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二十六章 雪莲花开

湛蓝色的夜空中高悬着一弯明月散着昏黄的光晕。四周星辰寥落寂寞地闪烁着。

骊山绵延松柏林海郁郁葱葱在寒风中呼啸如浪。山沟里未融的积雪闪耀着泠泠银光。

西边山壑环合雄岭围矗一湾冰湖在月光里雪亮如镜。

几只梅花鹿从湖面上轻灵地飞奔而过突然惊嘶一声齐齐顿住耳廓转动朝右前方望去。

“噶啦啦”一阵轻响冰面突然龟裂开无数缝隙整个湖面陡然向下一沉急坍塌!

“轰!”冰层飞炸碧浪喷涌几道人影冲天飞起。

湖面不断开裂以惊人的度坍塌陷落刹那间便形成了几十个巨大的旋涡遄流澎湃浮冰跌宕。

众梅花鹿昂惊啼四散飞奔但冲不几步立即纷纷跌入浮冰缝隙被漩涡瞬间卷没。

一只雌鹿后蹄陷落被冰层夹住前蹄奋力地踢打着长声悲鸣眼看便要掉落水中。

忽然一道人影飞闪而过将它陡然拔起冲天飞去。

雌鹿惊鸣声中还不待有所反应又被那人蓦地一口咬住脖子悲嘶痛鸣着胡乱挣扎鲜血激射。

月光照在那人的脸上眼如秋波眉似横黛花钿灿灿生辉赫然竟是个风华绝代的妖娆美人绿裳猎猎鼓舞怀中掖了一只雪白的狐狸右手提了一柄弯曲如波浪的青铜长剑翠光流离闪耀。

她一边急飞掠一边大口大口地吸鹿血过了片刻苍白的脸靥迅恢复了娇艳鹿血顺着她笑吟吟的嘴角流下更添了几分诡异而野性的妖媚。

“妖女快快将她放下!”

远处一声叱呵如春雷绽破一个俊美绝伦的少年踏风追来**的身躯雄健挺拔散着狂傲不羁的气息。

少年臂下夹了一个童姿花貌的绿衣女郎秋波流转楚楚动人。

那妖娆美人回眸嫣然一笑柔声道:“楚郎想要救你的心上人就快快追上来吧。否则过上片刻妾身若觉得口渴了说不定就将她的血拿来喝啦。”

将那兀自抽搐不已的雌鹿随手一抛翩翩御风朝西飞掠。

少年清叱声中贴着湖面向上冲起直破星穹。与她一前一后一高一低朝西岭群峰飞去。

这三人自然就是萧太真、楚易和萧晚晴。

原来秦陵地宫一直绵延到骊山地底另有一条绝密通道直达这西山冰湖。

萧太真绝望急怒之下以天枢神剑洞穿机关打开闸门将冰湖地水倒灌入密室然后乘乱挟持晏小仙逆流溯游而上逃之夭夭。

地宫离地面少说也有百来丈深地水陡然倒灌不啻于天河奔泻来势汹汹加之水温冰寒入骨魔门群妖中修为较弱的顿时有不少溺毙其中。

即便是李玄、方太臻等魔门妖帝猝不及防之下也被灌了个七荤八素追之不及。

好在楚易这几日恰好学了“龙鳞避水诀”立时屏息顿气用周身毛孔吸纳水中的空气然后与萧晚晴四唇相贴源源不断地将新鲜空气送入她的心肺紧紧尾随着萧太真第二个冲出湖面。

天仙门的御风术独步天下罕有匹敌。楚易虽然真气强沛又学了众多上古奇术一时之间却也无法越只有全追随。

山壑中隆隆震耳水汽烟蒙整个冰湖轰然坍塌急干涸刹那间便只剩下了一个方圆数里的大坑。

坑底水草纠缠露出几十个大洞涡流滚滚将残余的冰水急旋吸而入汩汩冒泡。

“呼啦啦!”地洞里突然水柱倒喷如数十道银龙滚滚冲天无数人影破浪飞舞怒吼声此起彼伏。

“操他***别让他们跑了!”

“杀了他们抢回轩辕五宝!”

神兵交错气浪迸爆魔门妖人四面八方围追而来呼喝声震耳欲聋。

楚易眼前一花已有四条人影迎面扑至萧晚晴嘤咛一声低声叫道:“小心!”

