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十五章 东边日出西边雨

翩翩一言不透蓝清澈的妙目冷冷地盯着楚易杀气大盛胸脯急剧起伏过了片刻方才渐渐平定下来浅浅一笑道:“姓楚的你信也罢不信也罢喜欢也好不喜欢也好现在已经不重要了。等我取出神剑将你炼成元婴金丹献给师尊服下你自然就可以知道她的所有心思啦。”

楚狂歌嘿然冷笑似乎再没有说话的兴趣隐隐之中楚易只觉得一股凛冽的杀气从自己丹田内扩散令他又是兴奋又是恐惧。

李芝仪喝道:“且慢小妖女横竖我们半只脚已经跨进了阎王殿何不让我们死个明白?萧太真那老妖婆那日将我调往……”

翩翩眉尖一挑冷冰冰地截口道:“老牛鼻子我知道你想问些什么。好啊我一古脑儿告诉你吧省得你到了阎王殿里还要罗嗦个没完。”

她转头凝视着楚易嫣然一笑忽然又变回了那甜美俏媚的容颜柔声道:“没错儿那日我师尊使得便是‘调虎离山借刀杀人’之计。等你和楚天帝斗得你死我活的时候又分别传信给紫微真人和凌波仙子说你已死有人冒充你行刺皇帝再来个调虎离山。等他们连夜赶往长安这里就变成了修罗场。华山三观一百多名灵宝道士全都死了个精光连元神气丹也被吸了个干净好生可怜。至于紫微真人和凌波仙子哎算起时辰来这会儿他们多半已经一头栽入我们的埋伏之中尸解登仙啦!”

“你说什么?”李芝仪越听越是悲愤到了最后一句更是惊骇不已。

楚易“啊”地一声突然想起那日在长安城外多亏紫微真人师徒为自己解围赶跑了孔雀老祖。如此推算起来与这妖女说的时间果然毫厘无差心中顿时大感不安。

李芝仪愣了片刻突然哈哈大笑道“小妖女险些被你诈了!道爷我生平谁也不服独独服我师兄。就凭你们这些魔门妖类能动他个屁哪!”

翩翩笑吟吟道:“是吗?你非要这么自我安慰我也没法子。不过听我师尊说除了她老人家想亲自拜访紫微真人之外什么东海救苦天尊呀南极逍遥大帝呀还有什么北辰紫微大帝呀都对紫微真人的元婴金丹很感兴趣呢。”

楚易听得心神大凛。他记性极佳那夜听晏小仙介绍了道魔两门之后对于修真界的门派人物都已一一了然在胸。这妖女适才若无其事说出的几个名字无一不是凶名昭着的魔门巨妖。

魔门中素有“五帝四母”之说。这九人虽是魔门中人却也均达到了道门散仙的修练级别凶焰之炽就算是道门一流高手也不敢直攫其锋。

其中除了太乙天帝楚狂歌之外北辰紫微大帝、南极逍遥大帝都是五帝之列妖法无边。太阴元君萧太真则位列四母之被称为“天下第一妖女”。

至于那东海救苦天尊虽尚未达到散仙级别却也是魔门六大天尊之一极为凶狂。曾经以一己之力冲出上清派青城宗的合围杀死二十余人扬长而去。

如果陷入这四人的包围紫微真人就算有通天本事也难以逃生。

李芝仪惊疑不定心想此时自己身陷天地洪炉之内妖女实无诓骗自己的必要。又想:魔门空前团结处心积虑地制造了今夜华山之变为的便是重创道门解开四灵封印。但这等重大的事情为何魔门中的五帝四母一个也没出现?却放心交由这小妖女来坐镇指挥?

唯一合理的解释便是:魔门早已精心部署好了所有的计划算好了华山上生的每一件事情认为五帝四母等巨妖凶魔无须在此逗留而是直接赶往长安等地进行其他阴谋。比如伏击紫微真人与凌波仙子甚至道门其他修真。

当然他们唯独没有料到他和楚狂歌居然没死而且竟鬼使神差地寄体于一个举人的体内回到了华山……

想到这里李芝仪又是绝望又是愤怒犹如掉入万丈冰渊之中。

翩翩见李芝仪半晌不吱声心中大快咯咯笑道:“李真人你也不必太难过此次遭殃的也不单单你华山灵宝。黄泉路上指不定你一回头就能看见什么茅山上清神宗呀青城上清气宗呀龙虎天师道呀……的故友旧交说说笑笑岂不是好?”忽然眉尖一蹙失声叹道:“哎呀我险些忘了你和楚天帝将被烧炼成两颗元婴金丹从此魂飞湮灭离于轮回之外又怎能去地府里走亲访友呢?”

