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十九章 胎化易形

夜色昏黑朔风怒吼鹅毛大雪狂乱飞舞。

暗紫色的彤云滚滚翻腾黑压压地盖在终南山顶时而亮起一道闪电将阴森的山谷照得雪亮。

几只寒鸟呀呀悲啼黑影寥落从一片荒凉的乱坟岗参差掠过朝着半山汹汹起伏的林海飞去。

“咝咝!”雪地上一条银环蛇昂盘蜷长信喷吐朝着空中警戒地张望凶睛碧光幽然。

眼见四周并无异常银蛇倏地飞弹而出蜿蜿蜒蜒朝着一个坟头急游去。

那坟头积着厚厚的白雪乍一看并无丝毫特异之处但仔细探察透过漫天风雪可以隐约瞧见一丝丝白汽从坟顶缭绕升空。几株干枯的坟草随其节奏起伏摇曳忽而急促忽而舒缓颇为诡异。

银环蛇绕着墓碑徐徐缠绕突然张口吐信“呼!”一道蓝光火箭一闪即没。

只听格啦啦一阵轻响墓碑下方雪地顿时裂开一条细缝红光吞吐。

白光一闪银环蛇化为一缕淡淡的轻烟薄雾钻入洞隙瞬间消失不见。

雪花飞舞很快又将缝隙严实覆盖了无痕迹。

那缕“轻烟”沿着裂缝渗入了地底墓室在一具黑黝黝的石棺外缭绕了片刻又从棺盖细缝钻入了石棺之中。

石棺内豁然开朗一条幽深地道曲折通向地底。

下方红光闪耀热气雾霭似的扑面翻腾朦朦胧胧什么也瞧不见。

那缕“轻烟”晃晃悠悠地朝下飘去绕过一个弯儿迎面是一个黑石拱门双门紧闭。

一个绿衣女子和一个青衣少年提剑镇守在拱门两侧瞥见“轻烟”脸色微微一变还不及反应“轻烟”忽然光芒怒放吐出蒙蒙蓝雾。

两人顿时软绵绵地瘫倒在地七窍流血周身青紫肿胀顷刻魂飞魄散。

“轻烟”无声无息地从门缝间钻过迂回折转向下飘去。

它掠过了一级又一级台阶穿过了一道又一道拱门所过之处守卫男女无不毙命。

穿过长长的石廊到达地底最深处。那是个巨大的地宫灯火如昼金碧辉煌比大内皇宫还要豪奢华丽。

“轻烟”循着丝缕红光朝前飞去在一个大殿前停住。

大殿雄丽巍峨浑然一体竟像是以金属浇铸而成。四周没有一个窗户铜门被八重金锁紧紧闭拢连一丝缝隙也瞧不见。兽头门环上悬着两个紫金铃幻光流丽叮当脆响。

门口石阶上镇守着九只银鳞狻猊或蹲或走虎视眈眈涎水沿着獠牙不住滴落时而咆哮怒吼。

殿前玉石高台上团团盘坐了四男四女凝神捏诀绿衣飘飘结成两仪八卦剑阵八柄长剑在上空呼呼飞转光焰吞吐不定。

四周稍有异动众剑立即齐齐转向直指。剑气滔滔凌厉锐不可挡。

“轻烟”缭绕飞舞徐徐贴伏在地伺机而动。

“再过几个时辰就大功告成了大家万万不可麻痹大意。若是出了什么差池谁也担待不起。”坐在坤位的绝色女子秋波流转柔声道。

她的声音清甜慵懒合着那妖媚而又天真的神情更让人意动神摇心跳加。

一个脸如冠玉的年青男子坐在乾位微笑道:“萧嗣主放心这地宫比黄泉还要隐秘又是以玄冰铁铸造而成固若金汤。他们就算想破了脑袋也找不着这里……”

那绝色美人浅浅一笑:“李师兄你也忒小瞧普天下的修真啦。他们既能追踪到奴家的晴雪馆未必就不能找到这里。”

年青男子扬眉笑道:“萧嗣主又何必长他人志气?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就算他们真能寻到这里最多也只剩下楚公子的一堆焦骨让他们啃啃啦。那时轩辕六宝已在我们手上生米已成熟饭他们又能如何?”