他金睛绽光念力飞扫眨眼间已将来者的真气强弱、神兵法宝乃至周身的每个毛孔……一一辨清。

思绪飞闪心想:“当先那两人修的是木宗真气其兵器春雷钹和铁藤鞭都是木属神兵需得用金宗法术、神器破之。后面左那人修的是火宗真气法宝也是火属器物用水宗法术、神兵便可以克制。至于后面右那人倒有些奇怪修的分明是金宗真气使的偏偏却是水属神兵必定为了以‘金生水’最大地激化水属神兵的威力……哼我就来个借花献佛四两拨千斤!”

霎时间计较已定楚易扬眉大笑道:“哪儿来的都给我滚回哪儿去吧!”

疾念法诀右手飞舞从乾坤袋中取出一面六角紫铜镜闪电似的朝当先两人打去。

楚易疾念法诀右手飞舞从乾坤袋中取出一面六角紫铜镜闪电似的朝当先两人打去。

“紫光神镜!”群妖大骇惊呼迭起。

这紫光神镜是太古金族宝物与春秋镜、流霞镜等并称为“大荒五大名镜”坚不可摧可以将任何攻击物反震回射辅助以“回风返火**”尤有奇效。

神镜飞旋紫光四射怒舞“轰”地一声当先两人鲜血长喷翻身跌飞。

春雷钹铿然长鸣和铁藤鞭一起逆向抛飞带着两道炽烈碧光不偏不倚地激撞在左后那人的离火神枪上。

“嘭!”

那人不堪重击惨呼声中凌空翻摔七窍流血当场一命呜呼。

离火神枪登时脱手飞出赤光爆涨怒射飞冲横扫在第四人的玄水龙角刀上。

离火神枪受两道强猛木宗真气所激威力已臻最大。水火相交只听得轰隆巨震气浪狂迸玄水龙角刀顿时断裂炸散。

神枪余势未衰势若长虹直破入第四人的护体真气。

那人“啊”地凄厉惨呼被生生搠穿紫火吞吐须臾间便烧为一具焦骨。

萧晚晴“咦”了一声睁大了纯真无邪的美眸怔怔地凝视着楚易也不知是惊是喜是骇是惧。

这四人中两个是东海青帝门中的“百花使”翘楚一个是南疆离火真君还有一个是西域雷霆门的龙角真人无一不是魔门真仙实力未必在她之下……想不到仅只一合就被楚易借力打力杀得两死两伤!

楚易先以金属法宝击溃隶属木宗的百花使然后将其木宗真气借势反弹击毙了火宗的离火真君同时又将其火宗神器激化为至猛至烈一举击杀金宗的龙角真人。

这几下电光石火一气呵成将五行相生、相克的法则应用得妙到毫颠实是让萧晚晴大开眼界。

楚易心中大快哈哈笑道:“还有谁想送死的只管上来!”

右手探扫毫不客气地将离火神枪等几大神兵抓入手心变小后纳入乾坤袋里。双足丝毫不停闪电似的穿空飞掠朝萧太真追去。

魔门群妖惊怒交集虽惮其神威但毕竟轩辕六宝太过诱人值得拼死相夺。当下纷纷施展浑身解术前赴后继地围追堵截。

楚易则依样画葫芦针对敌手的修行真气与法宝属性源源不断地施展出相克的法术、神兵杀得群妖应接不暇纷纷披靡溃退。

眼见他奇招妙术异彩纷呈法宝神兵层出不穷无一不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魔门群妖又是惊妒又是骇惧越相信这少年就是秦始皇转世。

