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十六章 十面埋伏

“前辈慢些慢些……”

蓝天澄碧白云悠悠。狂风猎猎扑面楚易身不由己在高空中急飞翔。低头望去群山如螺髻江河似银带在脚下遥遥飞逝瞬息千里。

丹田内楚狂歌、李芝仪对他的惊叫惘然不闻只顾不住地呼喝斗口自夸御风术远胜对方。

于是楚易忽而展臂滑翔忽而凌空抄足踏步忽高忽低忽快忽慢……不断地变化道魔两门的各种乘风妙法在万丈高空做着变飞行的花样表演俨然成了两人比斗的实验品吓得过往鸟群惊飞四散。

在此之前楚易虽然也曾腾云驾雾但要嘛时间短暂来不及感到害怕;要嘛紧紧依附在别人身上无需自己操心。

比起眼下神智清醒却又无法自主心中的慌乱恐惧自然远远不及。

眼看着天旋地转脚下虚空他胆子再大也不免惊骇慌张双足凭空乱蹬想要高呼大叫却被扑面狂风堵得晕眩窒息喘不过气、不出声。

李芝仪不耐骂道:“臭小子你四脚朝天乱蹬什么?他***有我们在这儿还能摔死你吗?”

紧随一旁的唐梦杳忍俊不禁嫣然一笑下意识地伸手去握他的手掌想让他定下心来。

但突然想起自己一介出家女真这般主动去牵握一个陌生男子的手未免太过荒唐突兀待要抽回手却已被他如救命稻草似的紧紧抓握动弹不得脸上顿时一阵烧烫。

过了半晌楚易心底的惊怖恐慌之意逐步消退渐渐被新奇惊喜所取代。

双袖盈风鼓舞仰望辽阔碧虚俯瞰苍茫大地他仿佛已经化作了飞鸟变成了流云自由自在说不出的惬意。心想:“难怪那么多人想当神仙这恣意翱翔的感觉果然颇有些滋味……”

忽然感觉自己掌中紧握着的滑腻纤手柔若无骨楚易心中怦然大跳转头望去和唐梦杳的目光撞了个正着两人脸上莫名地一红松开手却又忍不住一齐笑了起来。

阳光照在唐梦杳的笑容上灿灿生辉。

楚易呼吸一窒眼前忽然又闪过晏小仙清丽如花的笑靥心里顿时一阵酸疼刺痛。

此时此刻她又在哪里?真如妖女所言仍被魔门囚禁在华山落雁峰的某个秘密之地吗?自己要何时才能重返华山救她出来呢?

刚才在玉女峰上萧妖女声称魔门在终南山里设下重伏紫微真人与凌波仙子已被孔雀老祖诱往彼处;同时魔门六尊、九祖、十妖等一流妖魔高手也已经纷纷赶往长安城刺杀皇帝、歼灭会京城的道门各派。

与这些事情相比较晏小仙的生死安危在李芝仪、楚狂歌等人的眼里实在是无足轻重不值一提。

众人将厉害关系一一剖析妥当后已经取得共识:如果被萧妖女牵着鼻子走中了魔门的埋伏不但于事无补只会贻误战机破坏大局。

因此眼下最要紧的不是自投罗网去终南山解救张宿更不是遍查落雁峰找寻晏小仙而是先赶回京城与上清、龙虎等道门各派会合禀明华山生的事情而后同心协力一齐挫败魔门阴谋设法救出受困人等。

于是他们将萧翩翩封印入天地洪炉杀出重围以最快的度赶往长安。

楚易心底虽然千百个不愿意恨不得立即将落雁峰翻个底朝天救出晏小仙奈何身不由己而他们所说又颇有些道理只好强忍心中的忐忑忧惧暗暗祈告上天佑护义妹让她最终平安得救。

想到这些他满腔的欢跃激动之意立刻又荡然无存大转黯然担忧。

“轰隆隆……”