她嫣然一笑再也不看楚易一眼全神贯注地念咒捏诀解印天枢剑。

神剑寸寸上拔洪炉嗡嗡狂震碧光气浪四射飞舞将她那甜美娇媚的姿容映照得又是妖艳又是诡异。

过了片刻只听“砰”地一声巨响碎石爆射一道碧光电舞飞扬照得众人睁不开眼。

“当!”

定睛再看时岩地裂开一条深缝天枢剑则已掉落在地铿然龙吟如一泓春水闪闪晃动洞内寒气逼人。

众人大凛封印数千年的神剑终于重现人间!

翩翩又惊又喜地凝视着天枢剑俯下身春葱似的指尖微微颤抖地抚摩剑身蓦地握住玉石剑柄“锵”地一声提了起来咯咯大笑道:“天枢剑!我拔出天枢剑啦!”

旁边的两个天仙妖女喜色浮动齐齐拜倒娇声道:“恭喜掌门嗣主得掌天下第一神兵!”

翩翩笑靥如花指尖一弹神剑悦耳龙吟铜锈簌簌落了一地剑身碧光闪耀流丽夺目与她清澈蓝眸交相辉映。

她秋波流转笑吟吟地凝视着铜炉边的唐梦杳柔声道:“唐仙子恭喜你啦你是天枢剑几千年来所杀的第一人。”默念剑咒素手回转舞诀。

楚易又惊又怒喝道:“妖女住手……”

“咻!”

神剑疾如闪电地飞射而出环绕着唐梦杳划了几道碧光圆弧突然锵然一振凝空顿住剑芒吞吐。

唐梦杳微微一震又羞又怒娇靥忽然酡红如霞颤声道:“妖女你要杀就杀为何这般羞辱我……”

话音未落“哧哧”之声不绝她的翠绿道袍突然裂开无数缝隙。

转眼间丝缕飞扬迸散玲珑浮凸的玉体赤条条地盘坐于地晶莹胜雪晃得楚易眼睛都花了。

楚易脑中轰然一响“啊”地一声面红耳赤想要立即闭上眼睛却听楚狂歌哈哈笑道:“小子有色心没色胆这可就没寡人的风范了。嘿嘿有便宜不占是傻蛋当今第一玉女掌门的**岂能不看?”

一时间楚易身不由己眼睛像是凝结似的眨巴不得。相隔甚近纤毫毕现那对浑圆**巍巍颤动就在他的眼前不住地晃来晃去。

楚易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又从没见过女子**何况还是这貌美如花的少女道姑?刹那间血脉贲张口干舌燥颤声道:“唐仙子对……对不住我不是故意想看的……实是……实是不由自主……

唐梦杳闻言更是羞臊得无地自容就连耳根都已红透闭上双眼泪水簌簌流下心中悲苦羞怒恨不得立时死去。

翩翩咯咯笑道:“楚公子横竖她也看过你的**两不相亏有什么打紧?既要献祭神剑自然要干干净净一丝不挂……”

“呜——呜——”

就在这时洞外突然远远地传来两声凄厉高亢的号角正是浪穹公主姐妹的“苍兕双龙角”。

角声激越随之响起一阵惊天动地的凶兽怒吼震得楚易耳膜生疼心中大寒。转头望去穿过洞口恰好可以遥遥望见莲花峰。

深蓝的星空苍茫辽阔峰顶绚光冲天吞吐云蒸霞蔚瑰丽万状。空中万千凶禽盘旋飞舞黑压压如重重乌云滚滚翻腾出震耳啼吼。

“轰隆隆!”

