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十八章 请君入瓮

窗外暮色沉沉雪越下越大纷纷扬扬地卷舞着。庭园里银装素裹白茫茫一片只有墙角几株艳红的腊梅正凌寒怒放。

晴雪馆沉香阁内熏香袅袅温暖如春。清旷的琴声绕梁回旋空灵而又寂寥。

红泥小炉火焰跳跃烧舔着精致的青铜掐丝茶壶。壶中滚水汩汩翠绿的茶叶随着古琴的韵律跌宕翻腾清香弥绕。

萧晚晴跪坐在玉案前低垂眉专心致志地弹奏着那曲《空谷幽兰草》。碧裙曳地如莲叶铺展肌肤胜雪清新如出水芙蓉。

门吱呀一声开了一个双髻丫头蹑手蹑脚地走了进来递上一支圆润玲珑的碧玉笛低声道:“小姐门外有两位公子求见。他们不愿透露姓名只让奴婢转呈这支玉笛。”

萧晚晴秋波流转瞥了玉笛一眼纤指一颤琴声顿时变调。

她接过碧玉笛摩挲把玩沉吟片刻嘴角勾起一丝淡淡的微笑柔声道:“快请他们进来。”

过不一会儿两个狐裘毡帽的美少年随着丫鬟步入庭院沿着九曲回廊穿过凝结成冰的碧雨池又绕过冰条雪柱的龙爪槐林在门前停下。

还不等他们说话萧晚晴已经推案起身嫣然笑道:“楚公子唐仙子外面雪大风寒快快进来坐吧。”

“多谢萧姑娘。”门帘掀起寒风卷着雪花蒙蒙扑入两个美少年走了进来。

左一个俊秀挺拔右边一个淡雅如画赫然正是楚易、唐梦杳二人。

“楚公子唐仙子……”萧晚晴迎上前盈盈行礼嫣然一笑道“全天下人都在竭力寻找两位想不到你们竟然造访寒舍真是稀客呢。”

“萧姑娘在下……”楚易摘下毡帽脸上红彤彤的微微有些局促不安苦笑道“在下冒昧打扰实属无奈。如若不便我们这就告退……”

萧晚晴抿嘴微笑道:“楚公子言重啦。大驾光临晚晴欢迎还来不及呢怎舍得让公子离开?”

顿了顿柔声道:“昨日桂花楼一会晚晴便翘以盼期待公子能登门指点一二。只是……只是没想到竟会是今日。”那双澄澈秋水似笑非笑地凝视着楚易纯真而又妖娆竟似含着几分绵绵情意。

楚易心跳加脸上烫定了定神道:“萧姑娘琴技冠绝天下在下哪能及得上万一?这指点二字万万受之不起……”

李芝仪听得不耐在丹田内低喝道:“酸秀才紧要关头哪来的这么多废话?快拣重要的说!”

楚狂歌却哈哈笑道:“牛鼻子你懂什么?越是紧要关头越能风流洒脱才是真英雄大丈夫。这小子多情好色值得栽培很好很好。”

楚易顿时一阵面红耳赤抗声道:“前辈你……”眼角扫处见唐梦杳奇怪地凝视着自己更觉尴尬剩下半句话竟噎在喉中说不出来。

萧晚晴若无其事嫣然一笑:“两位想必就是李真人和楚天帝了?今日朱雀门大街一战两位视天下英雄为无物所向披靡上天遁地奴家虽在深闺却也早已听说好生钦佩。”

一边说一边请楚易、唐梦杳二人坐下早有丫鬟端上茶水在一旁伺候。

楚狂歌笑道:“嘿嘿萧姑娘结交遍长安耳目聪广这点事情自然了如指掌。不知萧姑娘还听到了些什么?”

萧晚晴浅浅地啜了一口绿茶秋波流转微笑道:“昨夜角蟒妖魔、灵宝张真人、商仙子接连行刺皇上坊间都在流传楚天帝和唐仙子相交甚笃是魔门神帝、天后的热门人选;而华山灵宝派为了夺取轩辕六宝独霸道门不惜与魔门合作撺掇太子弑君篡位……”

唐梦杳耳根尽红咬唇不语妙目中尽是羞怒悲愤的神色。

李芝仪大怒不断地骂道:“放屁放屁全他***胡说八道!”