远远的天边传来几声闷雷黑红色的云层滚滚奔腾狂潮巨浪似的从他们头顶急涌过向西蔓延。

万里碧空转眼间已是彤云密布天色迅变得黯淡扑面的寒风中夹带着一丝丝冰冷的水珠。

不过片刻阴沉沉的空中开始飘起了鹅毛般的雪花越下越大纷纷扬扬等他们到达长安城外时天地已是白茫茫一片。

“妖魔!妖魔来了!”春明门城楼上的守军瞧见他们顿时乱作一团号角声此起彼伏箭矢如雨朝着空中密集攒射。

“妖你奶奶个头!”李芝仪骂声刚起楚易已不由自主地双袖飞卷将四面八方射来的长箭拨得冲天乱舞急冲直下和唐梦杳并肩飘落在城楼。

“妖魔厉害快叫龙虎道士!快叫龙虎道士!”禁军大骇惊呼潮水似的退开弯弓持矛将两人团团围住口中呼喝不绝但谁也不敢贸然进攻。

楚易心中微凛长安城门禁闭守军如临大敌见了他们动辄呼妖称魔看来萧妖女所言非虚妖魔果然侵入京城了。

“唐仙子!”几个黄袍羽冠的龙虎道士从角楼里急奔而出瞥见两人顿时脸色大变失声叫了起来。

唐梦杳认得这几人当先那个脸色黝黑的龙虎道士正是龙虎八真中的赵慕真于是微微一笑道:“赵真人你好。”

赵慕真神色古怪勉强笑了一笑大踏步上前在一个将官耳边低语了几句。

那将官眯了眯眼脸色也陡然变了点头生硬道:“原来是茅山掌门唐仙子失敬了。小将奉命镇守东门不敢有所懈怠冒犯之处还请海涵。”不等二人回话又高声喝道:“来人备好马车护送唐仙子前往玄都观!”

众禁军卫士轰然附应纷纷让开但手里却依旧紧紧攥着兵器惊怒犹疑地瞪着两人丝毫没有松懈之意。

唐梦杳两人回礼谢过随着赵慕真等道士往城楼下走去低声道:“赵真人长安城中生了什么事?道门各派还好吗?”

赵慕真匆忙急行低声道:“唐仙子昨夜你们走后又有妖魔行刺陛下所幸被大家合力擒获。从昨夜起京都已经全城戒严就连我们也被抽调来协助镇守各大城门……”

楚易两人吃了一惊但听说皇帝与道门各派暂时都平安无事稍稍定下心来。

赵慕真续道:“京城里的三千八百多名道门子弟除了调去镇守三内、十二城门的一千九百多人其余的现在都集合在玄都观里商讨除妖大计……”

西唐道佛各教极为兴盛长安城中道观、佛寺数量众多但规模最大的却是玄都观、昊天观、兴唐观三大道观以及大兴善寺、慈恩寺、荐福寺三大寺院。

全国各地进京游历、**的道士、僧人十有**都住在这三观三寺中。

这次的天下仙佛论法大会吸引了将近万千名道僧术士其中四分之一也都住在这六处寺院、宫观。

楚易与唐梦杳对望一眼松了口气心想这样再好不过。原想立即将华山之变告诉赵慕真等人让他们帮忙尽快召集道门众派现在索性等到了玄都观后再一五一十地向大家说明。

众人边说边走到了城墙下早有金吾卫队列阵等候。

楚易、唐梦杳随着赵慕真上了马车车马辚辚沿着春明门大街朝西急驰。

大雪纷飞街上行人寥寥偶尔有金吾卫队叱呵着奔驰而过蹄痕、辙印很快又被大雪覆盖。

楚易揭开帘子隔窗眺望街道两侧那鳞次栉比的高楼、店铺急后退所有门窗全都紧紧闭拢瞧不见半个人影。

就连彻夜喧哗的东市、平康坊笙歌艳舞终日不绝的花街柳巷此时也是静悄悄没一丝声响丝毫没有平时“骑马斜倚桥满楼红袖招”的热闹情景。

喧闹繁华的京城竟忽然变得空空荡荡冷冷清清仿佛一座空城。

卫队从皇城下驶过一眼望去高高的红色城墙上刀光闪动也不知有多少金吾卫士披坚持锐警惕地扫视着下方。隔三差五果然还站着不少道士大半都是龙虎弟子。

车内赵慕真和两名道士坐在他们对面目光游移不定随着车子的行进变得越来越缄默神情紧张古怪不知在想些什么。

楚易心中一动隐隐有些不安但一时又说不出所以然。

唐梦杳却恍然不觉凝视着窗外的雪景双靥晕红长睫颤动。想到即将见着师父想到昨夜枉死的二十余名弟子心中不知是悲是喜。

这一夜之间生的事情实在太多了回到长安竟有一种恍若隔世、虚无缥缈的感觉。

“驾!”驾车的卫士长鞭劈甩破风之声凌厉凛冽。

马车左转沿着朱雀门大街朝南飞驰。

马蹄如飞车轮滚滚越来越快雪尘迸扬弥漫如同一条白龙在卫队后方翻腾。

“当!”