众人纷纷面露微笑又是兴奋又是得意几个女子忍不住咯咯笑道:“不错等到师尊服了老牛鼻子和楚天帝的元婴金丹又有轩辕六宝相助神门各派还敢不俯称臣?唉只可惜了楚举子一个俊俏郎君。”

那绝色美人秋波一转笑吟吟地瞟向大殿清澈无邪的妙目中闪过一丝古怪的神色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她自然便是和翩翩并列天仙门三大嗣主的萧晚晴。

那年青男子则是紫微门北极四真中的黑杀真君李元照。

两人都是魔门年青一辈中声名昭着的真仙级高手因此被各自师尊授命领衔两大剑阵镇守此处。

今夜萧太真和李玄收了楚易之后不知魔门各派缘何听到了风声南极逍遥大帝、金母门妖女等魁纷纷赶来想要分一勺羹。

萧太真二人自然不情愿将辛辛苦苦得到的法宝拱手相让于是将楚易神不知鬼不觉地藏入这终南山底的秘密地宫交由萧晚晴、李元照等得意门徒看卫全力烧炼金丹;自己则留在长安与魔门各派周旋。

与此同时大殿内密不透风热浪逼人犹如蒸笼烤炉一般。

殿心正中放着天地洪炉姹紫嫣红光芒夺目炉盖上封了四道龙鳞神符。

四周盘坐着九个绿衣女子脸色通红香汗淋漓衣裳早已湿透紧紧地贴在肌肤上玲珑曲线一览无余。

她们来不及擦拭汗珠只顾将紫火冰晶不断地抛入天地洪炉全力挥动着扇子。每丢一块晶石炉中火焰便冲天高窜在扇子扇动下蓝色火舌狂地摇曳烧舔着炽紫的铜炉。

炉内楚易团团乱转护体绿光越来越微弱暗淡双眼紧闭七窍渗出道道血丝通红的皮肤鳞伤遍布结了一层淡白色的细盐浑身白汽嘶嘶蒸腾仿佛要熔化开来。

他口干舌燥周身经脉、骨骼火烧火燎喉咙里直欲冒出烟来。头脑昏昏沉沉恍惚中想到自己一天之内竟两度受困于天地洪炉经脉俱断命不久长心里绝望悲怒之余又觉得说不出的滑稽凄苦。

丹田内李楚二人兀自叫骂不绝声音却越来越嘶哑虚弱。

但任他们如何叱呵辱骂萧太真、李玄等人也不出现那九个天仙派妖女更充耳不闻只是不住地煽风燃火。

天地洪炉原是道门第一法宝熔兵炼药无所不能。此时又有火性至烈的紫火冰晶作为燃料炉火之猛烈就算是北海玄冰铁也烧成了铁水钢浆何况是血肉之躯?

昨夜仗着李楚二人强沛的元神、两**宝以及体内滔滔不绝的真气楚易才能在火炉中苦苦强撑安然无恙。

但此刻道门两大散仙元神重创楚易经脉、筋骨俱断护体真气难以输转调集最多再熬四五个时辰他这一身钢筋铜骨必被烧成焦炭。而李楚二人的元婴也必被炼成金丹。

楚易神识渐转混沌就连那彻骨锥心的疼痛也渐渐感觉不到了。迷糊中脑海里晃过晏小仙的如花笑靥心中又是悲怒苦楚又是甜蜜凄凉忖想:“这一回我真要死啦!老天啊老天你万万保佑仙妹逃出生天不必当真与我同生共死……”

李芝仪又骂了片刻眼看真气难以为继渐渐绝望惨然笑道:“老妖怪看来道爷命中注定要和你妖魔一起死在这神炉里啦。嘿嘿想不到我李芝仪炼了一辈子的金丹最后竟反被妖魔炼成丹丸真他***不甘心哪!”

