛骨悚然肝胆尽寒。

楚易眯起火眼金睛循声远眺南边夜穹彩云密布妖气冲天隐隐可以瞧见一个幽蓝的怪物回旋翱翔。

楚易心中大凛失声道:“九角月鹿!”

那怪兽又象角鹿又象麒麟通体蓝鳞闪耀九角交错獠牙如刀说不出的狰狞凶恶正是二十八宿中的另一南荒凶兽。

“齐王好眼力!”

车外传来一声喝彩空中碧影一闪一个矮小精瘦的青袍道人晃晃悠悠地落在车尾翘着二郎腿一荡一荡。赫然正是当今道门十大散仙之一的杜采石。

众卫士见他赶来心中大宽纷纷行礼致意。

几个青城道士拜倒在地哭道:“师尊白师叔他……他老人家……被翼火蛇害死了!”

楚易眉头一皱心道:“原来是他。”

青城玄真道院有三个真仙级的高手号称“三玄真仙”其中叫白玄池是杜采石的师弟为人卤莽好勇斗狠。刚才稀里糊涂死在蛇兽火球下的想必就是此人了。

杜采石点了点头眼中闪过一丝黯然悲楚的神色但立即又恢复常态微笑道:“王爷、公主今晚群魔乱舞朱雀七宿此起彼伏可不太平。贫道奉陛下御旨特来保安护驾。”

“朱雀七宿?”李思思花容微变妙目中闪过骇异之色。

楚易心头亦是一阵剧震又惊又怒最不愿意生的事情终究还是生了!凶兽齐出天下大乱难道那谶语真要应验么?

杜采石山羊胡子随风摇摆摇头晃脑道:“不错。方才短短一刻钟之内京城内外已经出现了太古南荒七大凶兽搞得除夕之夜人心惶惶鸡犬不宁……”

眼珠滴溜溜一转笑嘻嘻地道:“不过王爷放心道佛各派奉旨齐心协力降妖除魔很快便能将这些妖兽逐出京城了。再过几日定可一一降伏作为仙佛大会的祭礼。”

“糟了!七哥……”

李思思秀眉紧蹙握紧楚易的手暗地传音道“我还以为那蛇兽出现在仙宜观是个意外但现在看来定是神门各派知道了你我的计划所以抢先一步调遣这些凶兽到这儿破坏来啦!”

楚易闻言大凛李玄与魔门各派关系微妙昨日那连串事件之后双方罅隙更深。

他正是生怕魔门各派过河拆桥对李玄痛下杀手坏了自己大事;所以才设计让魔门相信“秦皇转世”抢了轩辕五宝且还会在仙佛大会上露面使得魔门不敢打草惊蛇轻举妄动。

今夜他故意变回“秦皇转世”在道佛各派面前大闹康王府也是将计就计让这计划尾呼应天衣无缝。算定了魔门各派一旦得到这个消息即便还有些须疑虑也多半会荡然无存。

但是李玄与李思思的计划到底是什么?为什么要救出张宿?

仙宜观中究竟还藏着什么秘密……究竟是什么毒辣阴谋竟能将魔门激怒至此?

竟使得魔门不顾仙佛大会召开在即不顾会否惊动道佛诸门、“秦皇转世”甚至不惜调集南荒七大凶兽搅个昏天黑地也要将李玄二人置于死地?

楚易想得头大如斗心乱如麻恨不能直接逼问李思思却偏偏不能开口也不知该如何应答。

这大年三十之夜生了太多的事情彼此之间似乎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但又偏偏云遮雾绕看不分明。

萧晚晴与晏小仙冰雪聪明犹胜于己倘若她们现在就在身边或许便能瞧出些端倪了……

一念及此楚易突然想起二女仍然在康王府内心中顿时一沉冷汗直冒。是了!今夜妖魔横行京城大乱她们也不知怎样了?