莲花峰猛烈震动就连相隔如此之远的玉女峰也随之摇颤土石簌簌掉落。

突然一道妖艳的金光从峰顶冲天喷薄化为一条狰狞巨龙飞腾扬舞咆哮破云而去。

接着道道霞光爆射飞舞6续变幻成二十八凶兽的模样朝着四面八方飞冲消逝。数万飞禽汹汹怪吼也随之四面飞散。

那两个天仙妖女大喜笑道:“掌门大功告成四灵斋醮结束啦!”

翩翩容光焕咯咯笑道:“从今夜开始二十八宿天下走四海将永无宁日……”

话音未落唐梦杳突然“哇”地喷出一口鲜血一跃而起抄手握住天枢剑朝着铜炉电冲而来。

绿光电闪寒气森然扑面。

楚易大吃一惊只道她羞愤欲绝之下要将自己杀了泄恨。

丹田内却响起李芝仪惊喜激动的叫声:“好丫头!乖丫头!虞老太太教的聪明丫头!”

楚易“啊”地一声霍然醒悟:她是要打开天地洪炉将自己释放出来。

翩翩又惊又怒叱道:“找死!”翠袖翻卷绿光怒放青铜月牙铲陡然化作青甲螭龙怪啸飞舞直扑而去。

唐梦杳指尖一弹天枢剑脱手飞出继续冲向铜炉自己则翻身转向双手飞舞鼓起一团淡绿光球朝着青甲螭龙飞卷横挡。

“砰!”

气光迸爆螭龙飞腾横甩唐梦杳再度喷出一口鲜血摔飞出几丈开外脸白如纸几欲晕厥。

适才她乘着翩翩不备以两伤法术强行冲开经络奇经八脉已然重伤这般生生硬接哪能抵受得住?

翩翩眼角扫处剑光回旋电舞刹那之间神剑已绕着炉盖飞旋了一圈。

“哧哧”连声龙虎六一神泥被剑气所激倏然震裂。

她心下一沉暗呼糟糕立即翻身抄卷急电似的朝洞外飞逃素手如雪横吹玉笛。

受六魄笛声所激青螭巨龙狂性大作甩头咆哮卷引滔滔气浪朝着天地洪炉呼啸冲去。

“砰”的一声青铜炉盖晃了一晃突然冲天飞旋。

楚、李二人齐声呼啸声中楚易脚底生风真气灌顶身不由己地螺旋冲出炉外左手抓住兀自呼呼乱舞的天枢剑翻身就是一脚。

“砰!”

紫光碧气滚滚奔腾迎面撞在青螭巨龙的尖角上。

轰隆巨震声中青光扭曲涣散螭龙悲吼冲天反射瞬间将顶壁撞裂一个大洞直破星穹在淡淡的月光里还原为铜铲悠悠翻转。

洞内气浪爆舞碎石迸飞那两个天仙妖女眼前一花还未明白怎么回事已经倒飞横撞石壁玉殒香消。

翩翩胸口一窒六魄笛顿时走调仰天喷出一道血箭翻身飞跌绿裳如莲叶鼓舞朝着悬崖下急坠落。

楚狂歌哈哈大笑道:“萧丫头你不是要将我炼成元婴金丹吗?金丹未成你想上哪儿去?”

笑声中楚易不由自主地抄掠到洞口朝着下方悬崖探手一抓掌心顿时出现一轮碧绿色的光漪气旋螺旋飞卷如闪电似的将幽黑山壑照亮。

“呼!”

翩翩被绿光卷着倒飞而起不偏不倚地撞入楚易右掌被他陡地掐住脖颈高高提起全身酸软再也动弹不得。

电光石火一气呵成。

等到楚易回过神来只见自己左握神剑右提翩翩妖女昂然站在洞口。

唐梦杳软绵绵蜷卧在地心中又是惊骇又是欢喜松了口大气但隐隐又觉得有些不安。见他傲然挺拔的**身影脸上烧烫转头不敢再看。

此时已近黎明正是一夜中最黑暗寒冷的时刻站在洞口天地茫茫薄雾弥漫寒风呼啸着振动舍身树松枝簌簌雪沫漫天飞扬。

凄厉的六魄笛声仍在群山回荡华山诸峰倏然安静下来过了片刻莲花峰上号角长吹鼓声大作呐喊声如海浪似的涌起。

火光闪烁移动无数人影横空飞掠朝着玉女峰冲来。

楚易心中大凛暗呼糟糕萧妖女的笛声必是求救信号。才脱虎穴看来又要重入狼口。

但丹田内的道魔二仙对此置若罔闻李芝仪激动至极哈哈大笑道:“天枢剑!这就是封印青龙灵的天枢剑!轩辕六宝让道爷得了过半啦!”