李玄、逍遥大帝、火曜天尊等魔门巨凶则纷纷游弋在外虎视眈眈地静候良机都想彻底摸清楚易的路数后寻其破绽突起猛攻务求一举将他击杀。

夜空澄碧月华如水人影交错绚光闪耀叱喝惨呼之声在群山间回荡。

楚易大开大合随心所欲几日来所修炼的魔门五宗绝学都在这时刻融会贯通淋漓尽致地挥出来。此中之酣畅痛快就象是喝了百坛好酒乘醉狂歌挥墨一般。

杀到酣处意气风忍不住纵声啸歌。

萧晚晴在他怀内看得目眩神迷芳心突突乱撞始知那太古各宗古卷竟有如此威力。

咫尺之距月光照在他那如玉石雕琢的脸上焕出夺目神采竟是如此的俊秀绝伦狂傲不羁……

她的喉中仿佛被什么堵住了呼吸不得心底一阵阵地酸苦痛楚剧烈而尖锐。

不远处萧太真御风高飞长袖曼舞飘飘若仙。天枢剑纵横飞舞碧光闪处血光横飞惨呼不绝众人亦丝毫无法近身。

听见楚易长啸萧太真眼波流转远远地朝他瞥来格格脆笑道:“红豆埋骨雪莲花开何日君再来?楚郎这里闲人太多想要救你的小相好就带上轩辕五宝到老地方来找妾身叙叙旧吧!”

话音未落忽然身姿曼妙地凌空翻转翩然踏上剑身朝着西边天际疾如流星地冲去。

几在同时她樱唇绽破十指跳动如飞幽幽地吹奏起“心魔笙”来。

魔音靡靡悦耳犹如一夜东风忽来百花盛开妖冶诡秘动人心魄。

众人心弛神荡潜埋于内心最深处的种种不可告人的龌鹾念头纷纷破土而出瞬间蔓延生长摩云参天交织成万千淫秽不堪的春景幻境。

就连楚易也是一阵意动神摇眼前一亮仿佛重回童年隔着窗子瞧见邻居张寡妇赤条条地坐在木桶里一边泼洗着那雪白丰腴的身子一边媚笑着朝他招手分开**露出那无边春色……

一团炽烈欲火轰然灌顶刹那间烧得他血脉贲张真气岔乱。心随着那笙音魔律剧烈地跳动着几乎便要蹦出嗓子眼来。

他口干舌燥欲念如焚忍不住一步步地朝张寡妇走去恨不能立即将那妖冶妇人扑倒在地大加挞伐。

迷迷糊糊中似乎听到有人尖声惨叫楚易蓦地大凛急忙意守丹田将那汹汹邪念从心底驱除出去。

耳目顿时清明凝神扫望只见空中人影纷乱惨呼迭起不断有人或被魔音诱得狂或被那乐声节奏激得心力衰竭从半空坠落横死。

余下众人大骇纷纷堵住耳朵鼓起护体真气对抗魔音。

远远望去成百上千的彩色光罩在星穹下缤纷闪耀光怪6离蔚为壮观。

就在这片刻之间萧太真早已驭剑飞行穿掠秦岭群峰杳渺不可察辨。

楚易极目远眺再难瞧见她的身影又惊又急:“这妖女被我整得众叛亲离功亏一篑早已对我恨之入骨。倘若再不赶紧追上她将怨恨泄于仙妹之身岂不……岂不……”

念头未已后方一道杀气凌厉彻骨激得他寒毛直乍逍遥大帝的笑声森然炸响:“小子受死吧!”

“叮!”天地一亮群山皆白。

眼角扫处银芒滚滚龙吟不绝六道剑光如南斗横空呼啸电射而来。

“南斗神兵!”

楚易心下大凛逍遥大帝的“南斗”在“魔门十大神兵”中位列第五。由六柄上古金族、水族的神剑组成藏在逍遥扇骨内离合变化无坚不摧与传说中的“北斗神兵”并称“十三天兵”威名极着。

一旦被“南斗”刺中则周身血液顷刻冻结僵寒而死。因此素有“南斗横斜天下寒”之谚。

适才逍遥大帝在一旁觊觎了许久此时眼见楚易怔怔愣立刻乘隙偷袭毕全力于一击。

楚易灵光飞闪蓦地从乾坤袋中掏出一柄青铜骨伞凝神聚气喝道:“移星换斗颠倒阴阳疾!”

“仆!”

青铜伞陡然张开银光飞旋怒爆将楚易二人包拢其中。

魔门群妖中有人眼尖失声叫道:“阴阳九合伞!”