萧晚晴抿嘴一笑续道:“金吾卫大肆搜捕太子乱党一夜之间太子、李少保、杨侍郎等朝中权贵重臣尽皆被捕三公九卿人人自危。今日凌晨张五真等龙虎道士从华山逃回长安你们随之又大闹朱雀门大街杀伤了五百多名修真、二千余名禁军流言更是尘嚣甚上大家想不信都不成啦……”

楚易险些呛了一口水忍不住道:“萧姑娘你千万别相信这些都是魔门挑拨离间的诡计。”

楚狂歌笑道:“小子你放心萧姑娘若相信这些流言又怎会请你进晴雪馆?又怎么甘愿冒着杀头的危险与我们这四大通缉犯喝茶聊天?”

萧晚晴眼波流转微笑道:“奴家虽非修道之人但也略知道各门之事。断断不相信李真人、唐仙子会做出勾结妖魔、逆反叛乱之事。楚天帝虽是魔门中人但风流不羁、狂放豪爽也绝不屑于玩耍阴谋诡计。这其中若不是有些误会就多半是有人施了离间计……”

众人一怔也不知是悲是喜想不到天下英雄的见识、胸襟竟还不如这一介歌妓!

楚狂歌哈哈大笑道:“说得好说得妙!难怪‘冰火美人’名冠京城依寡人看什么狗屁皇帝、满朝文武、道佛修真……比起你来都差了十万八千里。”

萧晚晴浅浅一笑:“多谢楚天帝夸奖。可惜奴家只是个弱女子信或不信都没什么打紧。”

楚狂歌笑道:“非也非也。萧姑娘相不相信自然大大要紧。我们不请自来就是因为这个缘故。”

萧晚晴放下茶杯清澈无邪的眸中闪过一丝调皮的神色柔声道:“让奴家猜猜。现在京城三大内到处都是修真高手皇上已被重重保护起来叛党没有完全肃清之前定然不会轻易现身。李真人、楚天帝定是认为奴家结识的权贵众多就算见不着皇上也必定有法子打听到皇上此刻的下落。所以让奴家带着你们去见皇上将此事说个水落石出是也不是?”

楚易、唐梦杳齐齐一震。

李芝仪也忍不住“咦”了一声大感惊讶。

楚狂歌哈哈大笑:“人说冰火美人八面玲珑秀外慧中果不其然。寡人服啦!嘿嘿楚小子你若能将她追到手那可不知是几辈子才能修到的福份。”

萧晚晴扑哧一笑柔声道:“楚天帝如此抬爱奴家受之有愧。不过楚公子已经有心上人啦哪会将奴家放在心上?”横了楚易一眼似怨似艾仿佛带着几丝淡淡的醋意。

楚易脸上一红心中怦怦一阵乱跳只好低头喝茶装作没有听见。他虽对晏小仙情深一往然而无可否认对这才貌双全集纯真、妖娆于一身的尤物也有着难以抑制的好感。

萧晚晴嫣然一笑言归正传:“楚天帝李真人奴家就算有心相助只怕也帮不上什么忙呢。皇上遇刺之后全城戒严缉拿叛党。上自公卿下至平民不管是谁全都严禁出门奴家又能向谁打听皇上的消息?”

唐梦杳微微一笑道:“萧姑娘你忘了一个人。”

“谁?”萧晚晴睁大妙目诧异的表情妩媚而又天真。

唐梦杳凝视着她柔声道:“齐王李玄。”

“齐王?”萧晚晴微微一震脸上忽然泛起一层淡淡的红晕秋波中闪烁着奇怪的神色。

就在这时门帘轻卷那双髻丫鬟又悄然入屋低声禀报:“小姐齐王驾到!”

众人齐齐一震杯中茶水险些泼将出来一时也不知是惊是喜。真是说曹操曹操到!