楚狂歌素来嚣狂不羁愤世嫉俗听到这句话顿时怒火上冲哑声狂笑道:“我命由我不由天寡人的命运向来攥在自己手里哪有贼老天做主的份儿?贼老天要我往东寡人偏偏往西。嘿嘿想要我死哪有那么容易?”

李芝仪一怔狂性大哈哈笑道:“不错!去他***狗屁命运!这贼老天既不长眼要他还有屁用?”

他原就是豪放旷达的性子几日来历经变故眼看着妖魔当道奸佞横行而素来行侠仗义、劝善度人的道门仙侠反倒横遭惨祸心中愤懑已达极点对素来敬奉的苍天上神也不由产生了迁怒之心。

此刻听楚狂歌张口闭口“贼老天”不由心中大快戚戚相应。

楚易迷迷糊糊中听到这些话心中一震顿时清醒了几分。反反覆覆默念着“我命由我不由天”只觉得一股豪情直冲头顶烧得他脸颊烫浑身烧灼的剧痛竟似消减了大半忍不住大声喝彩道:“两位前辈说得好!苍天无道替天行之!即便要死咱们也要死个痛痛快快、轰轰烈烈!”

楚狂歌狂笑道:“妙极妙极!书呆子牛鼻子咱们今日就携手同心和这贼老天斗个昏天黑地!就算要死也要死得出乎这贼老天的意料之外!”

三人心中悲怒激昂齐声大笑震得铜炉红光乱颤。

那九个天仙派妖女耳中虽然塞了阴阳蚕丝仍是觉得一阵气血翻涌暗暗心惊当下不断抛入紫火冰晶加猛火力。

火光乱舞哧哧轻响楚易护体绿光又萎缩了几分双腿一阵烧灼剧痛焦臭刺鼻三人的笑声顿时随之一颤。

楚狂歌狂笑道:“牛鼻子横竖都是一死绝不能遂了这贼老天的心意。与其被炼成元婴金丹成为仇人的腹中物倒不如将你我元婴胎化易形投寄到这小子身上……”

“胎化易形?”李芝仪大震失声笑声顿止。突然明白这狂人所说的“就算要死也要死得出乎这贼老天的意料之外”是什么意思了!

胎化易形是天罡三十六法中至为凶险奇诡的嫁衣法术是指散仙级以上的修真甲将自己元婴凝炼成元婴金胎脱体离窍投入修真乙体内的识海与其神识相融相化。

一旦神识相融甲的元婴即魂销湮灭永远也不会再有独立的神识;而乙的神识乃至形体都会受甲的影响生重大变化。

从某种意义上说乙也不再是从前的自己而成了原先甲乙两人的混合体。

但修真的本意就在于逃避死亡追求永生。普天下的修真哪一个不是苦苦修练元神以期飞升成仙?

又有谁会愿意将辛苦修练成散仙的元婴白白送给旁人而自己却因此烟消云散?

正因如此胎化易形**虽然并不繁复却被视为比移神化气**等嫁衣法术更加疯狂诡奇的自杀法术。

千百年来除了创立此法的颠道人只怕楚狂歌是第一个想到要施展这种法术的修真了。

饶是李芝仪胆大妄为一时也不由骇然震愕说不出话来。

刹那间他心中闪过了万千念头忖想:“老妖怪说得没错儿这书呆子已被我们打通为散仙金身如果再得了我们二人的元婴金胎脱胎换骨说不定还真能逃出神炉扭转乾坤……”

但想到自己从此之后再也没有任何感觉、意识……心中一颤蓦地感到一阵难以形容的森寒恐惧思绪竟变得一片空白。

楚易虽然不知其中凶险奥妙但从李芝仪的惊呼与沉吟不决中也猜到此事非同小可心中骤然紧张起来。

楚狂歌嘿然冷笑道:“怎么?牛鼻子你怕了吗?也是蝼蚁尚且偷生何况你们这些虚伪胆小的道门修真?既然你没这胆子那寡人就自己来好了……”

李芝仪怒道:“怕你奶奶个头!天下有什么事是道爷我不敢做的?”