此伞是太古大荒时代金族第六高手“天犬黄姖”的神器收合时锐不可当张开时坚不可摧。一旦被收入伞中不仅元神封印肢体也会立时被伞内的阴阳二气绞碎化为骨浆血水。

说时迟那时快剑光如星河飞泻接二连三地激撞在铜伞银光上如密雨骤响。

只听“轰”地一声光芒刺目气浪鼓舞青铜伞陡地一收六道剑光冲天反射。

楚易虎口酥痹背心如被重锤所击“哇”地喷出一口淤血气息翻涌蜷身抱伞如离弦怒箭朝前方推送急冲。

却听怀中萧晚晴“啊”地低吟一声那温暖绵软的身子突然变得冰冷僵硬起来簌簌颤抖。

楚易一凛低头望去只见她花容惨白樱唇青紫左边肩窝赫然多了一个暗紫色的伤口急剧地扩张、收缩冰雪般肌肤上凝结了一层薄薄的白霜显得越晶莹剔透……

原来适才这六剑重击仍有一剑洞穿了铜伞将她击伤。

萧晚晴眼圈微红痴痴地凝视着楚易嘴角勾起一丝凄楚而又温柔的微笑蚊吟似的颤声道:“楚……楚公子我快要死啦……我不是成心骗……骗你的你……你别记恨我……好不好?”

楚易又惊又怒心中竟莫名地一阵刀剜似的剧痛喝道:“龟息闭气别再说话!”

左手一翻扣住她的肩膀将真气绵绵输入。触手冰寒刺骨蓦地打了个寒噤不由自主地微微起抖来。

“妙极妙极这小子已经被逍遥帝尊打伤啦!”

“他***大家伙儿全力杀了这小子夺回轩辕五宝!”

群魔爆出如雷的欢呼、呐喊人影憧憧汹汹围攻而来。

火曜天尊、李玄、司马鲸波等巨凶也纷纷纵声怪啸全力以赴。

紫微星盘、南斗、幻魔珠……各种神兵破空呼啸交错纵横。一时间漫天绚光乱舞晃得楚易眼都花了。

火曜天尊紫衣鼓舞率先冲到双手紧握一个七尺来长的巨角呜呜吹奏。

“呼!”

一团炎风螺旋飞转青碧、紫红、炽白……各种颜色的火焰从那巨角里怒爆飞舞化作万千凶兽妖禽形状四面八方咆哮扑来。

楚易鼻息一窒被那热浪拍得呼吸不得心中大凛知道此时不走只怕再难脱身了。但眼下群魔乱舞寡众悬殊怎么才能全身而退呢?

楚易灵机一动蓦地想起乾坤袋中的“巽风雷火轮”探手抓出两只赤金环轮哈哈大笑道:“来得正好!天寒地冻正愁没人给朕煽风点火呢!”

默念法诀丹田内太乙元真鼎、乾坤元炁壶彼此逆向飞转体内真气顿时滚滚涡旋直冲掌心双轮。

“轰”地一声四周那五彩缤纷的火海炎浪突然一下冲入他掌心的双轮被吸了个一干二净。

众人惊呼声中楚易纵声长笑右手挥舞那两只赤金环轮蓦地破空飞转赤光怒爆吞吐掀起两道紫红色的炎风火浪顿时将四面围涌而上的妖人打得狼狈溃退。

“风生雷火驾雾腾云疾!”楚易大喝声中抄身踩踏其上周身真气滔滔冲向脚底“涌泉穴”。

“呼!”

双轮紫火熊熊风雷激吼载着他破空飞起瞬间直冲出千丈之外风驰电掣地朝着萧太真消逝的方向急追而去。

“巽风雷火轮”乃是太古金族神器是大荒第一名匠巧倕用三十六种神铁铸造而成一旦受强猛真气、或烈火激化立即产生无与伦比的强动力。踩着它可以御风飞行瞬息千里即便是苍龙凤鸟也难追及。

群妖眼睁睁地看着他就这么直破云霄消失在天地之间一时目瞪口呆惊骇狂怒连话也说不出来。

火曜天尊想到自己全力猛击的火浪竟反成了帮助他逃之夭夭的动力更是气得黑脸涨紫双目凸出几欲爆炸开来。

惟有李玄凝空而立衣袂鼓舞星盘飞转眼中光芒闪烁嘴角露出一丝淡不可察的森冷微笑。

狂风扑面天旋地转星辰迷乱地闪烁仿佛一伸手就可以摘到。

楚易回头望去大地苍茫群山杳杳哪里还看得见半个人影?心中方自长舒了口气突然感到怀中佳人的身体越来越冰冷顿时一凛低头望去。

只见萧晚晴容颜苍白如雪肌肤上的冰霜越结越厚就连丝、眉梢、睫毛上也都沾着晶莹的冰屑不住地簌簌抖。

那双妖媚的秋波迷离涣散仿佛在凝视着他又仿佛在看着上方的星穹嘴角还凝固着那丝凄凉温柔的笑意春葱似的玉手紧紧地抓握着他手臂似乎一刻也不愿分离。

霎时间楚易的心仿佛也被她那只素手紧紧揪住痛得无法呼吸。炽烈的爱和恨交织在一起烈火似的在他心里熊熊燃烧着这一刻他突然明白原来自己竟是这么地在乎这三番五次欺骗过自己的妖女……