楚易左手被他所控握着神剑在眼前反覆翻转青光刺目闪耀时而显现出剑脊上细如蝇头的上古篆文。

楚狂歌却似对神剑兴趣不是太大操纵着楚易右手将翩翩脖子一寸寸地掐紧微笑道:“寡人无疾寡人好色。萧丫头像你这等尤物寡人原舍不得辣手摧花但今日不杀了你又怎能平寡人心头之恨?”

笑声森然竟比凌晨的寒风还要彻骨听得楚易鸡皮疙瘩接连泛起。

翩翩呼吸不得花容胀紫舌尖渐渐地吐了出来。清澈蓝眸又是恨怒又是悲楚地凝视着楚易长睫一眨一颗泪水倏然滑过脸颊。

楚易心地善良喜欢除强扶弱打抱不平对这妖女虽颇为恼恨但此时近在咫尺看着她痛苦无助之状种种恨意顿时烟消云散。

一时怜悯之意大起忍不住叫道:“前辈这妖女虽然可恨但好歹是个姑娘家又是一个晚辈何必真伤她性命?即便杀了她也是胜之不武徒惹天下英雄耻笑。”

楚狂歌“咦”了一声哈哈大笑:“小子你倒比寡人还要怜香惜玉。嘿嘿她先前又是要拿你祭剑又是要将你烧成铁板蛇肉可没你这般心慈手软哪!”

李芝仪骂道:“书呆子知道个屁!妖魔鬼怪人人得而诛之!对妖怪仁慈那便是害人害己。他***这小妖女已不知害死了多少道门修真死上百遍也不解气!来来来老妖怪往死里掐掐死了算我一份儿。”

楚易眼看自己手掌不听使唤将她脖子越掐越紧又惊又怒大声道:“李真人上天有好生之德即使是妖魔也当有改过自新的机会。修仙之路殊途同归只要不违天理便都是正道道魔之分不在人兽之别不在修练之法而在其心。像你这般贪婪嗜杀打着替天行道的旗号做逆天之事和这些妖魔又有什么区别?与道家所说的天人合一无为自然又有哪一点契合?”

唐梦杳在洞内听了这席话芳心微震妙目中闪过诧异的神色。这些道理她也曾经想过只是与师父平时所教导的道魔两极、非黑即白的观点相悖因此不敢深究。此时听来顿觉心有戚戚焉对这少年书生也刮目相看。

楚狂歌听得心中大快纵声狂笑:“说得好说得妙!好一句‘道魔之分不在人兽之别不在修练之法而在其心’!”

李芝仪一愣一时想不出反驳之语骂道:“酸秀才强词夺理知道个鸟。他***天下就是因为你们这些迂腐书生太多才搞得污七八糟狗屁不如……”

楚狂歌哈哈笑道:“非也非也!天下就是因为像你老牛鼻子这样自以为是正统君子救世主、老喜欢将自己的狗屁标准强加于人的混蛋太多才搞得乌烟瘴气死气沉沉。嘿嘿小子就凭你这番话寡人便给你几分面子饶这丫头一命!”

说到最后一字楚易右手忽然松开。

翩翩“啊”地一声胀红的脸色瞬时转白咳嗽不止。

楚易大喜正想说话楚狂歌却又嘿然道:“寡人纵横天下一百多年便是玉皇大帝也不能奈我何此次却被你们害得肉身湮灭险些连孤魂野鬼也做不得。嘿嘿这等奇耻大辱若是不报寡人今后又如何在三界立足?丫头你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话音未落“扑”地一声楚易的右手闪电似的压在翩翩的小腹将她吸在半空。

翩翩浑身一颤妙目中尽是惊怒骇惧的神色樱唇震颤想要说话却一声也不出来。脸上血色陡然消褪干净柔软肚腹急剧鼓动隔着衣裳隐隐可见一圈圈红光紫线急盘旋汇集。

楚易正自愕然只听楚狂歌哈哈笑道:“小子寡人帮你采药炼丹滋补元气!”