被楚狂歌这般一激李芝仪热血如沸又想:“罢了罢了倘若被炼成元婴金丹一样是神魂湮灭。伸头缩头都是一刀与其束手待毙便宜了这些妖魔倒不如自己来个痛快!再说只要能斩灭这些妖魔平定大劫我就算神魂荡灭又算得了什么?”

想到此处心中苍凉悲郁一股汹汹激涌的壮烈豪情顿时盖过了恐惧。当下再不犹豫纵声怒笑道:“老妖怪要投胎就赶早再不抓紧时间这小子就要被烧成焦骨了!”

楚狂歌哈哈狂笑道:“天地一洪炉同销万古愁。牛鼻子从今往后你不再是你我不再是我这小子也不再是从前的书呆子了!”

楚易心中大凛正想问个究竟只听两人齐声叱道:“元婴结胎水火交济。七魂归魄九息服气。摄!”

“轰!”

楚易脑中好像有万千个焦雷齐齐炸响眼前金光乱舞剧痛如裂丹田内翻江倒海肠子似乎全绞到了一起疼得他连气也喘不过来。

忍痛低头望去只见肚内光芒大作脏腑、骨骼历历透明乾坤元罡壶套着太乙元真鼎双双逆向飞旋气浪交迸姹紫嫣红的光漪层层荡漾。

绚光正中两颗银丸似的元神气丹团团飞转从太乙元真鼎内一寸寸地向上浮升。

渐渐地那两团气光竟各自凝化为一寸大小的婴胎低头盘坐两两对旋闪耀着迷离的光晕。

“难道这就是两位前辈的散仙元婴吗?”楚易又惊又奇屏住呼吸双眼眨也不眨地紧盯不放一时间就连那炽烈的痛楚也感觉不到了。

两个元婴金胎飞升到了宝鼎外沿沉浮跌宕再难冲出。

突然砰地一声彼此撞到一起麻花似的交相搅扭瞬间化成一个两寸来高的元婴金胎炽光大盛。

葫芦、宝鼎剧烈震动光芒乱舞。楚易肚内顿时一阵剧烈绞痛失声大叫李、楚二人的长啸声也突然变调化作凄厉怪异的狂呼。

“哧!”一道银光穿透宝鼎、葫芦的口沿怒射而出!

两大散仙的元婴金胎交融合并之后终于成功地挣脱了轩辕二宝的园囿在楚易小腹内呼呼乱转了片刻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穿入他玄窍之中!

楚易眼前一黑只觉得一股炽热狂飙轰然席卷全身穿过三田三关、奇经八脉、十二经络又沿着脊椎直贯泥丸、识海……

所到之处火烧火燎犹如烈焰焚身剧痛之中又带着一种无法言喻的淋漓快意。

狂乱中眼前轰然一亮万千幻像扑面飞来许多见所未见、却又似曾相识的面容急变幻闪过无数笑声、话语交叠如排山倒海在他耳边轰鸣震响。

刹那间他仿佛置身于一个巨大漩涡的中心被狂涛巨浪似的影像、声音卷溺吞没随着每一次的沉浮跌宕莫名地喜怒哀乐……

又仿佛被抛入滚沸的火山岩浆撕裂了熔化了毁灭了却又在万千灰烬里浴火重生……

迷迷糊糊不知过了多久那些幻像、声音渐渐消退神识渐转清澈澄明身上的烧灼裂痛也都荡然无存。

楚易眼皮微微一动睁开一条小缝却被强烈的光线刺得一阵酸疼。过了片刻重新习惯了亮光方才睁大双眼徐徐扫视四周。

视线扫及自己楚易骤然僵硬目瞪口呆突然出惊怖的大叫——自己竟然变成了一个白肥圆润的婴儿之躯!