远处传来一声苍凉浑厚的钟鸣悠悠回荡像是来自大兴善寺的钟楼。

玄都观位于崇仁坊与大兴善寺隔街东西对望。占地一坊宫观巍峨雄丽与大兴善寺相互辉映。

当年隋朝宇文恺建造大兴城时将龙原下的六条高坡比作乾坤六爻九二建宫殿九三为百司衙门唯独九五贵位不能留给百姓居住所以就建了大兴善寺与玄都观以佛、道二教圣地镇住风水。

此时虽然相距尚有七八里地虽然隔着蒙蒙大雪却已可以依稀望见那连绵壮丽的建筑群。

钟声尚在耳边回荡前方鼓楼忽然又响起咚咚的鼓声急促而又密集。

赵慕真微微一颤脸上闪过一丝古怪的表情拳头不自觉地攥紧又慢慢地放松。

也不知是否因为马车奔驰太快另外两个龙虎道士双腿竟开始微微颤抖被楚易扫了两眼额头沁出了几颗汗珠。

楚易心中怦怦直跳那奇异的不祥预感越来越加强烈了全身仿佛被无形的冷雾紧紧包围窒息而又寒冷。

“牛鼻子你得了疟疾吗?怎么一边哆嗦一边还不停地出汗?”楚易丹田内蓦地响起楚狂歌揶揄而森冷的声音。

语出突然车内众人无不吓了一跳唐梦杳回过神讶然地凝视着龙虎道士。

那两个道士面色大变急忙伸手去抹汗珠吃吃道:“没……没有……我……”

楚易心中咯蹬一响:“奇怪他们听见我肚内出别人声音竟像是一点也不诧异难道他们早已知道了些什么?”

丹田内又传出李芝仪哈哈的笑声:“没有?没有什么?是没有瞧见张思道呢还是没有瞧见其他的师兄弟?嘿嘿奇怪呀奇怪张天师没和我们一道回来你们居然一字儿也不问?他***还真是欺师灭祖的不肖徒孙呐。”

楚易霍然大凛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不安了!

昨夜张思道率领七十余名龙虎道士与唐梦杳一起追拿角蟒魔祖彻夜未归。今日赵慕真等人见了他们居然绝口不问张天师消息反而心急火燎地带着他们赶往玄都观这未免忒也不合情理!

众人大震赵慕真脸色惨白强笑道:“是了我……我急着将唐仙子带回玄都观一时……一时……若不是太乙真人提醒我倒当真忘了……我师尊他……他怎么没和你们一道回来?”

李芝仪咦了一声截口讶然道:“奇哉怪也!赵真人见过我吗?素未谋面怎么一听声音你就认得我是太乙真人?嘿嘿莫非你真有未卜先知的本领?”

“我……我……你……”赵慕真语无伦次汗水涔涔而下刹那间目中闪过惊怒、悔惧、害怕、绝望诸多神色突然凶光毕露困兽似的厉声吼道:“恶贼我要杀了你为天师报仇!”

“咻!”寒光一闪剑芒如急电怒舞直取楚易咽喉。

楚易猛吃一惊只听楚狂歌笑喝道:“找死!”话音刚起他身不由己地随手一拍碧光气旋轰然爆舞。

“叮叮叮!”长剑寸寸断裂迸飞破壁飞出。

接着格啦啦一阵脆响赵慕真颈骨、腕骨、踝骨、膝骨……瞬间齐齐粉碎身子一晃软绵绵地瘫倒在座位上七窍流血双目凸出惊怖骇怒地瞪着楚易整张脸都因剧痛而极度扭曲。

另外两个道士骇得魂飞魄散扑通一声齐齐跪伏在楚易脚下磕头如捣蒜颤声道:“李真人饶命!楚天帝饶命!”