话音刚起楚易掌心忽地一阵胀痛一股妖异强沛的真气从妖女肚脐涌入他的手掌沿着手阳明大肠经折转回合绵绵不绝地直冲丹田。几在同时丹田猛地一胀鼎、壶又开始急飞旋起来。

李芝仪大吃一惊喝道:“老妖怪你做什么!要杀便杀干嘛吞她元神!”

楚易心下大凛自己先前误吞了一个角蟒魔祖的蛇丹就已变得似妖非魔折腾够呛倘若再将这妖女元神吸入那还了得?

他又急又怒叫道:“前辈你……”呼吸一窒剩下的半句话顿时被那汹汹冲涌而入的真气压了下去。慌乱中奋力挣动右手想要将手指抽离却又哪里能够?

楚狂歌笑道:“牛鼻子你我元婴被困在鼎、壶之内七七四十九日内如果还出不去就会熔化成阴阳两气。你该不会想和寡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一起魂飞湮灭吧?倘若不想就趁早和寡人一起多多吸吞元丹合力冲出去。”

李芝仪大怒叫道:“屁话!若要道爷靠吸妖人魔女的元丹才能逃出鼎壶道爷宁可和你这老妖怪同归于尽!再不撒手我就将这妖女立即刺死祭剑!”

青光一闪楚易左手握着天枢剑往翩翩脖子刺去。

楚易大骇电光石火间忽地闪过一个念头:“妖女若是死了我向谁打探仙妹的下落?”灵机一动大声叫道:“住手!杀了她你就不知道紫微真人和凌波仙子的下落了!”

这句话可比一百句说教都管用。

他的左手顿时停住剑芒指处翩翩雪白滑腻的脖子沁出一颗血珠鲜艳夺目。

楚易松了口大气知道抓对了稻草继续道:“李真人眼下魔门正大举进犯道门各派你杀了这妖女可就没处问其中的内幕阴谋了!那不等于自闭耳目吗?”

李芝仪大凛喝道:“他***臭小子算你说得有理!喂老妖怪快把妖女放开。再不松手道爷就不客气了!”

楚狂歌毫不理会继续以楚易右手吞吸翩翩真元哈哈狂笑道:“怎么?你还能对寡人怎样?现在咱们同在一个皮囊难不成你还能将‘自己’杀了吗?”

他的吞神吸真**原就独冠魔门此时又有太乙元真鼎、乾坤元罡壶两大神器相助威力更是惊人。转眼之间萧翩翩的真气便被吸入了将近三成。

翩翩俏脸越来越煞白气若游丝清澈的美目里满是悲怒恐惧泪水不断地流了下来。

对于修真而言比起死亡元神气丹的丧失才是更可怕的。

如果仅仅是死了还可以通过尸解等方式转世投胎重新修练。无论如何前世累积的真元尚能保存大半。

但元神气丹如果被吸干不仅意味着几世的修练化为泡影甚至魂飞湮灭万劫不复。

李芝仪听他耍横大怒喝道:“他***道爷我辛辛苦苦打通了这小子的泥宫玄窍可不是为了让你这老妖怪倒行逆施将他变成妖魔之身!再不松手我就真将这小子杀了!”

话音刚落楚易左手将神剑插在地上蓦地朝上一张竟紧紧地扼住了自己的咽喉顿时勒得他面红耳赤呼吸不得。

唐梦杳“啊”地失声惊呼万万没料到事情竟会突然演变成如此。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叫道:“李真人你……你……”

楚狂歌一怔不信他会当真下此狠手大笑道:“妙极妙极!想不到自称行侠仗义的灵宝散仙竟然也敢滥杀无辜!杀!只管杀!也好让寡人开开眼!”