话音刚落门外已经传来一个浑厚而磁性的笑声:“晴儿几天没来这里的梅花也全都开啦。不知这叫不叫做‘一日不见如隔三冬’呢?”

听李玄说话的语气竟似和萧晚晴极为熟稔狎昵楚易心想:“难道她和齐王之间真有些情愫瓜葛吗?”一念及此心中竟忽然像被尖针所扎刺疼难忍。

三个时辰前在李芝仪、楚狂歌的同心合力下他们悍然击退道佛群雄的重重围攻借着道门两仪剑阵之力以潜渊缩地血遁**逃出重围。

原想立即潜入皇宫向唐元宗说清真相。但他们一连抓了十几个禁军将领也问不出皇帝的藏身之所。

京城之大单单大内皇宫便有三处更不要说那些大大小小、极为隐秘的行宫密殿了。况且就算他们能找到皇帝只怕来不及说出半句话又要被镇守周围的各派修真群起攻之。

到时如果弄巧成拙反被认定刺杀皇帝那就真正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思前想后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到当朝最受恩宠的齐王李玄取得他的完全信任后由他带着觐见皇帝说明真相。

而李玄与茅山上清派颇有渊源唐梦杳经常奉师命出入齐王府知道齐王非常喜欢长安第一歌姬萧晚晴几乎每次宴席必召她陪席助兴。

萧晚晴也是除了皇帝之外唯一一个可以不需门卫通禀自由出入齐王府的人。

因此他们乔装变化甩脱追兵神不知鬼不觉地来到了晴雪馆。为的便是说服萧晚晴带他们进见齐王说清此事的来龙去脉。

只是万万没想到天下竟有这么巧的事他们前脚刚进齐王居然后脚赶到。

门帘掀起一个俊美秀雅的紫衣王公摘下斗篷披风含笑大步走入瞧见楚易、唐梦杳笑容顿时凝结失声道:“唐仙子?楚举人?”

“王爷福安。”楚易和唐梦杳齐齐起身躬身行礼心中却突突乱跳。

李玄惊愕地望望两人又看了看萧晚晴沉声道:“晴……萧姑娘这是怎么回事?”

他毕竟是久经沙场的西唐第一猛将又是饱历宫廷诡诈的不倒翁王公虽然奇变陡生猝不及防但很快就恢复了从容洒脱之态。

萧晚晴嫣然一笑还未说话李芝仪已经哈哈笑道:“王爷你来得正好。我们几位不之客来这儿就是为了请萧姑娘带我们拜见王爷鸣屈伸冤的。”

“李真人?”李玄盯着楚易的肚子惊诧之色一闪而过叹道“原来你果真在楚举人体内!看来那些流言并非空穴来风了。”

他顿了顿眯起双眼凝视着楚易神光毕露沉声道:“但你说的‘鸣屈伸冤’又是怎么回事?难道其中另有隐情不成?”

楚易等人大喜听他的口气似乎仍愿意听他们的解释之词。

李玄虽然日夜笙歌燕舞从不过问朝政但却英明果决绝非昏庸偏狭之辈。在皇帝、百官心目中的地位重如泰山在军界的影响力更是无人可敌。只要能让他相信事情的真相一切就大有转机。

当下众人重新围案而坐茶香袅袅炉火熊熊唐梦杳柔声细语将昨夜生之事一五一十地叙述了一遍。至于她险些为龙虎道士所凌辱以及被翩翩割碎衣裳等等细节自然略去不提。

她虽不善于言辞描摹但事件本身一波三折诡谲凶险这般平铺直叙下来已经颇为惊心动魄听得李玄、萧晚晴二人耸然变色。

说完之后众人寂然无声纷纷凝视着齐王屏息凝神大为紧张。

李玄惊疑不定手指轻轻地敲击着桌沿心中闪过了万千个念头半晌才沉吟道:“这么说来此事的的确确是魔门挑拨离间、借刀杀人的诡计了?难道龙虎道士一口咬定灵宝派勾结魔门蛊惑太子行刺皇上也是恶人先告状妄图借机扳倒灵宝派和茅山派陷害太子扶持宣王取而代之?”