楚易毛骨悚然地瞪视着自己周身冷汗涔涔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心中突突狂跳迷茫、震慑、骇惧……混乱至极宛如置身于可怕的梦魇颤声道:“两……两位前辈这……这究竟是怎么……怎么回事?”

话刚出口突然又是一阵大骇自己的声音竟也变得极为陌生!骇异之下又连问了几声丹田内却始终杳无人应。

楚易心中蓦地一紧这才想起李芝仪、楚狂歌的元婴已经合二为一冲入自己泥丸宫下落不明。

正自彷徨恐惧脑中忽然传来一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声音揶揄笑道:“小娃儿你大呼小叫地做什么?莫非是饿了想吃奶吗?”

声音忽而高亮忽而浑厚赫然竟是李芝仪、楚狂歌二人嗓音交叠而成!

楚易又惊又喜宛如抓到了救命稻草叫道:“两位前辈原来你们还在这……这可太好了!我……我这到底是怎么了?”激动之下连声音都颤抖起来。

那声音哈哈一笑:“书呆子你连胎化易形都没听说过吗?嘿嘿返老还童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美事怎么到了你这儿就吓得屁滚尿流了?”

楚易骇然道:“胎化易形返老还童?难道……难道我再也变不回原来的模样了吗?”满嘴酸麻苦涩又是荒唐滑稽又是迷惘骇惧。

那声音纵声大笑:“小子你若有命逃出这神炉过上七天自然就会长成大人。但要想恢复原貌只怕就要费些工夫了。嘿嘿你吞了我们的元婴这身子骨自然也有我们的一份儿就算长得像我们那也是天经地义。”

原来胎化易形之后元婴受者的形体会变回婴孩七天内再迅地成长为成年人经脉、骨骼亦会重新优化成最佳状态。只是受体内元婴神识的影响外貌未必会和原先一致。

楚易听得云里雾中奇道:“前辈我吞了你们的元婴?难道……”灵光霍闪呼吸顿时一窒隐隐之中猜到了些什么却又说不清究竟森寒骇惧如大雾般笼罩全身。

那声音哈哈笑道:“小子再过半个时辰我们就神**融了。到了那时我就是你你就是他他就是我……你长得更像谁又有什么打紧?”

楚易啊地一声心头剧震自己猜得果然没错!突然之间终于明白李芝仪先前为什么踌躇不决了。

虽然相识不过两日但对这共经患难的道魔二仙不知不觉中他已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感情就像是极为熟稔的长辈与老友心底说不出的亲切。

此刻听闻他们即将湮灭与自己神识相融顿时心乱如麻五味交杂也不知是该悲伤呢还是欢喜?

“前辈……”他张大了嘴想要说些什么却又不知从何说起蓦地涌起一股浓浓的感伤与惆怅鼻头一酸泪水忽然迷蒙了眼睛。

那声音咦了一声嘿然笑道:“他***你平白捞了这么大的便宜还惺惺作态地哭什么鼻子?嘿嘿不成不成!你现在已是我们的寄体之身再这般酸不溜秋、婆婆妈妈岂不是大大损减我们的威名?”

楚易心中越难过泪水忍不住滑落脸颊。

那声音转而喝道:“小子时间不多了你被烧成烤猪是小事可别坏了我们的平妖大业!快快意守丹田内观识海。我们还有话和你交代哩!”

“是!”楚易一凛急忙擦去眼泪收敛心神。照着他们所说闭起双眼凝神聚意施展道家内视之术。

过不片刻眼前忽地一亮自己体内的骨骼、脏腑完完整整地映现眼帘就连血脉的搏动、心室的张合也瞧得一清二楚。

楚易惊喜骇异一时福至心灵众多压根不曾学过的咒语法诀纷纷涌入心头:“内观之道静神定心乱想不起邪妄不侵周身及物闭目思寻表里虚寂神道微深……”