李芝仪怒极反笑:“他***你当道爷不敢吗?这小子已是散仙之身又满脑子糊涂念头。与其让你将他变成妖魔之躯祸害人间倒不如乘早结果了他的性命永绝后患。杀一人可救天下人这买卖划算得很哪。”

楚易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左手将自己掐得窒息欲死自己的右手又源源不断地将妖女的真气吸入丹田而自己对这一切却偏偏无可奈何。

一时间满嘴酸麻苦涩只觉天下荒唐之事莫过于此。

唐梦杳眼看着楚易舌头越吐越长又是害怕又是焦急想到他先前为自己辩解、保护的言词心中更是百味翻杂一阵大乱。

情急之下她胡乱抓起地上的破碎衣裳穿上跌跌撞撞地上前奋力拉拽楚易的左手叫道:“李真人楚公子心地善良此事与他有什么干系?你快放手……”

楚易眼前金星乱闪渐渐的视线越来越模糊只觉心肺憋胀难受直欲爆炸开来恍惚中忖想:“天下死法千奇百怪但被自己活活掐死的只怕独此一家别无分号了。”

就在这时呼啸声四起崖前人影闪烁第一批魔门追兵已经蜂拥而至。

只听一个尖利的声音邪笑道:“咦这不是茅山掌门唐仙子吗?堂堂上清仙子怎么会深更半夜地和一个光溜溜的男人藏在黑乎乎的玉女洞里难道是在学弄玉吹箫吗?”

魔门群妖顿时爆出一片淫猥的狂呼怪笑声。

又有人怪叫道:“非也非也!你看她衣不蔽体拉着这赤条条小淫贼的手臂苦苦哀求。定是这小子爽完了之下一脚将她蹬开转投我们九宸仙子的怀抱!”

唐梦杳娇靥酡红羞愤交集气得微微抖。

“哧!”春水剑吞吐出鞘但她经脉受损气剑光芒远不如平时强盛。

楚易心中“咯蹬”一响这才记起自己依旧一丝不挂恍恍惚惚中自责:“唐仙子一心救我性命却被我连累清誉尽毁还要平白受这些妖魔羞辱……”又是羞惭愧疚又是愤怒气苦。

迷迷糊糊中只听楚狂歌哈哈一笑:“老牛鼻子这些嗡嗡的苍蝇真他***讨厌咱们先灭了它们再说!”右手忽地朝外一吐。

翩翩嘤咛一声顿时被抛飞出数丈外跌坐在洞角惊魂甫定全身酥软无力微微颤抖也不知是因为羞怒气恨还是后怕恐惧。

李芝仪嘿然道:“好!道爷我憋了几天正他***手痒哩!”

楚易的左手又霍然一松“啊”地一声倒退了几步鼻喉瞬时通畅空气轰然倒灌而入犹如醍醐灌顶。

他睁开眼大口大口地喘气呼吸平生次觉周遭空气竟是如此甜美清新。

唐梦杳大喜颤声道:“楚公子你……”也不知想到了什么脸上忽然一红欲言又止。

洞外一个妖人仍在愤愤叫道:“他***依我看最可恨的就是这小淫贼得了便宜还卖乖。享尽齐人之福倒也罢了居然赤条条地站在洞口掐着自己的脖子做无比痛苦状这不是成心气我们这些老光棍吗?是可忍孰不可忍!”

群魔狂笑纷纷叫道:“不错!不如我们宰了这赤条条的小淫贼再好好安慰唐仙子滋润滋润她受伤的干渴心田……”

楚狂歌纵声狂笑道:“人生在世本来就该赤条条来去无牵挂你们这些小王八羔子叽叽歪歪地说些什么?全他***给寡人脱光了吧!”话音未落一股雄浑真气直冲楚易右臂。

楚易不由自主地大喝一声飞冲出洞掌心青光怒放劈空横扫一道火焰光刀螺旋爆舞。

“轰!”崖前如被闪电所照忽然变得一片蓝紫。

“砰砰砰砰!”

方圆十丈之内爆炸开深碧浅绿的汹涌光波数十名魔门妖人惨呼迭起纷纷翻身飞跌身上火焰熊熊衣裳瞬间烧了个精光。十几个真气不济的果然“赤条条来去无牵挂”被烧成了脆皮焦骨。

“太乙离火刀!”

“操他***太乙天帝!他……他没死!”

魔门众人大骇惊怒交加慌不迭地扑灭身上火焰纷纷飞退出十丈开外炸开了锅似的惊呼乱叫。

“寡人若是死了阎罗王岂不是要退位让贤吗?他敢收寡人吗?”楚狂歌哈哈狂笑楚易手掌翻飞横扫又是接连几记太乙离火刀。

碧绿光刀气势狂霸如雷霆电扫所到之处山石迸裂火焰冲天乱舞妖人纷纷仓皇跌退。

呼叫声中空中人影飞舞第二批魔门追兵又已赶至少说也有**十人。

李芝仪早已手痒难耐生怕又被楚狂歌抢先喝道:“老妖怪这些小妖就交给道爷我了!让我祭祭这把天下第一神剑!”