这问题牵涉到宫廷政治、诸王之争众人都不愿妄作议论缄口不答。

只有楚狂歌毫不在乎哈哈笑道:“苍蝇不叮没缝的蛋。嘿嘿兄弟阋墙煮豆燃萁宫廷里的这些破事儿阁下见得还少吗?”

李玄怒色一闪而过皱起眉头沉声道:“李真人、唐仙子本王对两位向来极为信任也觉得刺客之事颇为蹊跷。只是此事关系重大牵涉太广若没有证据本王实在不敢轻易相信你们的一面之词……”

“王爷请看……”李芝仪话音未落楚易已经不由自主地从怀中取出天地洪炉默念解印诀碧光一闪翩翩嘤咛一声从炉中滚落在地。

“她就是那妖女?”李玄、萧晚晴齐齐失声惊呼站起身惊愕地扫视着翩翩。

翩翩软绵绵地蜷缩在地经脉被封动弹不得蓝澈如水的眼眸恨火欲喷恶狠狠地盯着众人胸脯急剧起伏嘴角忽然牵起一丝甜美而又恶毒的笑意让人看了不寒而栗。

李芝仪淡淡道:“王爷如果你还有疑虑我可以立即用原心**让她将事情真相一一道出。”

楚易心中一凛他虽然不是修真却也听说过原心**。这是一种极为危险的摄魂法术。任何人中了这种法术就会身不由己完完全全地听命于人无法反抗更不会撒谎。

但是如果在施法过程中受到外界的强烈干扰不但受者魂飞魄散就连施法的人也免不了神识淆乱非死即疯。正因如此即便是元神极强的修真不到万不得已也绝不会施放原心**。

先前在华山之上大敌环伺李芝仪、楚狂歌彼此又互不信任所以不敢用此摄魂法术逼问翩翩但现在情势紧急顾不得许多了。

李玄神色凝肃显然又相信了几分。沉吟了片刻长眉一扬拍案道:“好!如果这妖女所说的话和你们的叙述完全相符本王立刻带着你们去见皇上当面对质救出太子和众大臣为你们平反大赦!”

顿了顿目光灼灼地盯着楚易一字字地森然道:“但如果她的陈述与你们哪怕有些许不符就算本王血溅五步、就算你们插上翅膀也休想离开长安!”

楚易心中一震李芝仪、楚狂歌大喜嘿然道:“一言为定!”

萧晚晴嫣然一笑转头朝那双髻丫头道:“无双吩咐下去:从现在开始晴雪馆闭门谢客。即便是天王老子也绝不可让他们踏进园里一步!”

天色已经完全黑了风雪更紧狂风呜呜地呼啸着刮得窗棂咯咯作响隐隐可以听见远处的号角以及若有若无的呼喊。

沉香阁檐前垂下无数冰条就像暗夜里猛兽的獠牙森然交错危险而又神秘。

阁内密屋之中铜门紧闭重幔低垂灯火明明灭灭地跳跃着将每个人的脸容映照得阴晴变幻。

这个秘室原是晴雪馆藏琴的所在四面铜墙铁壁水泄不进极为安全。

身在其内外面风雪声一丝也听不见只听见炉火劈啪脆响以及众人急促的呼吸与心跳。

楚易盘坐在地凝神聚意施展原心**。眼中闪耀着慑人心魄的奇异光彩双手扣在翩翩脉门口中不由自主地念念有词天地洪炉在两人之间嗡嗡震动。

在他咄咄逼人的注视下翩翩那双清澈蓝眸犹如笼罩起一层淡淡的轻纱薄雾逐渐变得迷迷蒙蒙起来神智恍惚梦呓似的轻声低语断断续续地回答他提出的每一个问题。

齐王、萧晚晴、唐梦杳坐在一旁全神贯注地聆听着就连一旁斟茶、添火的丫鬟无双也忘了手上的动作好奇地注视着二人满脸紧张的神色。

不过半炷香的工夫翩翩基本上已经将来龙去脉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

原来为了当上所谓的神帝、天后称霸三界太阴元君萧太真早在二十年前便和北辰紫微大帝狼狈为奸致力于夺取轩辕六宝统一魔门。

两人打着恢复上古大荒旧制的旗号以分封五行大帝、瓜分轩辕六宝为诱惑逐渐将四分五裂的魔门各派拉拢到了一起奉行“敌明我暗、旁敲侧击、分化瓦解、各个击破”的十六字方针与道、佛两门暗中对抗。