他一边默诵内视诀一边在自己体内恣意畅游。

刹那间他已穿梭奇经八脉、三田三关“进入”了头顶识海。眼前金光闪耀像是在高山之颠观望红日照耀下的茫茫云海。

在滚滚翻腾的识海光芒里楚易一眼就瞧见了一个盘坐虚空的元婴团团飞转变幻不定;每旋转一次其光芒就减弱一分。

元婴沉声道:“小子我们融入你识海之后绝大多数神识会沉淀入识海最深处偏偏你又是个对修真法术一窍不通的书呆子许多东西恐怕你今后未必能一一记起。眼下情势紧急我们必须挑些最基本、最重要的直接传授给你。你能接收多少不仅关系到你眼下的生死更牵涉道魔之争、苍生祸福。你必须仔细聆听万万记牢了!”

楚易心头大凛肃然答应。

元婴道:“修真之术博大精深最主要的可分为:守一、黄庭、内视、吐纳、导引、辟谷、房中、黄白、金丹、服食、内丹、符、咒、灵图、降妖、摄魂等等。若按功效划分又可分为天罡三十六法与地煞七十二术……”

元婴滔滔不绝地将李、楚二大散仙毕生所学倾囊相授语极快应接不暇。好在二仙魂识本已融入楚易识海因此元婴只要蜻蜓点水般地稍加撩拨楚易便电光石火一一想起并且触类旁通铭记不忘。

随着每一次思潮的波动茫茫识海汹涌澎湃万千道金光破射飞舞此起彼伏蔚为壮观。

一时间楚易犹如醍醐灌顶豁然开朗那些玄之又玄的仙法剑术、宛如天书的符录咒诀……竟忽然变得如此明白浅显。

他心中又是激动狂喜又是伤感悲戚知道从这一刻起他再也不是从前那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楚易了……

如此过了小半时辰炉火越来越猛神炉彤红闪耀楚易那白胖的婴儿躯体在赤焰紫光中呼呼飞转焕出莹润如玉的光泽。

胎化易形之后他经脉尽复真气自动循环不息形成了强韧无匹的护体气罩。因此炉火虽然狂猛一时倒也奈何他不得。

但李楚元婴的光芒却越来越黯淡声音也渐转微弱等到地煞七十二术讲述完毕两寸长的元婴已经凝缩为半寸大小急剧摇晃。

元婴嘿然道:“小子法术无边我们所知道的都已经传给你了。是道是魔是生是死就看你的造化了!”

楚易悲喜交织咬牙道:“多谢二位前辈再造之恩!在下定不负重望誓当收回轩辕六宝降妖伏魔平定大劫!”

元婴哂然道:“很好很好!嘿嘿好戏刚刚开锣可惜我们却看不到了。”

楚易怅然无语忽然灵机一动脱口道:“前辈倘若在下收齐轩辕六宝练就轩辕仙经不知能否让你们的元神重新凝聚归位呢?”

元婴一怔哈哈狂笑:“小子天地有道风月常新。宇宙万物原本就是分分合合轮回变化何况你我?就算覆水能收也不再是当日之水了又何必自寻烦恼?”笑声嚣狂洒脱又带着说不出的落寞悲凉。

说到最后一句时光芒闪耀元婴忽然幻化两半重新变成李芝仪、楚狂歌两个元神风摇残烛似的明灭跳跃。

楚易知道元婴消散在即心中一沉黯然道:“前辈你们还有什么放不下的事儿需要在下替你们去办的吗?”

李芝仪哈哈笑道:“小子你先逃出这里再说大话不迟!道爷一生了无牵挂只要你能除灭这些妖魔替天行道别辱没了堂堂太乙真人的威名道爷我就死而瞑目啦!”

楚狂歌在一旁沉默片刻嘿然一笑道:“火树银花合星桥铁锁开。暗星随马去明月逐人来……再过二十天又是元宵节啦。嘿嘿不知今年安福门外是否还有万盏华灯人山人海?”