楚易左臂忽然一涨真气滔滔灌冲手指变换弹舞口中急地念叨着许多自己听不懂的咒语。

“叮!”

斜插在地的天枢剑青光大盛突然拔地爆射而出光芒潋滟风雷咆哮犹如霹雳横空飞舞天地之间顿时一片青白明亮。

魔门群妖大骇失声叫道:“天枢剑!”

惊叫很快就变成了惨叫青光纵横闪耀刹那之间便有数十颗头颅带着血箭冲天飞起四处抛落。

李芝仪哈哈大笑道:“北斗阑干南斗斜妖魔鬼怪回老家!”

魔门众人听出他的声音顿时又是一阵惊呼骚动:“是太乙老道!”

“老……老牛鼻子也在这里!他没被洪炉烧死!”

“他***好人不长命祸害活千年啊!”

道门诸仙之中紫微真人张宿、太乙真人李芝仪、玄真散人杜采石、玉虚真人玉虚子所杀的魔门妖邪最为众多因此这四人在魔门中的声威也最为显赫号称魔门四杀。

许多妖魔只要听到这四人的名字立即闻风丧胆落荒而逃。

此时听说李芝仪没和太乙天帝同归于尽也没死在二十八宿洞中却和死对头楚狂歌同处一体联手而战……魔门众人的惊骇震慑可以想见。

楚狂歌、李芝仪狂笑声中楚易左手捏诀变幻天枢剑光飞舞如夭矫飞龙势不可挡;右手太乙离火刀大开大合风雷滚滚呼啸所向披靡。

一时间漫山腥风血雨骨肉横飞玉女峰赫然变成了屠宰场。

这两人虽然一道一魔脾气各异却都是心高气傲、杀心极重的散仙。百余年来纵横天下罕逢敌手何曾受过什么气吃过什么亏?

不料阴沟里翻船被魔门陷害险死还生。门徒死伤殆尽不说自己肉身湮灭变成了孤魂野鬼连日来困在鼎、壶之内处处吃瘪连连受窘也不知窝了多少气。

到了此刻心中的积怨仇恨终于像火山岩浆汹汹爆洞外妖魔虽然人多势广其中也不乏真仙级的绝顶高手却又哪里挡得住当世道魔两大散仙势如疯狂的合力屠戮?

剑光气浪所到之处势如破竹摧枯拉朽也不知杀了多少人。群妖溃败如山倒远远退开不敢贸然上前。

楚易一介书生何曾见过这等血腥场面?眼看着自己手脚不听使唤杀人无数心中又是惊骇又是茫然大叫着让李、楚二人住手但他们正杀得兴起哪里听得进他这书生之语?

李芝仪心下大畅怒气少消哈哈大笑道:“痛快痛快!真他***痛快!道爷我要将你们杀个精光祭奠我华山的亡灵!”

楚狂歌也哈哈长笑道:“神门都是你们这些龌龊脓包难怪让这些牛鼻子看轻!嘿嘿我楚狂歌何等人物你们这些废物居然也配和寡人同门并宗?真辱没了神门太祖蚩尤大帝的颜面!”

两人纵声狂笑大感快意。

这一道一魔两大散仙做了一百多年的死对头恶斗不下五十次彼此知根知底。生平第一次合作竟是默契无间说不出的酣畅痛快。

忽然之间两人心底涌起了一丝惺惺相惜之意这个曾经令自己咬牙切齿的对头似乎并没有原先那么可憎了。

翩翩软绵绵地坐在洞角突然咯咯脆笑道:“可笑呀可笑都说太乙真人、太乙天帝英雄无敌没想到也只是专捏烂柿子、软脚蟹的胆小鬼……”

李芝仪一怔骂道:“他***小妖女胡说什么?”

翩翩听若罔闻咯咯大笑自言自语道:“杀得好杀得妙!天色快亮啦这时候长安城里也该翻天覆地了。什么上清派呀、天师派呀、灵宝派呀……一干牛鼻子老道姑不知道还活没活着?”