二十年来魔门妖人悄悄地渗入道、佛、朝廷……各大阶层不断地制造各种契机挑唆道门、佛门自相残杀自己则乘机展壮大。

就在这唐元宗与道、佛各派支持者自以为百夷臣服、群妖敛迹的太平盛世里吐蕃、回鹘、西域、扶桑、南诏……各族已不知不觉地被魔门妖人渗透掌控渐渐对帝国形成了包围之势。

众人越听越是震骇冷汗涔涔而下始知这些年来的道佛之争、朋党倾轧……乃至近年来越演越烈的西唐边患许许多多的祸事竟然都是由魔门挑起其中众多阴谋细节之凶诡险恶更是远远出了楚易等人的想像。

楚狂歌虽是太乙天帝但亦正亦邪历来被魔门视为异类隔绝于核心势力之外对于此中的诸多因由也是闻所未闻。此时听说才知道自己这些年来竟一直被萧太真等人玩弄于股掌之间稀里糊涂地成了他们的工具心中愤懑狂怒几难自制。

楚易心中一动:“如此说来这次的仙佛论法大会会不会也和魔门有关呢?”丹田内道魔两大散仙察觉到他的念头微微一震当下沉声喝问翩翩。

翩翩秀眸迷茫空洞面无表情地承认道:“是啊。师尊说了这次仙佛论法大会将是我魔门一举荡灭道、佛各派的良机。普天下的牛鼻子和贼秃驴都对国师之位虎视眈眈等到他们争得两败俱伤之时我们就开始全面反攻……”

“妖孽敢尔!”李玄大怒再也按捺不住猛地拍案而起目光凌厉地怒视着翩翩拳头捏得咯咯直响恨不能将她一拳打死。

李芝仪喝道:“妖女你们既能说服皇帝举办仙佛论法大会宫廷大内之中必定也安插了奸细快说是谁!”

楚易双手应声一紧铁箍似的扣住翩翩的手腕目中光芒大盛厉电似的紧盯翩翩念力滔滔不绝地涌向妖女心底深处。

翩翩一颤空茫的眼中突然闪过恐惧、犹疑的混乱神色苦苦挣扎了半晌才翕动樱唇细如蚊吟地说道:“是……是齐……”

话音刚起屋角重幔后方突然响起一声阴冷诡异的玉笙尖利刺耳如厉电似的直劈心底!

继而铿的一声铮响萧晚晴十指在古琴上急拂动琴声铿锵凌厉声势如雷霆霹雳。

楚易耳中嗡的一震呼吸窒堵肝胆欲裂几乎连气也喘不过来。心随着琴笙的节奏剧烈地抽搐裂痛仿佛突然被无数尖刀洞穿绞割撕扯成万千碎片!

刹那之间笙琴汹汹密奏声浪在密屋铜壁之间四面回荡狂潮似的围涌排击!

“心魔笙七杀琴!”丹田内李、楚二人元神震散齐齐出惊怒狂乱的厉吼。

他们正全神贯注地施展原心**被琴笙魔音这般偷袭避无可避神识霎时重创淆乱。

萧翩翩也连带遭殃当即闷哼一声翻身重重跌飞软绵绵委顿在地七窍流血。

电光石火之间楚易突然记起晏小仙那夜说过心魔笙、七杀琴、六魄笛均是天仙派的法宝前二者更是在魔门十大神兵分列第六、第八。莫非萧晚晴竟也是天仙妖女?心中大骇知道已然中了毒计。

几在同一瞬间银光乱舞如星河飞泻又有一道强锐得难以想像的杀气呼啸冲到!