顿了顿怅然沉吟道:“小子正月十五夜你就替寡人在安福门外的千年银杏上挂一盏并蒂莲花灯吧挂得越高越好。”

楚易微微一怔不知他生死关头为何竟对元宵灯会念念不忘?听他语气凄凉怅惘与平时嚣狂放浪之态迥然两异心中更感诧异口中却恭声答应。

不等他回过神来识海内忽然狂涛起伏金光大浪冲天喷薄。

两个元婴晃了一晃知道大限已到悲喜难言齐声哈哈大笑:“到头这一身难逃那一日。千秋黄粱梦弹指尽成空!”

笑声未落光芒怒放瞬间炸散无形!

楚易大吃一惊叫道:“前辈!”

定睛再看时光影袅袅哪里还有他们的踪迹?只有笑声依旧回荡在耳。想着那四句话语中的含义刹那间悲从心来突然觉得一阵从未有过的孤单惶恐、失落迷茫。

这时识海汹涌澎湃金光乱舞他大叫一声仿佛失足跌入了巨大的漩涡之中被涡流吞溺到深不可测的渊底……

又不知过了多久他从昏沉迷乱中渐渐苏醒。

恍惚中有一种莫名的奇异感觉只觉得一切似乎变了又似乎没变。他似乎仍是“他”却又仿佛变成了另一个陌生的自己。

耳廓微微一动凝神倾听。说也奇怪四周的火声、扇子声、晶石碎裂声、呼吸声、心跳声……甚至那些妖女汗水滴落在地、丝轻轻拂动的细微声响……竟都无一遗漏地钻入他的耳中清晰分明而又有条不紊。

他甚至可以根据声音精确地判断出秘室内所有人和物的具体方位、距离以及每一个妖女此时姿势、动作乃至表情!

楚易又惊又奇猛地睁开眼睛。这一看之下震讶更甚张大了嘴合不拢来。

视线扫处屋里所有的一切无不历历了然。

铜壁上的绿锈、桌椅的木头纹理、炉里的七十三颗紫晶石、墙角的六只蚂蚁……甚至地上的每一粒灰尘都像在咫寸之距、放大了十倍有余清晰得难以想像!

但最令他骇讶的却是那九名天仙派妖女。她们的衣裳竟像是被自己的视线完全穿透**高耸芳草如茵曼妙**纤毫毕现甚至连她们的每一个毛孔以及体内的脏腑骨骼都可毫厘不差看得清楚无比。

这种奇异感觉可谓前所未有乎想像。

楚易直看得心中狂跳血脉贲张再一凝神细探忽地失声惊呼。

那九名妖女之中竟有七人蓦然变成了狐狸、梅花鹿、兔子……等野兽形状!

“火眼金睛?”楚易脑中忽然闪过一种至高无上的修真法术相传这种法术由魔门传奇人物齐天大圣所创可以洞察秋毫明辨妖魔。

难道自己在天地洪炉中炙烤了几个时辰竟因祸得福炼成了火眼金睛?

楚易惊喜不定正自寻思脱身之计耳廓忽然一动隐隐听见一阵阵鬼哭狼嚎似的呐喊断断续续从极远处传来。心中大凛细细聆听。

他原已是散仙金身胎化易形之后经脉、骨骼、五窍……无不蜕变优化臻于地仙之境此时又下意识地使出千里追音术听觉更是敏锐通神。饶是这玄冰铁殿密不透风也挡他不住。

一时间风声、落雪声、坟头荒草的簌簌拂动、林涛、狼嚎、松鼠跳跃树枝的细响、几十里外的雪地足音……如江河汇海纷至沓来。

万千嘈音中他清晰地听见此起彼伏的怪呼长啸夹杂着衣袂猎猎鼓动的声响以及兵器破风的凌厉之声似乎有无数人正朝这里御风冲来越来越近。

他略一辨析少说也有数千之众其中大半真气妖邪诡异似乎都是魔门中的一流高手。

楚易一凛心想:“现在不走就再难脱身了!”灵光霍闪刹那之间脑中竟已掠过了上百种逃生的计划以及所能使用的所有法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