就在此时车外号角长吹鼓声密奏四面八方响起震天杀声。

楚易心中大凛循声四望只见雪尘滚滚旌旗猎猎两侧纵横如阡陌的大街小巷中突然杀出千军万马如狂潮似的围涌而来。

雪花茫茫飞舞朱雀门大街两侧那高低连绵的屋宇上无数道士、僧人高低窜伏朝他们急地飞掠包抄蔚为壮观。

金吾卫队的护驾骑兵已经四散逃逸只有这辆无人驾驶的马车依旧在长安第一大道上风驰电掣。

唐梦杳惊愕地凝视着两道士蹙眉道:“两位道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两道士簌簌抖牙关咯咯乱撞结结巴巴地正要说话忽听号角破云一人高声喝道:“将反贼乱箭射死!”

还不待楚易等人回过神来嗖嗖之声大作万千箭矢已经如星河密雨缤纷怒射而来。

那两匹受惊狂奔的骏马瞬间被攒射得犹如刺猬一般凄烈悲嘶蓦然跪倒在地车厢惯性前冲猛一翻震高高掀飞而起。

“笃笃笃笃……”

数百枝长箭贯穿入车厢擦着楚易的护体真气弹飞而过顿时将那两道士活活钉在椅子上杀猪似的痛嚎狂叫。

反贼?楚易惊骇茫然这些人不问青红皂白便欲将他们置于死地难道竟是将他们误认作了妖魔和反贼?

楚狂歌哈哈笑道:“这么盛大的欢迎仪式寡人受宠若惊呐。雷公电母返火回风疾!”

话音刚落楚易丹田内鼓起一团刺眼的光球双臂一振蓦地迸爆开来幻化为一个巨大的翠绿光轮。

轰地一声巨响碧光冲天破云车厢碎为齑粉和雪花一起漫天乱舞。

两道士惨叫着横空抛飞周身着火重重地摔落在数百丈外的雪地中顷刻间被冲涌而来的军马踏成肉泥。

“啪啪”之声大作空中攒射而来的万千箭矢被碧光席卷顿时倒弹抛飞带着道道幽火碧光反向怒射。

箭矢去势如电犹如流星乱舞缤纷耀目冲在最前的百余名骑兵避之不及连人带马被贯射得凌空倒飞火球似的摔入后方人群。

一时间人仰马翻惨呼不绝骑兵阵形大乱纷纷朝后退却。

狂风呼啸雪花纷飞楚易衣裳猎猎鼓舞和唐梦杳一齐轻飘飘地落在雪地中。

十里长街大雪茫茫马嘶、人吼、号角、战鼓……轰然回荡。

四面八方都是禁军刀枪如林旌旗似海大街两侧的屋脊墙楼上密密麻麻尽是穿梭交错的人影。

刹那之间楚易等人已经陷入数万精锐禁军以及近万名各大门派修真的重围之中。

“大胆反贼还不快快束手就擒!”

“将反贼碎尸万段为天师报仇!”

混乱嘈杂的汹汹呐喊排山倒海震耳欲聋。

唐梦杳双颊红晕泛起翠裳翻飞惊愕迷惘地扫望四周越看越是心惊。

龙虎山众道、青城气宗各派、九华山僧侣、兴善寺密宗法僧等众多名门正派的顶级高手都已现身虎视眈眈杀气腾腾。唯独没有瞧见师尊虞夫人的身影。

突然瞥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唐梦杳娇躯一震高声叫道:“师姐到底生了什么事?师父她老人家在哪里?”

右前方安业坊唐昌观的殿阁檐角上站着一个清秀苗条的绿衣中年道姑正是与她并称茅山三仙的李凝扇。

李凝扇脸色煞白冷冷道:“掌门师妹何必明知故问?你自己做的事自己心里清楚!亏你还敢问师尊下落她为了你已经……已经……”眼圈一红剩下半句话再也说不出来。

唐梦杳心中大寒正想问个究竟左前方忽地又响起一阵雷霆似的怒笑震得众人耳膜嗡嗡痹痛:“唐梦杳!你和李芝仪这老贼勾结妖魔戕害同道蛊惑太子刺杀皇上……嘿嘿这些大逆不道的滔天罪行你既敢做为何不敢当!”