楚易眼角扫处在一团怒旋飞转的光轮背后瞥见一张因狞笑而扭曲了的俊秀脸容。

“齐王李玄!”他心中又是一沉遍体森寒仿佛倏然掉进了无底冰渊突然明白翩翩说的那个人是谁了!下意识地翻手拍出一掌太乙离火刀轰然喷吐。

“仆!”

绿光剧烈摇晃太乙离火刀还不及成形便被那道凌烈无匹的光轮击得粉碎瞬间贯穿破入。

楚易大叫一声眼前昏黑神识突然涣散迸飞仿佛炸碎成了无数个自己。“哧哧”激响数十道血箭破体激射翻身朝后飞跌。

痛楚狂乱中隐约听见唐梦杳的惊叫以及李芝仪、楚狂歌惊怒凄烈的叱喝:“紫微星盘!他***你是北辰紫微!”

楚易又如被雷霆轰击又是惊骇又是迷乱万万没有想到这沉溺于声色犬马的太平王爷竟然会是魔门紫微大帝!

这妖人的紫微星盘是魔门第二神兵排名犹在楚狂歌太乙离火刀之上难怪会有如此威力!

刹那之间忽然明白昨夜角蟒魔祖会选择在齐王府刺杀皇帝了。想到自己四人竟然眼巴巴地自投罗网费尽唇舌让这魔门魁为他们平反他的口中顿时满是苦水又麻又涩。

李玄大笑道:“现在才知道不嫌太晚了吗?嘿嘿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闯进来。两位一而再、再而三地上门送死这番盛情本王却之不恭哪!”

光芒怒爆气浪横飞。不等楚易有任何喘息之机紫微星盘、玉笙、琴声……又已排山倒海似的猛攻围袭。

气浪轰卷刹那间楚易又接连捱了数十次重击“格啦啦!”一阵脆响臂骨、腿骨、踝骨、十二经脉……尽皆震断碎裂疼得几欲晕厥。

李玄的笑声在耳边轰然回荡:“牛鼻子你的张师兄、商师妹昨儿刚刚自投罗网今天你又慌不迭地来自寻死路。嘿嘿敢情你们灵宝派修的都是‘尸解道’吗?”

李芝仪、楚狂歌狂怒至极嘶声喝骂不已。但此时两人的神识已经双双重伤楚易又已经脉俱断几无反抗之力了。

李玄已胜券在握有恃无恐他们骂得越厉害他越是得意欢喜。一边狂风暴雨似的急攻一边喋喋不休地冷嘲热讽猫玩耗子般的恣意羞辱玩弄将来龙去脉说了个明明白白。

原来昨夜听说妖魔妄图冒充李芝仪行刺皇帝之后张宿、商歌二人不约而同地赶往齐王府通禀消息。

李玄故意将他们诱往兴庆宫使之双双落入了魔门群凶的陷阱。两人不但中计被擒更被诬陷为叛党刺客百口莫辩。

在李玄等人的暗示下宣王党系的李木甫等人大喜乘机落井下石罗织逆反罪名构陷太子及其党羽大臣大肆搜捕异己。京城内顿时腥风血雨人人自危。

同时围攻华山的魔门群凶眼看极难擒住楚易便另生一计以心魔**附身于张五真抢先一步赶回京城栽赃陷害李芝仪、唐梦杳等人。

龙虎天师道一则不明真相二则妄图借此良机扳倒茅山上清派、灵宝派两大同道劲敌一统道门因此大张旗鼓地怂恿道门各派一齐讨伐“乱党”在玄都观设下重伏等待楚易等人上钩。

茅山虞夫人等少数正直之士因为对此稍有质疑又在李玄等人的挑唆与暗示下被指成叛党同谋纷纷遭擒镇困在慈恩寺大雁塔中交由大悲方丈等佛门绝顶高手看守。

听到这里楚易才对前因后果知道了个大概又是惊怒又是讶异:“这厮既是魔门妖帝为何不直接弑帝篡位利用朝廷之力扶植魔门剿灭道佛收齐轩辕六宝?以他的地位、势力和修为这几十年中若要想取代唐元宗直如探囊取物何必如此大费周折?”