一时满心牵挂再无暇多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儿握了握李思思的手传音道:“妹子你说的极是。你先回我府中等着七哥先去打探打探风声看看究竟是不是神门要对付我们。”

也不等她回话匆匆跃出马车叫道:“杜仙人请你将公主护送回本王府。本王给皇兄复命去去就来。”翻身骑上一匹骏马朝着康王府疾驰而去。

“王爷小心!”数十名金吾卫生怕有失惊呼声中急忙纵马追随。

火光冲天浓烟滚滚大街上挤满了逃出来的人群哭声、喊叫声处处可闻。

除了亲仁坊之外京城内许多街坊也惨遭涂炭就连那些巍峨壮丽的寺庙也变成了狼籍废墟触目惊心。

大队大队的金吾卫士呼啸驰骋将人群隔离开来向特定区域驱赶防止流氓无赖趁火打劫、行凶作乱。

楚易策马狂奔众金吾卫瞧见他无不纷纷行礼让道。

到了康王府门前还不等他翻身下马便听见一个清甜柔媚的声音在耳畔叫道:“楚郎你可算来啦!”

一个俏丫鬟拨开人群冲上前来眼波盈盈含笑带泪又是欢喜又是焦急正是萧晚晴。

楚易大喜也不顾身份有别跳下马一把将紧紧她抱住笑道:“亏得你们没事!”心中登时松了口长气。

门前众人瞧见无不哄然。虽然早知道齐王风流好色但想不到他竟对这小丫鬟如此宠爱一时间无不对她刮目相看。

先前与萧晚晴待在一起的齐王府仆役更是后悔不迭早知如此就该对她再多献些殷勤多拍些马屁说不定从此青云直上也未可知。

萧晚晴脸上烧烫甜蜜无已。脸色忽然又是一变传音道:“是了楚郎刚才晏妹妹追着李木甫的侄子去啦我劝她不住……”

“什么?李东侯?”

楚易吃了一惊险些叫出声来想起那小子对晏小仙的垂涎之状更是不安传音道:“到底怎么回事?仙妹被他认出来了么?”

萧晚晴摇头道:“那倒不是。只是她瞧见李东侯耍虐你的那匹‘黑麒麟’气恼不过定要将它救回……”

楚易愕然道:“黑麒麟?”蓦地想起那是晏小仙给自己毛驴起的诨名不由莞尔失笑随即又皱眉奇道:“黑麒麟怎会到了李东侯那小贼手中?”

他与那匹毛驴分别虽不过数日却已恍如隔世。此刻听萧晚晴提起就象是听见失散多年的亲人故友的消息心中顿时涌起一阵暖意大为关切。

萧晚晴道:“我听晏妹妹说啦这小贼对楚郎恨之入骨。想必他抓不到你所以便拿了黑麒麟撒气。”当下将来龙去脉简扼地说了一遍。

原来先前萧、晏二女听说齐王李玄被“秦皇转世”擒走立即猜出多半是楚易耍的金蝉脱壳之计因此虽然忐忑倒也并不十分焦急依旧留在康王府中等候消息。

但到了半个时辰前星日神马、鬼眼金羊、翼火蛇妖……等凶兽突然一齐现身长安肆虐作乱。片刻之间四处起火伤亡不计其数。

消息传到康王府百官惊慌失措宴会顿即取消。唐元宗命道佛各派倾力剿灭妖魔并护卫众人安全。

混乱中晏小仙瞧见龙虎道士簇拥着李东侯上了一辆四驾马车而那马车背后赫然拖了楚易的黑毛驴。

毛驴浑身伤痕一瘸一拐也不知受了多少虐待。被风驰电掣的马车拖着跄踉奔跑终于支持不住摔倒在地一路横拖而去。

楚易听得大怒脱口喝道:“小贼竟敢如此嚣狂……”

见四周众人惊骇地盯着自己霍然醒悟忍住怒气咬牙传音道:“他***这小贼落到我手中瞧我不把他变作毛驴成天到晚地拉磨。”

萧晚晴抿嘴一笑道:“晏妹妹气愤不过说什么也要救出毛驴惩戒那小贼。所以便尾随着他们去了。让我们会合之后先回王府她自会带着黑麒麟回去……”

楚易摇头沉吟道:“不成。李木甫那老贼与龙虎山的牛鼻子狼狈为奸今晚又有这么多妖魔出没他府里必定有许多天师贼道镇守。仙妹虽然机灵百变但这般单身前去未免太过危险咱们立即赶去接应。”

萧晚晴嫣然一笑:“早知道你会这么说啦。我已经在晏妹妹身上洒了‘青蚨子母香’。”顿了顿道:“是了楚郎先前到底生了什么事?你遇上了什么人么?”

楚易眼前倏地闪过白衣女子那清丽绝俗的身影心中嘭嘭狂跳蓦一敛神微笑道:“说来话长路上再慢慢告诉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