“太子?刺杀皇上?”楚易、唐梦杳二人大吃一惊骇然失声。

循声望去荐福寺小雁塔上昂然站着一个黄袍道人长须飘飘青铁剑遥遥直指一双铜铃似的眼睛愤恨地盯着他们直欲喷出火来。

赫然正是龙虎天师道中的第二号人物位列道门十大散仙的灭魔真人张飞羽。

李芝仪怒极反笑:“姓张的你胡说什么?我和妖魔勾结蛊惑太子行刺皇上?他***你是猪油蒙了心还是脑壳进了水?我……”

话音未落前方禁军阵列中策马冲出一员银甲大将声音高亮一字字地叫道:“皇上口谕:反贼李芝仪、楚狂歌、唐梦杳尔等妖邪术士竟敢蛊惑太子与朝中佞臣乱党狼狈为奸图谋弑朕篡位夺权祸乱天下荼毒苍生实在大逆不道罪不可赦……”

这银甲大将正是金吾大将军王忠良他每说一句禁军便齐声呐喊附和皇城、十二城门的守军也随之遥遥呼应声浪震天响彻京城。

楚易二人越听越是凛然惊骇张口结舌不知究竟怎么回事。

西唐皇室素来信奉道教诸王侯之中上清、天师、灵宝三宗各有虔信者。太子李兆重少年时便拜紫微真人张宿为师论起辈份可算是李芝仪的师侄。但他素来谦恭孝顺礼贤下士又怎会做出这等大逆不道之事?

李芝仪又是惊怒又是愤慨忍着怒气大声道:“王将军明鉴太子迟早要继承皇位为什么还要叛乱篡位?我灵宝道士向来修练天道降妖除魔干嘛吃饱了撑着伙同妖魔做这等自取灭亡的傻事?”声音雄浑如雷嗡嗡震耳顿时将四周的叫声压了下去。

王忠良厉声喝道:“大胆反贼还敢狡辩!你为了当上国师夺取所谓轩辕六宝不惜勾结太子少保李壑、兵部侍郎杨烨、刑部侍郎司马儒等奸臣怂恿太子弑君篡位。昨夜你串通妖魔刺杀皇上未果竟丧心病狂又派遣同门逆贼张宿、商歌夜闯兴庆宫行刺陛下所幸被当场擒获。证据确凿同犯供词一致哪容得你信口雌黄!”

“什么?”楚易等人大吃一惊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张宿、商歌夜闯兴庆宫行刺皇帝?

萧翩翩不是说他们被诱入终南山魔门重伏之中了吗?难道这妖女骗了他们其中另有隐情不成?

楚易心中突突狂跳猜到这一切必定又是魔门的奸计大感不妙。

丹田内李芝仪愤怒已极哈哈大笑:“可笑呀可笑!妖魔既能变化成我的模样刺杀皇上为什么就不能变化成紫微真人、凌波仙子?嘿嘿若真是他们就凭你们也能将他们擒住?”

众人大怒汹汹喝骂但禁军纪律严整没有主将号令谁也不敢率先杀出。

一个低沉悦耳的声音从右后方响起叹息道:“李道兄事已至此你又何必强辩?你若没和妖魔勾结怎会与楚狂歌同处一体?怎会眼睁睁看着角蟒魔祖乔化成你的模样行刺皇上?又怎会让角蟒老怪将张天师诱入华山密洞杀了个干干净净?难道非要请人将来龙去脉抖搂个水落石出你才死心吗?”

楚易听到最后两句话时心里陡然又是一惊:这人是谁?怎么知道角蟒魔祖将张天师等人引入二十八宿洞?寒意大起隐隐之中更觉不妙。

说话的人是个清俊挺拔的青衣道士翩然站在左后方的宫殿屋脊上双目炯炯如星八字胡微微上翘嘴角带着一丝笑意葛巾飘飘衣带如飞说不出的风雅洒落。

赫然正是上清青城气宗的雨蕉庵主人齐雨蕉。

此人风度卓雅号称玉真人与李芝仪并列当世道门十大散仙之一。

三十年前因争抢游仙枕与李芝仪结下深怨。此时看见灵宝派遭遇大难心中非但没有半分兔死狐悲之意反而幸灾乐祸落井下石。

大街两侧的道佛各派高手纷纷起哄叫道:“狼子野心昭然若揭大家伙儿的眼睛都是雪亮的你水仙不开花装什么蒜?”