转念一想旋即了然:“是了。这些魔门妖人最怕的便是道佛各派团结合力倘若正面压迫只会引起道佛诸派的联手反击即便他当上皇帝也朝不保夕。这厮隐忍这么多年为的便是暗中挑拨诱使道门、佛门自相残杀兵不血刃而得天下!”

李玄心中畅快至极哈哈大笑道:“两位放心你们死了之后灵宝派尚存的女弟子、太乙天帝门的三十几位姬妾丫鬟以及这位唐仙子本王都会好好照料疼爱让她们逍遥快活、欲死欲仙的……”

李芝仪、楚狂歌气得险些爆炸开来齐声厉笑道:“无耻小人做你***清秋大梦!”

话音刚落楚易突觉经脉剧痛一股汹汹真气烈火似的从他断裂的经络上席卷冲过直灌双臂。

“呼!”碧光怒舞天枢剑破袖冲出和太乙离火刀一齐怒旋爆射破入紫微星盘之中!

“轰隆!”巨震轰鸣天摇地动。琴笙顿时走调那团银白光轮也反弹抛飞。

耳畔惊呼、怒吼齐齐交迸楚易被狂猛气浪推送身不由己冲天飞出人剑合一带着熊熊火焰轰然直指。

气光怒爆处秘室顶角应声震裂开一条大缝光芒刺目。

刹那之间楚狂歌、李芝仪竟以两伤法术焚天诀强行调集周身真气毕全力于一击硬生生将固若金汤的秘室震开了一个豁口!

李玄又惊又怒哈哈大笑道:“强弩之末看你如何穿缟素!不如本王送你上三清九宸!”

砰地一声一道凌厉气浪再度当胸破入楚易喉中一甜仿佛突然被劈成了两半剧痛欲死猛地喷出一大口鲜血人却从那屋顶裂缝冲天抛飞。

夜色凄迷大雪纷飞他横空撞折了几株梅树砰地重重摔落血花蒙蒙飞洒喷溅得雪地斑斑艳红。

风声悲凉地呜咽着梅花纷纷飘落冰冷的雪花纷乱扑面。温热腥咸的鲜血流入眼睛火辣辣地酸疼刺痛视野血红而朦胧。

楚易血人似的蜷缩在地剧烈地抽搐着大口大口地喘着气。遍体鳞伤经脉断毁剧痛得几近麻木就连手指也不能动弹丝毫。但比起心中熊熊的怒火这火烧火燎的灼痛却显得如此微不足道。

前方人影闪烁玉笙激奏。

合着妖邪诡异的节奏一双玲珑似玉的赤足在雪地里韵律地走着在他眼前停了下来。翠绿的裙摆鼓舞翻飞时而露出雪白晶莹的小腿浓香扑鼻。

楚易费尽全力抬头望去一个风华绝代的绿衣美人俏生生地站在梅花树下樱唇绽破十指弹舞悠扬地吹奏着碧玉笙。美目流盼梨涡浅浅眉心的玛瑙花钿灼灼鲜艳将那妖娆绝世的容颜衬托得更加目眩神迷。

他生平所见过的女子当中晏小仙、萧晚晴、翩翩无一不是倾国倾城的绝色佳人但和她比起来竟仍稍逊色半分。只是她雍容妖媚之中又带着一种说不出的阴邪森寒之气令人不敢逼视。

“天山一夜**掐指已近三年。不知楚郎别来无恙?”