他咬牙切齿地瞪视着那张纯真而又妖娆的脸颜突然低下头大口大口地吮吸着那雪肩上的伤口。

寒气凌厉如刀轰然贯入咽喉在他肚内翻江倒海地乱窜所到之处冰寒彻骨割痛难当。饶是他真气如此强沛也冻得四肢麻木牙关格格乱撞。

不知过了多久萧晚晴的身子渐渐变得温热起来冰水消融顺着她脖颈丝丝缕缕地滑下流入乳沟。

那苍白的胸脯也变得莹润起来急促地起伏着。睫毛轻轻一颤秋水明眸逐渐恢复了澄澈。

“楚公子……”

她惊呼一声奋力将他奋力推开摇头颤声道:“不可如此!南斗剑气天下至寒就算……就算你能全部吸出你……你自己的五脏六腑也会深受重创……”

“住口!你……”楚易怒喝一声冷冷地瞪着她蓦地低头继续吸吮寒气。

这道理他何尝不知?只是眼下又有什么法子?难道眼睁睁地看着她冻为冰人香消玉殒么?

当下一边默念前两日研习的火宗“炎风流火诀”护住自己经脉肺腑一边运转太乙元真鼎将她体内的冰寒剑气尽量吸入鼎中消融化解。

萧晚晴咬着唇怔怔地凝视着他想说什么却说不出来。

秋波忽然迷蒙了一颗晶莹的泪珠涌了出来顺着那红晕浅泛的脸颊倏然滑落。接着嘴角一颤漾起了一丝似有若无的微笑甜蜜、温柔而凄凉。

“你笑什么?”楚易恨恨道双手忍不住在她肩头用力一箍。

她“啊”地一声疼得柳眉轻蹙但嘴角的笑意却更深了。叹了口气温柔地凝视着他低声道:“楚郎你放心从今往后晴儿绝不再骗你半句。若违此誓天打雷劈万劫不复。”

语音虽然轻柔却是斩钉截铁不容一丝转圜。说到最后一字时眼圈又是一红泪水盈盈欲滴。

楚易心中剧震五味翻陈蓦地一捏她的脸颊狠狠地封住她的口唇。

萧晚晴嘤咛一声周身瞬时瘫软那冰冷的身体也仿佛突然变得火热起来泪水忍不住扑簌簌地掉落紧紧地抱住他含含糊糊地哽咽叫道:“楚郎!楚郎!”

那一声声叫得如此温柔而痛切在楚易的心底激起熊熊烈火烧灼而疼痛。他辗转反复暴虐地吸吮着那柔嫩甘香的唇瓣恨不能要将她勒入体内吸入腹中……

狂风呼啸星汉无声。

轻烟流水般的月华里两人紧紧相抱着踏着紫光闪耀的风火轮朝西边天际急飞去。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稍稍分开相视一笑突然都有些尴尬忸怩但更多的却是酸涩的温柔与甜蜜。

在这浩渺无边的月色里一切变得如此虚幻而不真实。这几天生的事情莫名其妙的分分合合……此刻想来也都如月光般飘忽不定恍如隔世。

“糟了!仙妹!”

楚易忽然回过神来失声大叫。想到自己适才与萧晚晴重归于好后爱恨交迸忘我缠绵竟将义妹生死安危一时抛到了脑后不由耳根烧烫大感惭愧歉疚。

“楚郎放心……”

萧晚晴双靥酡红如醉抿嘴微微一笑柔声道:“萧老妖婆还指望着拿晏妹妹换取轩辕五宝呢怎敢伤她分毫?”

楚易心中一宽忽然想起萧太真逃逸时说的那句话来。暗自默读了几遍皱眉喃喃道:“红豆埋骨雪莲花开何日君再来?她说的‘老地方’究竟是哪里?”