“他***老贼是摆明了不见棺材不掉泪天师派的道友快快叫出证人让这老贼没话可说!”

小雁塔上忽然又传来张飞羽雷霆似的厉喝:“五真你当着天下英雄的面把昨夜之事再仔仔细细地说上一遍!”

楚易转头望去顿时又是一惊暗呼糟糕。

小雁塔最高一层的檐角站了几名血迹斑斑的黄袍道士当中一人皮肉焦黑如木炭半边脸宛如黑漆漆的骷髅在漫天洁白的雪花里越显得丑恶如鬼。

赫然正是昨夜被楚狂歌一记太乙离火刀杀得死生难料的张五真!

唐梦杳啊地失声叫道:“你……你没死!”想到昨夜生之事脸上一红惊愕、羞愤、厌憎……百感交杂隐隐之中又感到一种莫名的不安。

楚狂歌只顾看热闹半晌没吭声此时也忍不住哈哈大笑道:“打不死的蟑螂摔不死的猫。牛鼻子你吃了寡人一刀又被二十八宿咬了个七荤八素居然还能赖着不死也算是不小的本事!”

张五真等的便是这句话丑脸扭曲厉声狞笑道:“姓楚的我当然不能死!我若是死了天师道的七十六个冤魂岂不是永世不得安生?我若是死了又有谁能拆穿你们的惊世奸谋保护皇上?”

听了三人的对话群雄无不哗然。仅从这些话语断章取义所有人都认定唐梦杳与楚狂歌等魔门妖人沆瀣一气将张五真残害成这等模样。

唐梦杳又惊又怒蹙眉道:“张真人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张五真也不回答扯着喉咙径自嘶声大叫:“各位道门同仁、天下英雄明鉴敝门师尊张天师便是被这蛇蝎毒妇伙同楚妖帝、李老贼合力害死的!昨夜与我同往华山的七十五名龙虎弟子也是中了他们的圈套活活成了二十八宿的血祭!”

众人又是一阵轰然楚易心中一沉担心的事情果然还是生了。

张五真狞笑道:“各位你们可知这蛇蝎毒妇的真实身份是什么?是魔门天仙派的妖女!她和太乙妖帝楚狂歌早已勾搭成奸苦心孤诣潜伏上清派这么多年就是为了今日!”

群雄顿时一阵大哗楚狂歌一愣大感滑稽哈哈狂笑道:“妙极妙极!想不到寡人竟和茅山掌门早有奸情。他***寡人果然魅力无双艳福不浅啊!”

唐梦杳气得俏脸煞白指着张五真怒道:“你……你……”身子微微颤抖竟说不出一句话来。

不等他们辩白张五真已经抢着滔滔不绝、声泪俱下地陈诉昨夜的苦难及其“真相”。

声称楚狂歌为了与唐梦杳联袂当上魔门天帝、神后与灵宝派相勾结定下了一连串的阴谋奸计帮助灵宝派除灭异己夺取国师之位一统道门;协助太子乱党刺杀皇帝夺权篡位……。

而华山灵宝派则投桃报李帮助楚狂歌、唐梦杳收齐轩辕六宝打开四灵封印振兴魔门。

于是乎灵宝派与魔门在华山设下重伏一方面指派角蟒老妖调虎离山将张天师等道门高手诱往二十八宿洞好让张宿、商歌得空刺杀皇帝。

另一方面在华山大肆围攻龙虎道士诱骗张天师打开了二十八宿封印。

张天师悲愤之下与李芝仪、楚狂歌殊死相斗打得他们落花流水神魂出窍。

两人恼羞成怒孤注一掷施展元神寄体**双双附身于楚举人体内终于将张天师残忍杀害……

总而言之所有魔门做的恶事、铺设的阴谋都被一股脑儿地算在了唐梦杳、楚狂歌与李芝仪三人身上。

而张思道与龙虎众道士则摇身一变成了为扞卫道门正义流尽最后一滴鲜血的可歌可泣的英雄人物……逻辑合理丝丝入扣听来不由人不信。

楚易越听越是惊愕愤怒但更多的却是滑稽鄙夷。

如果不是亲眼目睹了所有一切他几乎也要被张五真那充满了悲愤与仇恨、饱浸了血泪和苦难的高亢言论所渲染迷惑与四周沸腾的人群一起声讨李芝仪等人的“滔天罪行”。

他心中恍然暗想:“这厮如果不是由魔门妖类所乔化就是生怕我们将天师道昨夜的丑行以及张思道打开二十八宿印的罪责抖搂出来所以索性来个恶人先告状借众人的刀来灭口……”