这一句话顿时将众人惊醒。

唐梦杳脸色雪白蹙眉低声道:“她说得不错!二十八宿印已经解开了魔门进犯华山的目的已经达到。眼下最紧要的不是和洞外的妖魔缠斗而是尽快回到长安救出紫微真人等人联合道门各派共商大计。”

李芝仪心中大凛蓦地将天枢剑收回喝道:“妖女我师兄现在哪里?若不老老实实地带我去道爷就让你魂飞湮灭!”

翩翩嫣然一笑清澈蓝眸森冷如冰柔声道:“好啊那里龙潭虎穴你愿意送死再好不过就怕你没胆子去呢。”

李芝仪哈哈大笑:“小妖女你是小母牛一窝生八崽儿——牛皮大了!三洲十岛碧落黄泉又有什么地方是道爷我没胆儿去的?”

话音刚落却听楚狂歌哈哈笑道:“可惜呀有胆儿还不够得有腿才行。”

李芝仪一怔怒道:“老妖怪你说什么?”

楚狂歌悠然道:“现在楚小子的这两条腿儿可不光光长在你李真人的身上。寡人好不容易才从天地洪炉里出来好端端地为什么要送上门去找死?找死倒也罢了为什么要费心费力救出道门仇敌?就为了让他们将寡人打个灰飞湮灭?”

“你……”李芝仪被他说得又急又怒哑口无言虽恨不得将楚狂歌碎尸万段却又偏偏无可奈何。

楚易与唐梦杳对望一眼苦笑不已。心想现在一体三主自己就好比太古大荒长了两个脑袋的怪兽如果这老妖怪死活不去天底下又有谁能拉得动自己?而且将心比心于理于情这老妖怪确实都没有陪着李芝仪去救道门诸仙的理由。除非……

楚易心中一动忽然大声道:“是了!两位前辈我倒有一个两全其美的建议既可以重新封印四灵平定天下又可以让两位各得其所甚至白日飞升……”

李芝仪“呸”了一声冷笑道:“他***小书呆子就你这大蒜脑袋还能开出什么水仙花?不听也罢。”

楚易微微一笑道:“两位前辈你们的肉身是被我的毛驴儿撞毁现在附身到我身上也算是循环报应。但这里毕竟不是两位长留之地过了七七四十九日太乙元真鼎不是会将两位化为阴阳两气吗?所以……”

楚狂歌哈哈笑道:“小子这你就不必担心了。横竖寡人已经将你打通成散仙之身如果四十九日内寡人出不了鼎、壶没法儿投胎转世那只有对不住你将你变成寡人的寄体之身了。”

“做你***春秋大梦!”李芝仪怒道:“只要道爷在此老妖怪你就休想得逞。大不了道爷先将这小子给宰了看你还能拿什么做狗屁寄体之身!”

“两位前辈且听我说完。”

楚易脖子还火辣辣地烧疼听两人说着说着又绕了回来急忙截口道:“只要我们大家齐心协力在四十九天内找齐轩辕六宝不但可以重新封印四灵、平定大劫两位不是也可以凭借《轩辕仙经》白日飞升吗?”

众人一凛洞内忽然一片安静。

翩翩那双清澈蓝眸眨也不眨笑吟吟地凝视着楚易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半晌楚狂歌才哈哈大笑道:“小子有点儿意思。老牛鼻子现在轩辕六宝已经拿到了三宝一剑又有知根知底的萧丫头在手剩下的一半也该不会太难找到。只要咱俩合作的确可以各得其所。”

李芝仪嘿然不语沉吟半天才森然道:“老妖怪别怪我没把丑话撂前头。从现在起你若再做一件不容于天地道义的事我李芝仪就算拿不到轩辕六宝救不了天下苍生也要让你神魂湮灭万劫不复。”

楚易一凛却听楚狂歌纵声狂笑道:“一言为定!”还不待他回过神来他的左右双手已经高高举起自动连击了三下直打得气浪迸爆痛入骨髓。

这时从洞外苍茫群山中传来一声若有若无的鸡鸣。

东方鱼肚翻白朝霞流彩一轮红日从黛蓝群山之后冉冉跳跃而出。

漫长一夜终于破晓。

章节目录