萧晚晴沉吟道:“雪莲是天山独有的奇花萧老妖婆又是以天山为巢穴想必她是将晏妹妹掳回天山天仙宫去啦。”

楚易摇头道:“不对。魔门中人大都知道天仙宫的所在倘若她真将仙妹掳回天山又何必当着众人的面将意思挑得这般明白?那不是自找麻烦么?我看她多半是声东击西故意将魔门妖人引往天山。”

萧晚晴嫣然一笑柔声道:“楚郎说得有道理。但若不在天山又有什么地方产有雪莲呢?”

楚易心念一动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熟悉而美丽的画面:万里碧天之下雪峰皑皑红岩嶙峋一个翠衫女子回眸一笑纤手握着一朵嫣红的雪莲。远处山脚草甸连绵花团锦簇牛羊在溪流之间悠远地鸣叫……

“阿尼玛卿!”楚易心中大震忽然脱口而出。

萧晚晴睁大妙目奇道:“什么?”

楚易脑中电光石火蓦地一一想起叫道:“是了!是阿尼玛卿!也就是青海积石山!‘阿尼玛卿’是安多藏语意思就是‘伟大的先祖’是藏族的神山。那里是楚狂歌、萧太真从前初识的地方……”

萧晚晴又惊又奇她与萧太真相处十八年竟从未听说过此事。正待细问楚易却已迫不及待地抱着她折转西南驾着风火轮急飞去。

月光朗朗万里河山历历分明两人急飞行很快便进入了青海境内。

掠过青海湖极目远眺西南群山间草甸起伏大河奔腾暗红色的崇山峻岭顶着皑皑积雪自西向东迤俪绵延。

雪峰巍巍雄奇兀立在月光下望去犹如玉柱琼晶纯净剔透极为圣洁壮丽。

寒风凛冽远远地传来雪鹫苍凉的叫声伴着远处东南山脉下、那滔滔黄河的轰隆水声更觉悲壮苍郁。

狂风扑面阿尼玛卿山越来越近了。

雪峰崔巍连绵突兀四周都是险崖峭壁乱石嶙峋仿佛万千怪兽居高临下虎视眈眈带给两人一种无形的巨大压力。

楚易御风急行触目所及只觉得每一处景物都是如此熟悉心潮澎湃许多“往事”纷乱地涌入心头待要细想却又飘渺不可追循。

他的心底忽然一阵莫名的好奇与悸动:在这片壮丽苍凉的雪山里究竟生过什么样的故事呢?

突然西南方那片雪岭冰川之后传来一声若有若无的笙音清幽甜美又带着淡淡的凄楚哀愁就象一个闺怨女子的叹息。

萧太真!她果然等候在这里!

楚易二人对望一眼又是惊喜又是凛惧再不迟疑朝着笙音起落处全飞去。

越过那龙脊似的高巍雪岭狂风吹来异香扑鼻熏人欲醉。两人眼前一亮齐齐低呼出声。

万仞冰崖绝壁长满了雪莲花。黑茎绿叶白苞红花正自凌寒怒放迎风摇曳。放眼望去就象是无数绿衣美人在翘盼归……

绝壁下方半山冰牙交错雪洞幽深一个翠裳美人席地而坐低垂眉衣带翻飞正自专心致志地吹奏着碧玉笙。

旁边焚香袅袅玉灯摇曳雪地上插了那柄弯弯曲曲的天枢剑剑旁躺了一个白衣少女眼如春波清丽如画诧异而警惕地凝视着他们。

正是晏小仙。

楚易长舒了一口气心中突突乱跳激动无已叫道:“仙妹你没事吧?这妖女有没有伤了你?”

晏小仙花容微变闪过惊喜而不可置信的神色失声道:“你……你是大哥?”

但妙目滴溜溜一转瞥了一眼他那**健美的身躯以及身边那微笑不语的萧晚晴疑云大起笑靥登时凝固。

毕竟眼下这个俊美不羁的少年比起从前那个正直善良的书生无论是外貌、声音还是气质脾性都相差太远了。

最重要的是胎化易形之后楚易体内的半枚红豆也已随之消融。

晏小仙念力探察了片刻感应不到丝毫的红豆灵念方甫涌起的狂喜欢悦登时消失得干干净净惊疑不定。

这时笙音突然顿止余音袅袅不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