小雁塔上张五真越说越是激动黑骷髅似的脸上泛起酱紫之色遥遥指着楚易二人哽咽着叫道:“楚妖帝和李老贼杀了我师尊后已将天地洪炉、太乙元真鼎、乾坤元罡壶和天枢神剑收入囊中唐妖女更将本门天师印窃为己有!众位如果不信只管搜上一搜!”

唐梦杳气得俏脸酡红叱道:“无耻!这天师印是张天师临死之前委托我转交给张飞羽张真人的……”

张五真不等她说完重重地呸了一口厉笑道:“妖女你当天下英雄是三岁小孩吗?天师印是本门至宝即便是要转交给张真人我师尊也当委托给我凭什么交到你的手中?”

群雄听得义愤填膺轰然附应。

众龙虎道士更是悲愤难当纷纷怒吼道:“杀了妖女、老贼为师尊报仇雪恨!”

剑光缤纷闪动只等张飞羽一声令下立即包抄俯冲与楚易二人决一死战。

王忠良远远地高声大喝:“反贼李芝仪、唐梦杳铁证如山你们还有什么可说的吗?跪下认罪伏法或许还可让你们死个痛快;否则必定千刀万剐诛灭九族!”

三军呼应号鼓震天数万禁军方阵缓缓逼近。

两侧屋宇墙楼上三教九流各派高手也叱呵呐喊着抄掠包围。

楚易苦笑不已想不到刚从华山险死还生竟又掉入了另一个更加可怕的梦魇中心想:“这些赶来围剿的道门各派打着冠冕堂皇的旗号实则多半也是为了抢夺轩辕六宝来的。哎少了一个张思道竟又多出千千万万个张思道。”

楚狂歌哈哈大笑道:“老牛鼻子唐丫头想不到你们自负名门道侠没死在我们这些妖魔之手却注定要死在朝廷与道佛正派刀下。嘿嘿这可真叫做茧自缚自作自受了!”

唐梦杳脸色雪白指尖轻颤咬牙道:“李真人咱们将萧妖女放出来与他们当面对质。”

李芝仪心中又是愤怒又是滑稽自己一生光风霁月降妖伏魔难道最终竟反要被道门、朝廷诬为妖魔逼陷绝境?

想起龙虎道士戕害同道打开封印搅得天下大乱却摇身变成了剿魔急先锋;而自己华山灵宝上上下下一百七十六名弟子与妖魔血战而死却反而要背负“通妖叛乱”的罪名更是呼吸窒堵气得几欲迸炸开来。

一时间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什么狗屁道德礼义、纲常伦理……全都抛到爪哇国去了纵声狂笑道:“丫头你以为那小妖女会帮我们澄清真相吗?就算她说出实话这些有眼无珠、有脑没浆的废物当真会相信吗?”

说到最后一个字时楚易呼吸一窒只觉一股凛冽无比的杀气轰然贯脑“呼!”周身紫光迸爆衣裳鼓舞如气球。

他双脚离地倏然凌空冲起双手气光流离飞卷昂然如凛凛天神。

王忠良大怒勒马回旋厉声大喝:“反贼执迷不悟大家勿念旧情将彼等就地正法!”

三军呐喊群雄怒吼号角、战鼓狂风暴雨似的高吹急奏。

刹那之间万马奔腾大军如潮无数箭矢纵横怒射。

人影憧憧各派高手争先恐后地俯冲围攻。

密密麻麻的法宝、兵器穿梭飞舞散出的凌厉杀气如同一道道霓光霞气冲天摇曳。

正午长安。朱雀门大街上雪花纷乱地飞扬。

一场惊天血战就这么猝不及防地拉开了序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