一曲终了她放下玉笙笑吟吟地凝视着楚易柔媚的声音像春风拂过他的耳梢。但不知何以楚易却感到一阵彻骨的寒意。

丹田内传出楚狂歌悲怒的狂笑:“拜萧天仙所赐寡人生不生死不死好得很哪。”声音嘶哑虚弱受伤极重。

楚易闻言大震原来这个妖娆女子才是天下第一魔女萧太真!瞧她雪肤如凝脂莹玉吹弹欲破眼角唇边没有一丝皱纹容颜竟比童女还要娇嫩怎么看也不像将近两百岁的妖女。

萧太真咯咯一笑艳光四射柔声道:“楚郎当年若不弃妾身而去又怎会有今日?咎由自取却反倒来怪人家好没道理。”

她素手一挥丝带飞卷将楚易紧紧缠住飘然掠回沉香阁中。

砰地一声他被重重抛落在地剧疼攻心差点没晕厥。

灯火跳跃屋内桌案倾倒一片狼籍。唐梦杳被封住经脉软软地伏在案上正好与他四目相对脸上酡红妙目中尽是惊怒悔恨与关切担忧。

萧晚晴抱琴盈盈拜倒恭声道:“徒儿晚晴叩见师尊。”

楚易大震:“她果然也是天仙派妖女!”残存的一丝侥幸也被瞬间粉碎了心中忽然一阵大痛。这一刹那被欺骗的愤怒、伤心竟远远过了痛楚和恐惧。

楚狂歌怒极反笑:“不错寡人早该想到了!这丫头姓萧又穿着一身绿衣岂会和你没有关系?嘿嘿枉我还对她赞誉有加真他奶奶瞎了眼啦!”

萧晚晴微笑不语但妙目中却闪过一丝淡不可察的黯然讥诮之色。

萧太真嫣然一笑道:“这倒也不能怪你。她是妾身的秘密武器自小修练玉女天仙诀迄今仍是处子之身。楚郎探察不到她体内存在着双修真气自然猜不到她是妾身的好徒弟啦。”

“师尊……”翩翩脸色惨白也摇摇晃晃地伏倒在地嘴角强牵起一丝笑容樱唇翕动想要说话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先前琴笙合奏的重击已震断了她的奇经八脉就连七魂六魄也险些飞散离窍。

萧太真摸了摸她的头顶柔声道:“好孩子你受委屈啦。你此次指挥得当处变不惊立了大功。放心吧师尊一定治好你的伤让你比从前更胜十倍。”

翩翩眼圈一红点着头泪珠不断地从清澈蓝眸中涌出苍白的脸颜却绽放出欢喜灿烂的笑容。

在师尊面前这妖媚狠毒的魔女竟变得犹如孩子一般单纯乖巧。

李玄自顾把玩着天地洪炉掩抑不住狂喜激动微笑道:“太真现在轩辕六宝已有大半落入你我囊中等到我们收齐六宝驾御四灵修成轩辕仙经三界九天又有谁是敌手?”说到最后一句忍不住哈哈大笑。

李芝仪大骂不绝楚易心里悲怒难抑迷糊中凄然忖想:“妖魔当道大劫难逃……老天哪老天难道你竟没长眼吗?”

又听楚狂歌哈哈笑道:“李玄呀李玄枉你还是神门紫微大帝你以为萧太真这蛇蝎毒妇会甘心与你分享轩辕六宝吗?她不过是拿你当工具罢了等六宝收齐第一个死的便是你!”

“呸楚郎你死到临头还想挑拨离间吗?”萧太真笑吟吟地啐了一口秋波一转凝视着李玄嫣然道:“李郎这两人好歹都是散仙这般处死也忒浪费啦。不如咱们将他们炼成元婴金丹一齐服下你说好不好?”

李玄哈哈笑道:“妙极妙极!本王修练了这么多年吞敛的修真元神不可计数却从没吃过散仙的元婴金丹也不知是什么滋味?”

说到最后一句双目灼灼闪光杀机大作手掌一摊天地洪炉碧光大盛呼呼急转。

楚易呼吸一窒只觉得炎风扑面眼花缭乱一股强大的涡旋力将他陡然拔地吸起。

萧太真嘴角勾起一丝妖媚而森冷的微笑朝着楚易盈盈行了一礼柔声道:“天寒地冻请君入瓮……”

话音未落远处突然传来一阵阵诡异的呼啸此起彼伏急逼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